381.脑子不用可以扔掉(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上元节次日,苏凉让老沐去把正儿接了过来,跟陆禹和万卉商量好,让正儿接下来暂时在苏府住一段时间。

    不知道昨夜的刺客到底什么来头,不能排除是冲着苏凉和顾泠来想抓正儿当人质的可能。

    刺客的尸体已经处理掉,没什么可查的了,只能多加防备。

    按照原计划,开春凉国就要出兵打乾国。炎国的粮草年前给了司徒勰的人,但至今为止乾国境内并未现大宗货物运输的踪迹,苏凉跟正儿的外公万家主确认过,近期粮食生意也没什么异常情况。这让她真开始怀疑存在储物空间那种神物了。

    而苏凉和顾泠都觉得,开战之前,司徒勰也不会安分。

    不过,司徒勰派人刺杀皇帝端木忱的可能性是极小的。因为司徒勰很清楚,倘若端木忱死了,端木氏皇族也就没了,接下来当皇帝的要么是顾泠和苏凉,要么是他们的朋友,乾国更加掌控在顾泠和苏凉手中,也会对凉国更不利。

    因此,苏凉认为,接下来到三月,司徒勰应该会派人来刺杀她和顾泠。因为在司徒勰眼中,他们才是乾国的主心骨,和他成就大业路上最大的障碍。

    倘若能在开战前除掉苏凉和顾泠,那么打起来之后凉国才会更有把握获得胜利。

    经过先前的事,苏凉觉得司徒勰再用随便抓个人质就想拿捏她和顾泠这种手段的可能性不大。因为这种手段是可以很快反制的,凉国曜城也有乾国皇室安插的高手,抓司徒勰不容易,想抓个司徒勰的孙子,不是没可能。但这种事,一旦开始,就容易陷入互相伤害的恶性循环中,被牵连进去的人质很危险。

    同理,苏凉和顾泠也尽量不会使用抓人质逼对方就范这种手段,因为他们也有很多在乎的人,不希望把他们置身危险之中。

    这天顾泠进宫去见端木忱。

    端木忱知道他主动来肯定有正事,果然,顾泠一开口便说,“开春之后北边可能会打起来,让忠信侯尽快回玄北城吧。”

    端木忱面色一凝,“你们可是得到了什么秘密消息?”

    顾泠点头,“确实有。司徒勰年事已高,不想等,也等不起了。”

    端木忱皱眉,“但凉国要打仗,没有充足的粮草。除非,跟炎国谈好了结盟!”

    看到顾泠再次点头,端木忱面色狠狠一沉,“消息可确切?”若炎国真打算跟凉国结盟,乾国的处境将会很糟糕。如今炎国皇帝也不是原来那位了,端木忱对新皇姬月白了解不多,但直觉那是个强劲的对手。

    顾泠坦承,“消息是从姬月白那里来的。”

    端木忱一下子愣住了,听到顾泠直呼炎国皇帝的名字,突然想起,曾经苏凉失踪的时候,顾泠也不见了,没多久炎国太子变成了原本籍籍无名的姬月白,他当时就起了个念头,或许炎国太子异位跟顾泠有关系。

    但那时端木忱想的是顾泠因为沐雅的原因,跟原来的太子有仇所以把他除掉了,并未想过顾泠的目的是帮姬月白这种可能,后来也就忘了这件事。

    “你跟炎皇,早就认识?”端木忱神色一变再变。

    顾泠点头,“早年救过他一次。”

    “他当上太子,是不是你帮的?”端木忱问。

    顾泠再次点头,“只是推了一把。炎国谁掌权,对乾国很重要。”

    “你是说,姬月白如今因为你的缘故,表面跟凉国结盟,事实上是跟乾国结盟的?”端木忱眸光突然亮了几分。他方才有些怀疑顾泠,但很快又打消怀疑,因为这种事,顾泠不想让他知道,他是不可能知道的。而顾泠主动说出来,就代表心里没鬼。

    顾泠点头,“算是。”并不只是因为他,但没必要解释那么多。

    “姬月白当真可信?可别被他骗了!”突如其来的好消息,让端木忱有点不敢相信。倘若炎国真的决意站在乾国这边,局势对他们大大的有利,凉国也不足为惧了。

    “可信。”顾泠只说了两个字。姬月白想要的是天下太平,而不是当皇帝,他曾明确表示过,如果顾泠认可端木忱,他没意见,待到合适的时机,可以用和平的方式将炎国的权力移交给端木忱。

    皇家多野心家,但并非所有生在皇家的人都会向往权势和那个高高在上的位置,总有例外。姬月白就是个有能力有理想但理想并不是当皇帝的皇族。

    端木忱长舒了一口气,“你该早点告诉朕,朕也不必日日忧愁凉国和炎国联手该怎么办了。”

    “有些事,最近才定下来。”顾泠说,“我跟姬月白只是朋友,他并不听我的,但我确定他不会跟司徒勰为伍。”因为凉国挑起战争的目的是侵略,是屠杀,是抢占更好的土地和资源。过往的历史已证明了这一点。

    固然凉国人可以说凭什么他们就该穷苦,但姬月白认为,如果凉国的掌权者真心为百姓好的话,应该主动放弃皇权,用和平谈判的方式促成天下一统,为凉国百姓谋求更好的未来。因为其他地域的百姓或许相较于凉国百姓多了一点运气,但并不亏欠他们的。

    这世界本就是不公平的,地域差距,其实跟出身差距本质没差别,地域也是出身的一个因素。有人生来就衔着金汤匙,一辈子金尊玉贵,有人生来贫苦,一辈子无法出头。可以追求公平,但不能打着消除不公平的大旗行强盗之实。

    而凉国皇室素来用的就是这样冠冕堂皇的借口。他们并不是真为了凉国百姓,因为战争对百姓没有任何益处。凉国皇室的野心,导致本就贫苦的百姓承担了更多的赋税和徭役,生活更加无以为继,每年都有大量饿死冻死的。

    端木忱犹豫了片刻,到底还是问出了心中所想,“若只剩下我和姬月白,你选谁?”

    自称“我”,意在表明,他也是顾泠的朋友。

    端木忱很清楚,他如今稳坐皇位的根基就是顾泠和苏凉,掌握兵权的人也都是他们的绝对亲信。端木熠说端木忱被拿捏而不自知,端木忱认为他并非被拿捏,而是被选中。

    如今,顾泠有了另外一个皇帝朋友,意味着他多了一个选择。

    端木忱知道,倘若顾泠放弃他,他没有任何办法翻身,只能认命失去一切。好在,他自认为,迄今为止并没有做过什么让顾泠和苏凉不满的事。以他们的性格,不会无缘无故就夺走他现在拥有的东西,即便这些是靠他们的帮助才得来的。

    顾泠看着端木忱说了一个字,“你。”

    端木忱有点惊讶,虽然是他希望的答案,但一时不知该作何反应。

    沉默片刻后,端木忱想起顾泠的来意,“好,朕稍后便下令,让忠信侯回玄北城。”

    然后顾泠起身走了,也没有再跟端木忱多解释什么。

    端木忱静静地坐了一会儿,自嘲一笑,“这个结果好得不能再好了,想那么多作甚?”

    ……

    邢冀接到旨意,明日要回玄北城,并不意外。虽然很多事情他不清楚,但也感觉到,三国鼎立的局势很快要打破了。去年一年,三国皇位都换了人,这是极不寻常的大变之兆。

    邢老太君万般不舍,却也无奈。如今乾国得用的大将十个指头都能数得过来,除了邢冀之外就只有林博竣能到玄北城去带兵,但他是端木忱最信任的武将,要把他留在京城掌管护城军,并非是因为苏凉的面子才不派林博竣去边关。

    邢冀这日晚些时候来了苏府,跟苏凉和顾泠告别。

    得知是顾泠提议让他回玄北城的,邢冀愣了一下,“要打仗了?”他当然不会怪苏凉和顾泠,只是觉得他们这样做一定有理由。去年他能回来,也是苏凉帮了大忙。

    “目前的消息是开春后,三月初。”苏凉说

    邢冀面色一正,“我明白了。明日一早就出,你们若有要带给裘靖和他外祖父的信件或物品,可以交给我。”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

此网站域名出售:点击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