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七章 林兄,救命(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巡天妖捕正文卷第六百二十七章林兄,救命晚上,林季留在钟府与钟其伦和老爷子钟镇岳喝了些酒,说了些无关紧要的废话。
大抵是表现双方友好,增加几分亲近之类的。
毕竟似林季这般的人物,别说是钟家,即便是皇室秦家能招他为婿,从某种意义上都算得上是门当户对。
不到三十岁的入道修士,而且将来还有机会成就道成,这般人物成了自家的亲戚,这事放在任何人身上都是天大的好事。
一场酒喝到了深夜,林季才终于被放走。
回到客栈的时候,陆昭儿已经歇息了,房间里只有阿灵趴在窗台上。
月光照在小猫洁白的毛发之上,熠熠生辉。
“喵。”见到林季回来,小猫敷衍的叫了一声,便算是打过招呼。
“你在修炼?”林季有些好奇,刚刚他分明察觉到了些许奇异的波动。
那是月华之力,是林季还是也有境界时要修炼的手段。
“是,月影猫族的修炼就是吸纳月华之力。”阿灵懒洋洋的说道。
“就只是如此吗?”林季来了几分兴趣,“你们月影猫族成年之后,是甚么境界。”
“第六境的大妖吧,天赋异禀的有机会成就妖王,而且机会不小。”阿灵应道,“只是我们月影猫极难生育,虽然天赋不错,但族中同伴还是太少了些。”
“这样啊。”林季了然。
阿灵说的实属正常,不仅仅是月影猫族,妖国的高阶大族几乎都是如此。
总不能一出生便有第二境第三境实力,一成年就是大妖的妖族,还极能繁衍吧。
这未免也太逆天了些。
“喵,我要继续修炼了,别打扰我。”
“这里是我的房间。”
“说了别打扰我。”
“嘿,你还不耐烦了!”林季眉毛一扬,终究是摇了摇头,转身出了房间。
如果说一开始阿灵还是当做人质被挟持在他身边的话,如今相处了这么久,谁又能跟一只小猫置气呢?
宠物不听话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养宠物的主人所享受的萌点之一吧。
身形一闪,林季已经到了客栈的楼顶。
他就坐在房檐之上,看着天空中的月亮,心中有些好奇那南边的妖国到底是什么景象。
“时至今日,我好像终于有些资格,探究这世间更深层次的一些东西了。”
林季嘴角噙着些许笑意。
“总归是没有白白的重活一世。”
一夜无话。
林季也没想到,阿灵这一修炼,便是整整一宿。
直至第二天临近中午,陆昭儿也结束了修炼。
她走出房间来到客栈的大堂里,找到正坐在大堂一角的林季问道:“阿灵呢?平日里早晨她都要来找我的。”
“修炼呢,兴许到了什么关键的时候吧。”林季说道。
陆昭儿点点头,也没在意,又问道:“等会怎么说?那李家之事还要继续吗?”
“要继续,用过午餐之后我便去找欧阳轲,他不会不给我这个面子,也由不得他不给。”林季说道,“相信但凡那李家还算有点血性,也不至于任由我拿李飞的尸体侮辱他们。”
闻言,陆昭儿正想说些什么。
可突然之间,她看到林季脸色微变,然后扭头向客栈外看去。
顺着林季的目光看去,那是一位面带微笑的青年,正朝着林季的方向走去。
“林兄,好久不见了。”徐定天迈着大步来到林季身旁毫不见外的坐下,冲着陆昭儿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之后便开门见山的说道,“李家之事,到此为止吧。”
林季难得的失了礼数。
在看到徐定天的那一刻,他心中连半点重逢旧友的喜悦都没有。
“听说李家在襄州养马匪祸害百姓,此事别告诉我你们太一门不知道。”林季随口说道。
他不相信徐定天也掺和在这里面。
“太一门早就知道,我则是来时的路上才知道的。”徐定天坦然道,“此事是我太一门的不对,但大秦皇族太过强势,若是不用些手段,恐怕这千年时间,我太一门早就被大秦吃的一干二净了。”
“可这手段有些下作吧?并且祸害了多少无辜,你心里有数吗?”林季又问道。
“没数,此事虽然与我无关,但我是太一门当代行走,却也推脱不掉干系。”徐定天没有丝毫掩饰,“若是林兄看不过眼,只管给个章程,我徐定天在此统统应下.代表太一门应下!”
这话就说的有些重了。
若只是徐定天自己,这话虽然也有分量,但是在林季面前却算不得什么。
可他却是用自己太一门当代行走的身份来许诺,这种承诺,即便是太一门本身也不能违背。
除非他们愿意承认自家的门面弟子说话是放屁。
“这话倒是有些重了,林某虽然心中还有几分不愿,但这个面子却不得不给了。”林季拱了拱手,算是表态不再追究此事。
见状,徐定天松了一口气,又压低声音道:“林兄倒也不必愤恨,李家蹦跶不了多久了。虽说多少有些不光彩,但李家借着我太一门的龌龊行径风光了许多年,也该到头了。”
“呵,卸磨杀驴?”林季嘲讽道。
“差不多吧。”徐定天承认的很痛快。
李家的事情到此为止,徐定天带来的诚意已经足够,林季也没有穷追猛打的意思。
再深究,追到太一门头上,恐怕不会太好收尾。
所以只能这么着了,不过也有好消息,太一门似乎不准备再养马匪了。
不过想来也是,就这两年九州的世道,马匪还算个屁。
“林兄,我也是今早到了襄城,才知道你与李家的纠葛,也才刚知道你就在襄城。”徐定天突然面色有些怪异。
“小弟我有一事相问,也有一事相求。”
“在这襄州,还有你徐定天须得求人的事情?”林季扬起眉毛来了兴趣,这里可是太一门的地盘。
“说来听听。”
“我听门中师长说,说是青城派那边传来消息,说你已经突破入道?”
“不错。”林季承认的很干脆。
徐定天并不意外。
“徐弟自认为林兄不是喜欢装腔作势之人,因此上来还是以同辈相称,想来林兄应当不会怪罪吧?”
“你若是称我为林前辈,我才要怪罪。”
闻言,徐定天大笑两声,笑容又很快收敛。
“问过之后,便是求了。”
他起身,双手抱拳,冲着林季一躬到底。
“烦请林兄救我性命。”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