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二婶(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三姐姐,祖母没事吧,这好端端的怎么就病倒了?昨日不是还挺精神吗?”苏慕绾的眼眸里全是关切的神情。

苏挽秋转头看了看苏慕绾,要不是她看到苏慕绾眼眸中的关切之意,她都以为,苏慕绾在暗讽祖母昨儿用茶杯砸了大伯母呢。

“我也不知道,大夫还没说,今儿一早祖母还是精神的。”苏挽秋皱着眉头说道。

“那只能等大夫看看是什么原因了。”苏慕绾轻轻叹了一口气说道,说着她还咳嗽了两声。

本来苏挽秋正想问苏慕绾的身体好了吗,现在看到她咳嗽,她就放心了。

毋语梦躺在床上呻吟着,看着无比痛苦,但看到她副模样,苏慕绾一点儿不心疼,毕竟她砸了自己的娘亲,连看都没有来看一眼,虽然这人是她的亲祖母,但却是真心对她喜欢不起来。

苏挽秋正在帮毋语梦擦汗水,突然毋语梦干呕起来了,苏挽秋虽然脸上是关切的神色,但是苏慕绾还是没有错过她眼底一闪而过的厌恶神情。

“祖母,你怎么了?是不是很难受?”苏挽秋关切的问道。

“呕……噗……”然而回答她的是毋语梦的呕吐声,毋语梦早上吃的全部都吐在了苏挽秋的身上,一瞬间,房间里充满了恶臭味,苏慕绾都忍不住站远了一些,一脸关心的看着苏挽秋问道:“三姐姐,你没事吧。”

苏挽秋却整个人仿佛傻了一样,半天没有动静,直到苏慕绾再次喊了她一声,她才回过神来,她眉头紧皱,脸色煞白,却还是强装镇定的说道:“五、五妹妹,我先去换身衣服再来,你且先照顾一下祖母。”

“哦,好的,三姐姐,你快回去洗洗吧。”苏慕绾轻声说道。

苏挽秋轻轻点了点头,强颜欢笑的看了看苏慕绾,这才狼狈的走了出去。

苏慕绾这才唤了毋语梦的婢女嬷嬷把房间收拾干净,再让一个嬷嬷在毋语梦身边照顾她。

她自己则坐在一旁,等味道散开,她才不会像苏挽秋一样,为了装孝顺,讨毋语梦的欢心,做自己不喜欢做的事。

如果是其他人,她可能还不会这么嫌弃,但如果是毋语梦,那就另当别论吧,这祖母就没对她好过,她干嘛要去她跟前凑。

正在苏慕绾想着这些时,突然房间里蔓延出了一阵更臭的味道,“呀,老夫人失禁了。”

嬷嬷大喊道,于是房间里又手忙脚乱了起来,苏慕绾掩住口鼻,看了一眼还在床上的毋语梦,此时她全然没了平时的盛气凌人,华贵的妆容也不再,反而鼻涕眼泪流了一床,一张脸看起来滑稽又扭曲。

苏慕绾看了一眼,瞬间没了兴致,她走了出去,此时她二叔和她爹正在跟大夫说着什么,她走过去。

“大夫,我母亲这病您真的看不出来吗?”苏泽宇脸上也透露着焦急。

“侯爷,老夫人这病,看着像是吃坏了肚子,但是草民把了把脉,感觉又不太像,我只能先开点止泻的药,您先让人熬给老夫人喝喝看,如果还是没效果,您就请御医看看吧。”大夫叹了一口气,就把写好的房子递给了苏泽宇。

“好…,我知道了,那便多谢大夫了,秦九,带大夫去账房结账。”苏泽宇轻声道。

“是,侯爷。”秦九领着大夫下去后,苏泽东问道:“大哥,这怎么办?请御医吗?”

“嗯,如今,也只能请御医了,二弟,你也看到了,现在娘躺在床上有多遭罪。”苏泽宇虽然气自己母亲昨日那么对待自己的爱妻,但她毕竟也是自己嫡亲的母亲。

“二弟,你拿了我的牌子,去宫中请张太医来,我让人先熬药给母亲先喝一点看看,双管齐下。”苏泽宇说着就从怀里掏出了一张牌子,递给了苏泽东。

“好,大哥,那我先走了。”苏泽东拿着牌子就匆忙跑了出去。

苏泽宇吩咐完一切后,转头看到正在桌子旁的女儿,突然眼眸一亮道:“绾绾,你……”

“爹爹,你别说了,我不会去的。”苏慕绾直接打断了苏泽宇还未说完的话,她知道她爹想说什么,他肯定想让她去看看毋语梦。

她才不去呢,这本就是她为了让毋语梦吃点苦头才下的药,这才多久,这次定要让她长点记性才行。

苏泽宇见女儿不愿意,也不勉强,毕竟自己母亲一向不待见女儿,昨日还砸伤了妻子,女儿不愿意也是很正常的。

正在这时,二房的其他人也都赶来了,“大哥,母亲没事吧,怎么不见我家夫君?”公孙婧一进门就环顾四周。

“二弟妹,泽东去请太医去了,你们进去看看母亲吧,她情况很不好。”说完苏泽宇轻轻叹了一口气。

“绾绾也来了啊,进去看过你祖母了么?”公孙婧一见苏慕绾坐在一旁便问了一句。

“劳烦二婶关心了,绾绾已经看过祖母了,早在一刻钟前我就来了。”苏慕绾轻柔的说道。

她还能不知道公孙婧,肯定又想趁机踩她,公孙婧和苏挽秋一样,没一个好的。

“这样啊,我还以为昨儿母亲砸了大嫂,绾绾心里还气着呢。”公孙婧说完歉意一笑。

但苏慕绾已经知道了公孙婧的言外之意,果然这女人不是一个省油的灯。

要是自己说“是”,那就是自己还对毋语梦砸伤自己娘亲的事怀恨在心,若是说“不是”,恐怕有暗指自己没有孝心,亲娘都被砸的卧床不起了,她居然一点表示都没有。

苏慕绾轻轻笑了笑:“二婶,我娘亲受伤,我很是担心,一夜都没睡好,虽然我很难过,但伤害我娘的是祖母,我总不能找祖母拼命吧,而且祖母是我的亲祖母,我们都是一家人,所以祖母生病我自然也是心疼的,两边都是长辈,谁生病,或是受伤,我都同样难过。”

公孙婧见苏慕绾回答的如此圆滑,心里闪过一抹失望,同时,她觉得这丫头好像变了,不再像平时里那么傻乎乎的了,是她的错觉么?

.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

此网站域名出售:点击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