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苏挽秋到来(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阮芯纯不仅要担心女儿的安危,还要瞒着女儿失踪了的消息,暗中找人,这一天她度日如年,这件事她不敢告诉其他人,只告诉了自己的夫君和儿子。

现在那两父子还在暗中找人,等下她再把女儿已经回来的消息派人去告诉两人。

“云香,你去找大夫,并且吩咐人打热水来,让小姐沐浴洗洗。”阮芯纯连忙吩咐道。

“等等,娘亲,不用请大夫,这事还是不要张扬比较好。”苏慕绾连忙叫住了正想出去的云香。

“可是,绾绾,不请大夫,感染了风寒怎么办?我可以对外说你感染了风寒,请个大夫,没什么的。”阮芯纯哪里知道女儿的顾虑,只是她总觉得这次回来后,女儿懂事了不少。

“娘亲,不用的,我身体底子好,而且,我有师父给我留的祛风寒的药丸,可比外面的好不少,云香,你去把化妆台下的那个盒子打开,里面有一个小绿色的瓶子拿来给我。”其实那些药丸是苏慕绾自己炼制的。

阮芯纯听苏慕绾这么说才放心下来,苏慕绾吃了药丸后,云香去吩咐人准备热水了,屋子里就留下了阮芯纯和苏慕绾母女两人。

阮芯纯让女儿换了衣服,让她躺在床上并且往她怀里塞了一个汤婆子,这才问她始终的事情。

苏慕绾把能告诉阮芯纯的都告诉她了,包括自己在雪地里被谢景年救了的事都告诉了阮芯纯。

“七王爷倒是一个好孩子,只是可惜了他的身子。”阮芯纯说到这里便皱了皱眉头,她自然也是不愿意自己女儿嫁给谢景年,如果他身子是好的,还好说。

“夫人,水已经准备好了。”云香的声音从隔间传了过来,隔间是苏慕绾洗澡的房间。

“好。”阮芯纯轻轻应了一声,转头对着苏慕绾温柔的说道:“绾绾,先热水澡应该会好些。”

“嗯,娘亲,我先去了。”苏慕绾说完便去隔壁洗澡了。

约莫过了一刻钟,“夫人,三小姐来了,在外面,她想见见五小姐。”秦嬷嬷在阮芯纯的耳边轻声说道。

“我去看看。”阮芯纯知道女儿自打回到将军府以后就跟二房的苏挽秋感情很好,但这件事,即使她们感情再好,她也不能告诉苏挽秋,而且她听了女儿的话,怀疑昨天的事跟苏挽秋有关。

阮芯纯来到门口见苏挽秋如果带着婢女站在门口,“挽秋来了啊,绾绾今日身体有些不舒服,已经睡下了,你先回去吧,改天再来看她吧。”

“大伯母,这怎么能行呢,我跟五妹妹一向玩的好,这种时候,我就更应该去看望了,我只是看看她,不会吵到她的,我看下就走。”苏挽秋连忙摇了摇头,眼神里满是关切的神情。

要不是今天女儿给她说了昨日的事情,她还真看不出来苏挽秋是这样的人,如果她真的是故意的,那她的城府也太深了。

“夫人,小姐刚刚醒了,听到三小姐在外面,让奴婢请她进来。”云香连忙走了出来。

阮芯纯听这是女儿的意思,便不再阻止了,转头微笑的对苏挽秋说道:“挽秋,既然绾绾都醒了,那你便进去看看吧。”

“好的,大伯母,那我先进去了。”苏挽秋点了点头,温柔的对阮芯纯说了一句。

“好。”阮芯纯目送苏挽秋带着婢女进去了。

苏挽秋进了苏慕绾的闺房,便是看到苏慕绾脸色略显苍白的躺在床上,她除了脸色有些苍白,人看起来还是挺精神的。

“五妹妹,你好端端的怎么感染风寒了,是不是去了哪里?”苏挽秋问这话时,眼神一动不动的看着苏慕绾。

“三姐姐说的哪里的话,这大冷的天,我能去哪里?说起来,我还是昨天吃了你送的点心后,不知怎么的有些犯困,后面趴在桌子上睡着了,一醒来就感染风寒了,真是奇怪,平日里倒是挺精神的,怎么偏就昨天犯困了?”苏慕绾的小脸上满满都是疑惑。

苏挽秋看苏慕绾的神情不像作假,便不由怀疑起来,难道昨天她买通的人根本就没有得手?故意讹她的钱的?居然讹钱讹到她头上来了,看来是嫌命太长了。

“三姐姐,你想什么呢?”苏慕绾见苏挽秋在走神,便趁机若无其事的问道。

“没、没什么,五妹妹你身体好些了么?吃药了么?”苏挽秋走到苏慕绾床前坐了下来,还亲切的拉着她的手问道。

苏慕绾强忍住想把苏挽秋手扔出去的冲动,小声说了一句:“好多了,没有抓药,不过现在天这么晚了,明儿要是不舒服了,再看大夫吧。”

“那怎么行?有病就得赶紧治,万一拖成什么大病了怎么办?不过现在天也确实晚了,明儿再找大夫看吧,不过可一定要看啊!”苏挽秋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但心里巴不得苏慕绾不看大夫,拖成了大病才好。

“嗯,我知道的,三姐姐,你早些回去休息吧,我也要休息了。”苏慕绾连忙乖巧的点了点头。

苏挽秋见苏慕绾还是和平常一样,随即放下心来,看来她是真的想多了,这傻子还是和以前一样好骗,看来昨天那人真的没有把事办好,苏挽秋垂下的眼眸中闪过了一丝狠毒。

她再抬头时,脸上又是满满的笑意,她看着苏慕绾的目光也是无比柔和。

但是苏慕绾这次没有错过苏挽秋眼底一闪而过的厌恶。

“挽秋,这就走了?不多留一会儿?”阮芯纯亲切的问道。

“不用了,大伯母,我不想打扰五妹妹休息,那我先走了,明天再来看五妹妹。”苏挽秋乖巧的说道。

“好,那你回去注意脚下,这些天下了雪,路可不好走。”阮芯纯随意嘱咐了一声,见苏挽秋走远了,这才抬脚走进了苏慕绾的房间。

“绾绾,苏挽秋没说什么吧。”阮芯纯不放心女儿便问道。

“娘亲,她问了我风寒的事,估计是没想到我在府里。”苏慕绾嘴角微微笑了笑,这一世她也要父母远离二房一家,认清他们的真面目。

.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

此网站域名出售:点击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