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平之战 第065章 光狼城中调兵忙(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眼见着十数万大军已经奔腾而出,然而,缺月之下,光狼城壁垒中秦营的热闹却是丝毫不减。

而其中最为忙碌的莫过于司马错了。

从自己的精锐大军之中剥离出大军,又将自己部分的大军与来自河内的新卒进行混编,简直忙得不亦乐乎。

剥离大军倒也还好,以营为单位,逢三抽一也就是了,成建制地划归过去,也算是在最大限度上保留着大军的战力了,到时候归建也好归建不是。

什么?要擅攻不要擅守的?

不存在的,司马错表示自己手下战力很平均,再说了,自己守完了壁垒也是要推进的好伐,而且你们那边攻完壁垒之后便要转入守势,你确定不要擅守的营曲?

因此,为保持“公平、公正”的原则,逢三抽一,是最好的选择。

好容易忍着心疼,将自己的心头肉剥离出大半,紧接着更为头疼的一件事情摆在了司马错的面前——整编——将自己所剩不多(两万五千人)与来自河内的五万新卒进行混编。

没错,混编。

不混编是肯定不行的,毕竟那五万人之中,除了曲长以上的将领,几乎都是放过放下锄头的农夫,稍稍适龄一点的便被安排成了伍长,在强壮一点的就安排做了什长,会打猎的就编成了弓兵,会砍柴的就是步卒。

若是不混编,这只队伍的战力可想而知了。

可是混编却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之所以困难,不是底下的将士们不听将令,而是这个比例实在难以掌握。

混入的精锐老卒多了,没错是可以更好地提升这只混编队伍的战力,可代价却是一直身经百战的老兵队伍的消失。

若是将两万五千精锐全数补充到这五万人之中,形成一直七万五千人的混编队伍,恐怕因为新卒的拖累,其战力还不如两万单独的老卒。

这就是典型的一加一小于一。

而或是混入的精锐老卒过少,便如同向大海中撒盐,根本毫无作用。

所以,这就很尴尬了,混少了不顶用,混多了更不值得。

好在,司马错作为战场宿将,这点子问题虽然有些棘手,但也不至于束手无策,这也是白起敢于放手给司马错的原因。

在略略检阅过新兵队伍之后,司马错便算是心中有数了,随即便将麾下一万左右人马拆分加入新兵队伍之中,形成了一只六万人的战力。随即又将六万人分成了三部,以进行轮换。

至于剩余的一万五千精兵,则被司马错分成了三部,每部五千人,三班倒守卫重要壁垒的节点。

趁着明朗的月色中,司马错不断地游走在光狼城壁垒各部,整合新老兵卒,剥离南下、调动、换防……

已而不知夜之既深。

相对于忙碌的秦军军营,龟缩在丹水西岸壁垒之下的赵军大营却是一片的寂静,连带着大粮山中的大军也一样的静谧。

因为廉颇在的缘故,尽管大粮山中被赵括“瞒天过海”藏起来的十万大军很是眼红弟兄们的战功,却也不敢造次。

而随着赵军主力全数开进丹水西岸,彻底步入秦军的陷阱,廉颇的新的使命也将到来,而今日则是廉颇最后坐镇大粮山战场的一日。

月悬中天,大粮山中军大帐之中,廉颇呆呆地站在帐门之外,目光所及正是丹水西岸的赵军大营。星星点点的灯火在廉颇的眼中闪着光,一眨眼的功夫,那点点的灯火又变幻成了漫天的火魔。

廉颇仿佛已经看到天亮之后,赵军被秦军包围、分割、屠杀的场面。前方大军,算上民壮共计三十四万大军,不知有几人能够回到赵国。

自己已经看不到了,自己还有更重要的任务!营帐外一辆马车已经等候多时,换下跟了自己数十年的甲胄,换上士大夫的服饰,吹灭灯火,转身没入黑暗中。

月亮啊!你慢点儿走……

白起还在舆图前踱着步子,绕着沙盘走了一圈又一圈,对方的能力已经在壁垒之战中得到充分的体现,自己必须小心小心再小心,确保每个细节都没有疏漏。他站在每个角度去思考,思考每个可能性!

司马错依旧忙得马不停蹄,而光狼城中的守军整编工作也在一点点地完成,各部的防御范围已经重新厘定;

北面的包抄大军早已出发,南面的援军也随着光狼城中的整编完成而开拔;

还有,胡伤,应该也已经做好了突袭的准备。

很好,没有问题了,只待天明赵军开拔,我军四面合围,没有问题了!

太阳啊!你快点儿升起吧……

然而时间并不会理会赵秦两军统帅的想法,铜壶滴漏中的水滴依旧固执地按照自己的节奏滴滴答答地计着数,而天空之中月亮还是如期降下,而太阳也依旧将照常升起。

“大粮山就交给你了。”廉颇看着匆匆从长平关赶来的田单将军,语重心长地嘱咐道。

没错,为了大粮山中大军能够发挥出最大的效用——在最佳的时机出击,本在故关之中的田单,随着大军渡过丹水,也秘密赶到了大粮山军营之中。

倒不是放任百里石长城防线不顾了,田单敢来此,定然是做好了准备的。

一方面田单在分别之后的几日里已经全面梳理好了百里石一线的防务,短时间内绝不至于被攻破,另一方面秦军的绕后大军已经出现在了百里石长城与韩王山大营之间,而观其布置乃是向北防御、向南进攻,显然他们的目标并不是重兵防御的百里石长城防线,而是几乎成了空壳的韩王山和东岸壁垒。

基于这两点的判断,田单这才敢秘密来到大粮山中。当然,这也是三人早早便商量好的。

“廉将军放心。”田单双手一拱,缓缓说道:“此去大梁,千钧重担便落在了将军身上,还请廉将军务必保重。”

廉颇也是微微一拱手,却没有再多言语。

一切都在不言之中。

转过了头,廉颇又看向了自己的心腹之将——周骐。

“务必听从田单将军之命,约束好众军。绝不允许私自行动。”廉颇嘱托道。

“是!”周骐赶忙领命道。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