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风水师老萧(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

何雨柱一时无语,这件事要是按照小粉蝶的说辞,貌似也无可厚非!也让何雨柱对小粉蝶印象好了一些。

他想了想,说道:“小粉蝶,你暂时留在我身边伺候我饮食起居!不过你可想好了!以后再去唱京韵大鼓可是没机会了!”

小粉蝶苦笑:“我只是被迫靠这个活着,现在有少爷你养着我,我何苦自己如此劳累呢!更何况,我想唱估计想唱也唱不了几天了,一旦进入新世界,我这样的人,怕是更加不好过了!”

“好啦,你也不要太过担心,一切有我呢!实在不行,我会把你送去南方安置的!”

“谢谢少爷,有您这句话我就安心了!”

……

何雨柱带着小粉蝶回了翠华楼,见到刘翠兰说了说小粉蝶的情况。

刘翠兰也意识到小粉蝶是个苦命人,倒也不再敌视小粉蝶!

至于儿子福来,以后小粉蝶不去茶楼唱京韵大鼓,福来找不到小粉蝶,估计也就忘了小粉蝶了!

不得不说一开始确实如刘翠兰所料,福来发现小粉蝶不再来茶楼唱京韵大鼓,很是伤心沮丧。

不过这人也是一根筋,非要找到小粉蝶不可。

在他看来,小粉蝶肯定换地方演出了,只要努力肯定可以找到的。

也是福来运气不好,偶然的机会知道黄少爷一家全都逃出城去了。

让他意识到小粉蝶或许跟着黄少爷这个金主逃走了!

福来没本事离开,也只能望城兴叹!

刘翠兰趁机给福来找了一个家世清白的女子为妻,两人照样也是白头偕老,还生了好几个孩子,到最后儿孙满堂!

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何雨柱估摸着改变了小粉蝶的命运,这才正式带着小粉蝶搬家!

顺便在小粉蝶家里默默签到。果然是暴击奖励。

这次奖励的是三张隐身符!

何雨柱很高兴,上次的三张隐身符已经用了快两张了!只剩下一张都舍不得用了。

现在又多了三张,何雨柱终于不用在纠结了!

何雨柱在外面等着,许久没见小粉蝶出来,好奇之下,他拍上隐身符,走进了小粉蝶的住所。

客厅内,小粉蝶正和老萧叙话,老萧和小粉蝶是干兄妹的关系。

这样的关系要是在后世肯定不是纯洁关系,但在这个时代那就是非常纯洁的关系!

老萧是把小粉蝶当自己亲妹妹看待,前些日子因为王满堂的事情烦心。

王满堂的事情还要从两年前说起,当时在京城某茶馆。台子上,一个叫小粉蝶的姑娘唱着大鼓。一个角落里坐着好几拨干古建的。他们正在等着一个大活,为京城一个阔老太太修盖一座大宅子——成郡王府。

成郡王府31年前大修,就是吕记干的。可京城数得着的营造厂隆记掌柜的王满堂认为,谁的活儿也不比人差一等。为了这个机会,双方差点动起手来。

老太太喝止了他们,提出她这王府中还要盖一个梅亭,她要的是故宫乾隆花园里头碧螺亭的那个样式。吕记修过这宅子,隆记懂这亭子,老太太决定,各位掌柜的先回去商量商量,报个价,三天后再决定!

王满堂家住一四合院,满堂一家人住着北屋一明两暗的正房;三小间东房住着满堂已去世的大师兄李天意的遗孀刘姐,以及儿子李福来;两间西房租了出去,住着一个单身男人、国军医周大夫周克明。王满堂是隆记老掌柜的倒插门女婿,隆记大小姐孙大妞心甘情愿地嫁给了小学徒王满堂。老掌柜去世后,连这房子、营造厂、媳妇,全都归了王满堂。

听说吕掌柜的在家摆上了宴,把四九城木厂掌柜的都请去了。王满堂什么都没说,拎着草板纸和秫秸杆等东西,带着老剩进了干活的后院。

茶馆里,阔老太太坐在正中。老萧说,这个宅子您就这么着住进去,定是凶多吉少,说不定还会危及家里男人的性命。

老太太害怕了,急问有没有破解的方法。老萧不急不慌:只要在院子里添一道河,盖一座亭子,便可逢凶化吉。

他点出了盖亭子的重要性,老太太恍然大悟。这时,王满堂及时拿出了他这两天精心制作的梅亭烫样,往老太太跟前一放,震惊四座,吕爷走上前仔细看了看,一句话没说,败阵而去。

老太太给了定金,隆记的人都分到了钱,连刘婶都有一份,这下总算可以高高兴兴的过年了。

吕爷并不甘心,他想尽了法子刁难满堂。他指使各个木厂掌柜的,不要把料卖给王满堂,这不,拥有大楠木的田老板就是不把木头卖给前来看货的王满堂,这可让满堂着起急来。怎样度过这个难关呢?

周大夫的女朋友岚来看周大夫,院里忽然出现一个漂亮的女学生,阳光都亮了许多。

这引起大妞的好奇,也引起刘姐的满腔嫉恨。岚是来向周大夫告别的,她认为目前局势紧张,要回老家南京,她希望周大夫能跟她一起走。可周大夫是军人,没有行动自由。

二人洒泪而别。周大夫的军装提醒了满堂。当晚,田老板家的木料场忽然来了几个要卖木料的人,田老板满怀疑问的询问着木料的来历,却被生生地挡了回去。正当田老板怀疑这批木料的来意时,从车上下来几个穿军装的,他们没等田老板看清木料,就大摇大摆的拉着木料走了。

第二天一早,田掌柜就派他的小伙计探听来了消息,兵痞要把料卖给王满堂。田老板不得已,抢在前面把自己的料卖给了王满堂,王满堂终于把楠木搞到了手。

接着,满堂又用真诚和信任,团结起各个(包括吕爷在内)能工巧匠,一起包下了成郡王府的活儿,工地上一片热闹。

京城的形势越来越紧,王满堂亲自去阔老太太府上讨要银子,老太太信誓旦旦地说,这月月底儿子就带钱回来,等钱到了,一准给你结。

可惜的是,很快京城中有钱人都跑了。阔老太太家中也人去屋空。干活的各位老板都在向满堂要钱。满堂脸色极其凝重:各位,这活是我王满堂揽的,三天之后,我把钱送到各位掌柜的家去。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

此网站域名出售:点击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