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败露(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柳轻水气的连咳了好几声,她赵氏也是做母亲的人,说这话就不心痛吗?为了她所谓的脸面,她还真是什么不要脸的话都能说的出口。

“娘,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再包庇杀人犯!”

“我不管,绵绵她是我的儿媳,是你的娘子,你怎可以为了另个不守妇道的女子,反而诬陷怀疑自己明媒正娶的娘子?”

“诬陷?”

站在远处,虚弱无比的柳轻水冷笑一声,颤颤巍巍走到宋绵的面前,居高临下,声音冷淡的说道:“好个诬陷,她宋绵当时可没少诬陷我,你们若是有心,不如好好盘问这位江家媳妇儿,看她当时是如何买通采花贼,陷害于我,而今日又是如何害我痛失孩子,饱受痛苦的。”

这番话如同闷雷,只要说出来,让村中的人震惊不已,谁也没有想到不久前的那件事,竟然另有隐情。

“我没有,不是我做的,都是她,是她为了挑拨我们的关系,所以才故意这么说的,江哥哥,你不要相信她。”

宋绵见自己的伪装,被柳轻水无情的戳破,她受不了江温那冷淡而又疏远的目光,顾不上身份,爬到了江温的脚边,抱紧了他的大腿,用那张泪流满面的小脸,盯着他,到了现在,还期望用这种方式来挽回他对自己的心。

可当听到柳轻水讲出当年真正的实情,江温根本无法直视自己的心,自己最爱的女人,却被如今自己的娘子毁了清白,丢了孩子,自己欠她的,怕是这辈子都还不起。

这莲花村如今再也没有呆下去的必要,除了痛苦和泪水,这里什么也没给自己留下。

柳轻水狂笑了好几声,这才穿过人群,也不用别人陪,独自跌跌撞撞,顺着小路,直至天亮才坐在妙手回春的门口,再无力气,沉沉的睡去。

睡梦中,她似乎看见自己那个还未出世,未来得及看看这世间美好的,就流产的孩子。

她拼命的叫着自己的孩子,可是孩子越来越远,甚至连正脸都没有瞧见。

孩子,我的孩子。

柳轻水边喊着,边浑身冒着冷汗,从床上跳起,身旁是担忧的薛神医和陆清。

两个人守着柳轻水已经三天三夜,本以为她熬不过此劫,没想到她竟突然惊醒。

二人欢喜,赶紧围在柳轻水的身旁,担忧地看着她说道:“阿水,你现在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师父。”柳轻水盯着薛神医的脸,不确定的问道,再得到薛神医肯定的答复后,她二话不说,扑到了薛神医的怀里,嚎啕大哭,哭累了,这才哽咽的说道:“师傅,我的孩子没了。”

薛神医不说话,低下头。

三天前,他和陆清在门口发现柳轻水时,确实被吓到了,而当二人得知,孩子没了,除了震惊,更多的是心疼自己这个徒弟,半年都经历了什么呀?

被人退亲,诬陷,好不容易再次把自己嫁出去,夫君又不知去了哪,而孩子如今也没了,任凭她柳轻水的心是铁打的,也承受不了这么多的事。

“阿水,孩子没了,以后可以再生。现在你身子很弱,一定要平复心情,养好身子,你放心,不管出了什么事,我跟你师弟永远陪在你身旁。”

这些天柳轻水闷闷不乐,更多的时间是将自己锁在屋里,无论谁来也不见。

而江温几乎每天都来,虽然陆清绝不让他进医馆,但他还是坚定地守在门外,只求能够再见柳轻水。

足足坚持了十天,人心毕竟是肉长的,陆清看见江温每日辰时便来,到了晚上才走,对他着实有些心痛。

虽说因为他,柳轻水才会遭受现在这些,但是他同柳轻水之间的种种,还得需要两个人共同解决。

再三思索,陆清还是放他进来,不过脸色难看,执意要守在门口,若果是他还敢对自己师姐不利,自己定要将他的双腿打折,给师姐赔罪。

虽然只是几日未见,但当江温再次看到柳轻水时,压根不敢相信,面前这个头发乱糟糟,脸色瘦削,憔悴不堪的女人,会是柳轻水。

如今这件事对她打击太大。。

“阿水。”

江温喑哑着声音,好半天才喃喃说道。

柳轻水只是坐在那里,面无表情,好像压根没有听到江温的话,

“阿水,我知道你恨我,我也没有想到宋绵她竟然是这么一个狠毒的女人。她陷害你的那些,对你做过的事,我全都已经知道了。”

“阿水,我不求你能原谅我,我只希望你能对自己好点,别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

无论江温再怎么用尽心思,说遍了花言巧语,换来的只有柳轻水淡然而疏远的目光。

他都努力,虽然没感动柳轻水,但让薛神医和陆清对他却有了很大的看法,甚至开始主动跟他说话。

“阿水现在这个样子根本不是个办法,她这样折磨自己,身体会垮的。”

“我师姐身上痛,都是你们给她的,我不会饶了你们。”

若不是薛神医拦着,陆清现在想立马冲上去,给江温一个教训。

陆清说的对,柳轻水身上的伤,一部分来源自己,一部分来源宋绵。

当他知道宋绵曾经对柳轻水做过的种种,并没有办法再次面对面前的女人,可是当看向自己的母亲次次祈求他,叫他看在江家的脸上,原谅宋绵的过错时,他又没有办法拼尽全力的恨她。

柳轻水不原谅她是必然的。

现在能让柳轻水重新走出绝境,只有得到那个人的消息。

江温加快了寻找苏念寒的步伐。

总算不负有心人,他的一位刚从京城回来的朋友,同他提起了此人,说他前几日,在京城见过长得类似的,但隔得很远,只能依稀看见侧脸,所以并不是特别确认。

原只是抱着一点幻想,江温还是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柳轻水。

终于,在柳轻水那无光的双眼中,多了一抹光辉,虽然只是转瞬即逝,但还是被江温抓住了。

苏念寒他没有死,他在京城,他活的好好的。

那他为什么不来找自己?

他回去了,说明他已经恢复了记忆,所以是有什么将他困在了京城。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

此网站域名出售:点击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