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单飞二(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晚上,二丫躺在帐篷里冥想,望着漫天繁星,突然一个物体挡住了她的视线,再往上看,尽然是萧政盯着她道,“你这帐篷怎么是破的?要不是我反应快,差点掉下来。”

二丫冲着他勾勾手指道,“你下来看看。”

萧政翻身进了二丫的帐篷,从下往上看,这视觉效果,真美。

“就像第一次和她相遇时一样。”萧政仿佛回忆起什么人。

“叔,赶紧说说?”二丫好奇,什么样的女人能让这么皮的萧政出现这样的表情。

“我和你同龄。”萧政纠正道,本想装生气,可很快,他又继续道,“她爱穿红衣,火辣的脾气,就像是小辣椒一样,第一次见面就差点和我打起来。可我怎么舍得对她动手呢?”说到这里,萧政低低地笑,那模样让二丫瘆得慌。

她此刻不敢继续呆在帐篷里,走出帐篷,看了看不远处的树,果断摇头。

今天晚上她该去哪儿睡呢?

第二天中午,二丫从睡梦中醒来,她是被几个学生的讨论声给吵醒的。

“大概是感觉到压力了。提前来场地熟悉情况。”

“盲猜一手,睡不着!”

“要我知道自己要和学院第一打,我不止睡不着,直接就认输了好么?”

“听说是刚打完,公告一贴出来,第一就来报名了。”

一个青年说道,“学院第一,风尘仆仆地赶回来,听现场的人说,当时赶来第一个写上名字的查德如同战神下凡。”

说到这里旁边一个少女发花痴道,“如果能成为他的侍从,让我重读我也愿意。”

另一个少女也有些没好气道,“便宜这个二丫了,名字真土。”

二丫揉了揉眼睛,摸了摸小千肚子上的毛,示意它自己已经醒了。

见到巨大的五尾雪狐化作小白貂时,几个少女更是惊叫连连,她们太喜欢这只灵宠了,绝对不是普通的灵宠。灵宠等级分为初阶、中阶、高阶、神兽级,圣兽级。天赋血脉决定了灵兽最终成长的上限,而修炼方式以及努力程度决定了灵兽成长的下限。

“五尾灵狐,怎么可能是凡品,一生下来就是中阶灵兽。看这品相,应该已经升为高阶了。”悠悠的声音空灵,让几个少女都停下了讨论,一脸向往地看着学姐,问好。

悠悠礼貌点头,目光却聚焦在那个打败自己的少女身上,这时一阵风拂过,是克里斯·查德,他们域外学院的传说。一袭藏青色长衫,已经可以带领六个侍从的他身边还是只有四个侍从。据说这四位从入学起就跟着他在战场上出生入死,情如兄弟。

“主人,对面那个就是夫人么?出落得更加漂亮了。”四小只中的甲微笑道,他还记得当年夫人的一句话,让他们的侍从生活有了质的飞跃。

“郎才女貌,天作之合啊”乙狗腿地符合。

丙认真点头,他已经词穷。

丁咳嗽两声,算是跟兄弟站在同一阵线。

克里斯·查德瞟了四小只一眼,“聒噪。”他走到二丫面前,性感的薄唇勾出好看的弧度道,“果然没有长成倾国倾城的大美人。”

“让你失望了?”二丫翻了个白眼。

“并不,这样刚好。”也不知他所说的刚好是什么,二丫看向擂台,上面已经站上了下一场比试的两人,萧政和一个同姓的少年,域外学院排名第二的萧笙。

乍一看,擂台上这两人的五官竟有七八分神似。

“您今年十五?”萧笙的声音响起,萧政却没想到这小朋友竟想揭他老底。

“就不允许人长得着急点,我看起来也没比你大多少。”萧政的声音在整个会场中回荡。

跟他一起的二丫低下头,感觉没脸见人,站她旁边的克里斯·查德冷静评价道,“看起来也就大了一两轮吧。”如果二丫跟萧政不熟,她一定跳起来点赞,可惜,她还是只能低头,不语。

“开始。”裁判不想再放任台上两人胡侃,干脆略过放狠话环节。

萧笙一个灵力术试探,聚沙成塔,萧政被封在一个小型的沙塔内,很快,他的灵力便让沙砾开始溃散做一滩散沙。

这时,几百颗沙砾形成的小球飞射向萧政,快到小镇面前时,停在空中。

“是手下留情?”

“不,是时间凝滞!”克里斯·苏走到光头男身边道,“掌握空间、时间等领域内灵力的人,与我们早已不是同一个境界。”

“这就是云鹤学院的学生?”光头男突然觉得自己头上凉飕飕的,这位置恐怕要丢了。

“不用担心,他的身份特殊。”像是看穿光头教导主任的小心思,克里斯·苏安抚。

他们看到的是停止的状态,但萧笙却只能眼睁睁看着萧政朝着他走过来,一手穿起沙砾在指尖流动。

“你能运用我的灵力?”他动手,却发现自己的意识根本控制不了身体,仔细观察才知是动作太慢,慢到他以为自己几乎没有任何反应。

萧政引导着沙砾变换形状,大小,露出笑容道,“萧笙?还是太年轻了。虽有威力,却缺乏细节,攻击力度、方位都可以进行一定的调整。”

说完后,萧政使出了同样的一招,沙砾成锥、成球、成珠,成刺,从各个方位攻向萧笙。

就在这时,一声娇喝,所有的沙砾同时落地,“老头子,你是想教训自己的孙儿么?”

一袭红衣从天而降,虽不见面容,众人却被那身姿惊艳,仿佛灵力吹起红纱让她如梦似幻。

二丫一眼便认定:那就是让萧政念念不忘的女子吧?可这辈分,她有点迷茫,这俩货的辈分竟然是祖孙么?

萧政撤去灵力,一把抱住女子转圈圈道,“我竟然当爷爷了。”

站在旁边的萧笙回想起开场时,这人还信誓旦旦地说着自己只是长得成熟,嘴角忍不住地一阵一阵地抽动。他还是觉得奶奶口中的爷爷更加帅气英武,作为镇北王,横刀立马,驰骋沙场。

“快放我下来。”女子小声道。

望着祖孙三人离开的背影,除了副院长以外,众人都觉得这件事有些离奇。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

此网站域名出售:点击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