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老约瑟夫:千万不要那么做!(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老约瑟夫提前把香槟交给王浩,是不符合会议规则的,但会场里都没有人说什么,因为王浩的报告是会议开始后最出彩的,而‘被看好的研究’都已经过去,第二天下午都是一些小成果。

那些小成果的正确与否,也影响不到王浩的论文拿到最佳。

当剩余的报告继续进行的时候,还有不少人在讨论新的大数相乘算法,讨论着一个个筛选机制的建立,讨论着快速傅里叶变换,对于‘结果’集合的构架作用,当然也少不了拓展到应用领域的内容。

等等。

王浩回到了座位上,继续认真听接下来的报告,然后就感觉到旁边传来,一股带有‘深度幽怨’的眼神。

沙勉之。

沙勉之是抱着拿最佳论文的心态来的,他的研究成果论文投稿好多相关会议,基本上都可以锁定‘最佳论文奖’,只是因为STACS会议更贴近理论,更具有相关的专业性才投稿的。

他们的成果很好、论文很好,上台做报告的发挥也很好。

直到王浩的报告开始前,他们都无比确定能够拿到最佳论文,结果……

排名第二了?

如果换做是大型的学术会议,排名第二也就第二了,有些会议最佳论文会选两、三篇,有些会议则会设置其他奖项,但STACS会议相对规模小,就只有一个奖项,就是‘最佳论文奖’。

第二和第十,甚至和倒数也没区别,剩下的论文最多能说一句‘优秀论文’,什么奖项、排名之类的就没有了。

沙勉之都没心情继续听报告了,他只能幽怨的看着王浩,感觉像是到手的东西,就被直接抢走了。

王明坤同样感觉很郁闷。

中午他们回到酒店休息的时候,还一起‘提前庆祝获得最佳’,每个人喝了杯很奢侈的咖啡,还订好明天上午去逛景点。

现在回想起来都感觉有些好笑,但他们根本就笑不出来。

“唉~~”

最终复杂心情也只能转化为一声哀叹,倒数第二场报告会的时候,他们实在是没精神继续听下去,干脆提前离开了报告厅。

王浩一直待到了报告会结束,然后和阮海龙一起去餐厅吃饭。

因为确定获得了最佳论文奖,他也奢侈了一把,拉着阮海龙一起找了个高档餐厅,一顿饭花了近三百欧,换算过来就是三千多块。

阮海龙一边往嘴里塞着东西,一边不好意思的说道,“STACS最佳论文,好像没多少奖金吧?”

“还有奖金?”

阮海龙愕然的停了一下,心里都有点感动了,“难道你是打算自掏腰包请客?”

“当然不是。”王浩理所当然的说道,“我可是拿到了最佳论文奖,回去以后,学校怎么也给报一下吧?”

“……有道理!”

阮海龙深以为然的点着头,高高的竖起了大拇指,随后吃的更嗨皮了,还主动伸手找服务员,用撇脚到极点的法语要了杯饮料。

酒足饭饱。

看看时间也差不多,王浩就去参加了颁奖典礼,说是颁奖典礼,实际上,就是重新到会议厅,找负责人领取属于自己的荣誉证书。

整个过程没有任何仪式感,就是主办方、几个负责人都在,宣布一下最佳论文奖结果,然后把荣誉证书递到了王浩的手里。

这一届比上一届还要寒酸,主要因为王浩提前锁定‘最佳论文’,来看颁奖的学者寥寥无几,大概没有几个学者会有兴趣来看别人获奖。

负责人也提了一句奖金的事情,“王博士,最佳的奖金会在Springer完成会议论文收录后,直接打到你的账户上。”

“谢谢。”

王浩已经知道奖金只有两千欧元,真就像是阮海龙说的‘没多少奖金’,只是象征性的发一下而已。

颁奖以后,就是学者互相交流了。

老约瑟夫,还有另一个留着胡子的学者,拉着王浩一起拍了个照,就一边聊了起来,介绍才知道胡子学者叫沃尔夫冈-基利安,著名的徳國信息学专家。

老约瑟夫就更厉害了,图灵奖获得者,是琺國国家科研中心的研究总监、银质奖章的获得者,是琺國格勒诺布尔以嵌入式系统著称世界的研究中心实验室的创始人,只不过年纪大了正在考虑退休。

老约瑟夫谈起王浩的两项研究,认为‘傅里叶变换辅助塑造数学模型’比‘大数相乘算法’更有意义,“实际上,我认为后者只是一种应用,而前者提供了一种方法思路,没有前面的方法,也不可能有新的‘大数相乘算法’。”

这是实话。

‘大数相乘算法’应用快速傅里叶变换算法的过程,也同样构架了‘集合的模型’,使用了‘辅助塑造数学模型’的方法,只不过是另一种形势的变换应用。

实际上,‘大数相乘算法’的主要灵感,就是在阿巴云研究中心讲解‘傅里叶变换辅助塑造数学模型’的研究得来的,自然可以说是‘一脉相承’。

沃尔夫冈-基利安则感兴趣的问道,“这个研究完成以后,你下一步的研究方向是什么?“

老约瑟夫也感兴趣的看着。

“下一步啊……”

王浩犹豫着说道,“有两个方向吧,在算法方向,我打算研究一下上帝之数,我以前就对这个感兴趣。”

“上帝之数?魔方?不是已经有了吗?”沃尔夫冈-基利安疑惑问道。

“我希望用更简单的方法去证明它,而不是用穷举法覆盖得出结果。那么,同样的方法,也可以解决很多其他类似的问题。”

老约瑟夫和基利安不由得跟着点头,也不由得对王浩高看一眼。

基利安评价道,”这个难度很高的,几十年了,到现在也没有人能解决,我认为,或许应该找一种全新的算法才能解决。”

老约瑟夫则是道,“我年轻的时候,也想类似的问题,但完全没有头绪,实在太复杂了。”

他说完问道,“另一个方向呢?”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

此网站域名出售:点击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