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我们是竞争对手了!(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级难度?”

“完成研究,额外获取教学币1000个?”

在建立了新的研发任务以后,王浩立刻就注意到最关键的一句--

【完成A级难度研究,额外获取教学币数量:1000。】

之前的任务是没有‘额外教学币’奖励的,就只有任务结算才能把多余的灵感值转化为教学币,而难度到了A级程度,竟然可以直接奖励教学币。

“难度提升,果然不一样了!”

一直以来,教学币都是慢慢积攒的,积攒的速度也有些可怜,尤其是课程结束了以后,每天通过和别人说话,获取的教学币数量极为有限。

比如,一天都待在办公室里,和其他老师聊啊聊的,偶尔也可以获得教学币,但最多的时候,也只获得了五个,只是当天上限的一半儿。

建立一个C级、D级研发任务,可以通过看书、学习、谈研究问题,获得一些与之相关的灵感值,独自完成研究就可以全部转化为教学币。

但是,获取、转化效率依旧很低。

C级、D级难度的研究,成果如同鸡肋一样,‘食之无味、弃之可惜’,最多就是一、两篇SCI,但几乎没什么影响力,而他发表的SCI数量足够多了。

同时,C级、D级难度的研究,任务结算兑换教学币比率是‘打折’的。

D级难度的研究,四百点灵感才能兑换一百点教学币。

平时的学习、研究也是需要消耗学习币的,因为连续的消耗教学币,最近一段时间,教学币一直都是‘入不敷出’,连自给自足都做不到。

有的时候,也会试着学习、研究的时候,不用教学币去提升专注力。

然后,很快就放弃了。

使用教学币进入专注模式,有点像是‘氪金’一样,甚至感像是‘吸-毒’一样,专注模式,能够提升思考的专注性,还能提升大脑思维活跃度,不管是学习还是做研究,效率明显会得到大大提升。

学习、研究效率,都能够提升两倍、三倍,感受是完全不一样的。

正因为如此,教学币的数量一直提升不上来,到现在也只有‘361’点而已,想要靠慢慢的积攒达到上万点,都不知道要何年何月。

现在,忽然看到了希望。

A级研究任务,额外获取一千个学习币,只要完成几个A级的研究,教学币就可以接近一万了吧?

“A级,额外获取一千个教学币,再加上结算兑换,完成几个A级研究,教学币就能积累过万。”

“如果是更高的呢?S级?也许会奖励两千?五千教学币?”

王浩思考着眼前一亮,转而发现自己要面对现实,A级难度的研究,难度肯定会高出很多,想完成不是那么容易的。

只是不知道,STACS会议上做个报告,能提升多少灵感值?

……

一路劳顿。

琺國马赛是最终目的地,距离本来就够远了,还要在米兰机场转个航班,花费的时间就更长了一些。

当飞机抵达了马赛机场,王浩都感觉昏昏沉沉的,他大部分时间都强迫自己睡觉,一直闭着眼睛躺在座位上,但还是有种浑身疲惫的感觉。

好在,到了。

等下飞机跟着人群出了机场,才感觉精神恢复了一些,也有心情四处看看。

马赛,仅次于巴黎和里昂的琺國第三大城市,城市人口八十多万,大都会圈人口不到两百万,因为是地中海著名的港口城市,贴着海边行驶的汽车上,看到的风景还是非常不错了。

王浩和阮海龙先是去了酒店,放好行李、吃了点东西后,就直接去了沙诺公园会议厅,来的第一天是要去签到,拿到属于自己的信息牌,也了解一下会议安排。

STACS是计算机理论、算法会议,被划为国际A类学术会议,因为其专业性和影响力,可以称得上是计算机顶级会议。

国际上,计算机的A类会议有很多,STACS只是一个方向的专业会议,举办的规模并不大,投稿论文几百篇,过稿二、三十篇,参与的学者人数两、三百,会议计划正式报告时间为两天。

如果会议中出现了时间长一些的报告,也可能会酌情延长半天或一天。

王浩和阮海龙一起过去,出示了相关证明,领到了属于自己的信息牌。

阮海龙还去电子布告栏上,看了一下会议报告安排,再回来说道,“你的,二会场,后天下午第一场!”

“后天下午第一场?”

王浩不由皱了下眉头,下午第一场可不是好时间,甚至可以说‘最差的之一’。

第二天下午的第一场,还是在‘二会场’,就更是差到了极点,可以归在‘完全不被看好’行列。

阮海龙安慰性的说道,“能做报告就很好了。我也投稿了,结果连一审都没过,像是这种A级会议,拒稿率实在太高了,甚至比A+会议还高。”

“而且,你的研究肯定不会被看好,换做我是组织人,也会这么安排。”

他说的很直白,却是心里话。

‘大数相乘算法’有很多人研究,但能做到‘改善’就已经很了不起了。

会议投稿并不是把所有内容都发过去,就只是介绍一下成果、简单说一下过程,全部的研究内容,尤其牵扯到了算法、计算机表达,都是非常复杂的,也不可能在最多几十页的论文中,把细节全部写出来。

一个没多大名气的学者,投个‘大数相乘算法’论文,能通过审核就已经很可以了。

会议组织方肯定会认为,研究最多只是对‘大数相乘算法’的改善,也就是增加一点点的效率,或者干脆就是,不确定研究是否是正确的。

所以,做报告的时间安排,肯定放在‘最差的时间点之一’。

两人正说着往外走,就看到三个人一起走过来,都是华人面孔,就多注意了几眼。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

此网站域名出售:点击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