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总感觉哪里不对啊?(1 / 3)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王浩不止是要准备参加STACS会议,他手里还捏着两份演讲邀请函。

一份来自阿迈瑞肯斯坦福大学。

一份来自亚马逊的数据分析研发中心。

他仔细看了两份邀请函,仔细思考了一番,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去不了!

他倒是有心过去转一圈,最好是能通过演讲,获得一些研发上的灵感,顺便赚个几万美金回来,但邀请函上并没有标注‘讲座费’。

另外,时间也不允许。

下个月就要去参加STACS会议,做学术报告才是最重要的,哪还有时间跑一趟芬蘭,跑一趟阿迈瑞肯?时间太赶了,也太远了。

拒绝,还是有点遗憾。

但是,仔细想了想又没什么,傅里叶猜想辅助构建数学模型的研究,就只是众多的研究之一而已,他最开始甚至没有太重视。

如果是去国外高校、科研机构讲课,以后肯定有的是机会。

STACS会议作学术报告才更加重要,继续改善大数相乘算法,才是真正重量级的成果内容。

下一周,来了。

王浩依旧过程正常的生活,也正常的给学生授课,有些遗憾的是,课程已经到了尾声。

这就是最后一周,最后一堂课。

当课程进入到最后部分的时候,内容的难度往往就会变高,同时,对于知识掌握的要求也会变低,因为最后部分的内容,都是只要求学生‘了解’,而不是真正去掌握。

这就好像是高中的物理,最后的内容有爱因斯坦相对论,简单介绍了一下狭义相对论和广义相对论。

毫无疑问,无论是狭义相对论,还是广义相对论,其难度远远超出了中学级别,根本不是一般学生能够听懂的,甚至说,只是相对论的原理、基本物理逻辑,中学老师能明白都很不错了。

《偏微分方程》课程也是一样,最后的大章是真正深入的解析一阶偏微分方程,还牵扯到Cauchy-Kovalevskaya定理的内容,再继续深入就是数学系研究生需要掌握的知识了。

这一部分知识自然不需要本科生能掌握,只需要做一些简单的了解就好。

虽然只是要求学生‘了解’的内容,王浩讲解的还是非常细致,目的不是为了‘灵感值’、‘教学币’,而是真心觉得拓展内容,对于偏微分方程的深入解析,才是课程最重要的部分,会对于学生继续深入学生有很大益处。

可惜,多数学生想的都是,“赶紧完课吧!有生之年再也不学微分方程了。”

唉~~~

遗憾!

王浩从灵感获取速度上也知道,多数学生对于了解掌握高深知识并不感兴趣。

他做完了最后的讲解,就果断的停了下来,随后说起了考试。

学生们顿时变精神了。

王浩很诚恳的说道,“我也知道,我对你们平日的学习要求很高,最少比其他老师高,但是,我还是希望有更多的人能顺利通过考试,不让半个学期的努力付之东流。”

“所以,接下来大家一定要认真听,我划定了教材中的一些知识范围。”

“我只讲一遍,大家上……”

王浩就开始念起了课本上划定的知识内容,为了让更多的学生跟上,他说的速度很慢。

然后……

就一直说了十几分钟。

底下有好多学生都放弃了,他们发现跟着王浩说的知识内容,差一点把半本书的知识都画出来。

这叫划重点?

不!

这叫“考试范围都在教材上”,他们真是白高兴了一场,还以为真是在划重点。

“果然,我就不应该保希望!”

“魔鬼王老师?怎么可能划重点?我觉得他还不如说,每个知识点都会考。”

“我感觉,这次考试……悬了!”

“刚才他说划重点的时候,我还对他升起了一丝好感……我真是太天真了!”

说起来。

从教材中划出一半儿的知识内容,似乎也是在为学生‘减负’,实际来说,《偏微分方程》课程,后面的知识和前面存在直接关系,就比如非齐次问题,前面有介绍、简单应用,后面非齐次方程变换求解的题目。

只要划了后面‘非齐次方程变换求解’范围,前面划与不划基本是没区别的。

在教室里学生唉声叹气的时候,王浩终于真正说了一个好消息,“因为我不了解李教授的课程情况,所以试卷的大题,都会在过去几周的作业题里找,我会适当变一下数值,但题目类型都是一样的。”

“呜啊~~~”

教室里的学生们听愣了一下,随后马上高声欢呼起来。

大题占据了试卷一半儿分数,只要把大题都做出来,再加上平时分占据的比例,及格应该是没问题了。

现在学生们的要求很简单,不要求高分、甚至不要求‘高一点的分’,要求仅仅是过科而已。

看着欢呼中的学生们,王浩满是欣慰的想着,“虽然课程要求高一些,但我果然还是很受欢迎”,又不由得感叹追忆着,“学生真好,真怀念大学时代啊!”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

此网站域名出售:点击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