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节玉清宫中(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清玄真人和归云长老被拘禁在玉清宫镇云谷时,苇江等人堪堪才到青城山脚下。
三人到了目的地,反而没了主意。
萧瑜晴一抖曦雨剑,就要冲进玉清宫救他爹爹。苇江哀求道:“大小姐,若是玉清宫没事还好,若是纯阳真人真得降了拜月教,你进去不是自投罗网?”
“死苇江,我不去,难道你去?”萧瑜晴哭得梨花带雨,言道:“爹爹在里面,怎么办?”
天心长老也没了主意,跟着言道:“那怎么办?”
苇江叹口气,从洞天指环中拿出一件物事,言道:“苇江命苦,还得俺去送死啊!”他把这东西贴在脸上,稍事揉捏揉捏,立马变成一个精瘦汉子。
苇江咳嗽一声,回头对萧瑜晴言道:“这位大妹子,俺叫王二麻子,是去年才上青城山的杂役,啥也不会,就会喂猪喂羊养鸡养鸭!大妹子啊,若是王二麻子一不小心死在青城山上,娘子记得和我以后的苦命娃儿说,他爹是为了救他老丈人死的,死得可冤啦!”
苇江害怕被萧瑜晴打,说着说着就一溜烟地跑了。
“臭苇江,你一张破嘴,迟早死在嘴上!”萧瑜晴气得七窍生烟,最后远远喝道:“王二麻子没死在玉清宫,倒被他娘子——他娘砍成三截!”
天心长老是个老实人,没听明白苇江七弯八绕的打趣话,言道:“你们说些什么,什么王二麻子,老丈人的?”
萧瑜晴脸上一红,言道:“师傅啊,这臭小子调戏你徒儿呢!”
--------------------------
苇江走了半个时辰,方才来到青城山老君峰前面的牌坊入口。又守候了半天,看到一人身着玉清宫弟子服饰,从玉清宫里大摇大摆地出来——估计是下山去采购什么物件。
苇江跟在后面,待这人走到山野僻静处,一掌砍在他后颈,这人嗝儿一声瘫软在地,苇江便把他身上衣服扒拉下来,再换上此人的衣服,对着溪水一照,自己也认不出自己了。
他哈哈大笑几声,把这人手脚捆住,用袜子塞住嘴,也不管什么蚂蚁蚊虫叮咬,远远地把这人赤条条地丢在道旁的草窟窿中。
苇江穿上玉清宫弟子的衣服,胆子便大了许多。走到牌坊入口,一个手持拂尘的小弟子问道:“道门森严宝地,你瞎晃些什么?你那一门的?叫什么?”
苇江骂骂咧咧一句,言道:“我乃是玉清宫冲虚道长孙女婿的二表哥的三叔父的四大爷,刚下山采购了龙肝凤髓苍蝇腰子蚂蚁下水,你看看我是谁?”
这名小弟子一头雾水,只听得一个冲虚道人,还未理清关系,苇江已是走得远了。
苇江进了玉清宫,并未使用御雪隐身法,多数时候便是到处乱窜,碰到有人问便胡诌几句,好在玉清宫作为中原修真第一门派,弟子众多,别人也不会生疑。
不过片刻,苇江便问明老君峰乃是纯阳真人修真练气的所在,但苇江在老君峰下磨蹭了半天,仍是不敢上山。
他一个后天境修真贸然闯进天人境三转的修真大能地盘搞事,不是老寿星上吊——嫌命长吗?
正在苇江彷徨无计时,一个端着果盘的玉清宫弟子问道:“你这都厨杂役,怎么窜这里来了?”
苇江低声言道:“俺是前几天进来的杂役啊!师哥,俺们门派真大啊,走着走着迷路了!”
“哼哼,你才知晓!”这弟子神情倨傲,“中原第一修真门派,自然非同小可!”
言罢,这弟子把脚下的果篮一踢,“今天算你有缘,跟着师哥让你开开眼,见见我们纯阳祖师!和你说啊,靠近祖师爷吸一口仙气,只怕都能让你多活十几年!”
苇江装作兴奋的样子,言道:“好咧,多跟着师哥多走走,以后才有出息!”
原来今日乃是纯阳真人一年一度的经筵讲习,所以热闹非常,很多弟子都临时调配到老君峰帮忙。若是往日,上这老君峰便不如今日这般便当了。
到了老君阁,苇江和这弟子在案头摆上各色水果花卉。过了片刻,一众道人簇拥着一个道士坐在远处一把蟠龙椅上,道士身高不过四尺,坐在藤椅上,双脚腾空都沾不了地,浑身披红戴绿,便如穿上戏袍的弼马温一般。
苇江一指,问道:“那就是纯阳真人吧?”
这弟子言道:“正是我们祖师爷。”
“好威风,好霸气,就是咋师祖爷个头矮了点。”苇江言道。
“打嘴!”这人一看周围,没人注意到他们两人,便道:“你这是活得不耐烦了吧,前面说这话的都被割了舌头!”
苇江一伸舌头,言道:“师祖爷厉害啊。”又问道:“俺听说这几天,从其他地方来了几个人,是找师祖打架的。”
“找师祖爷打架?活腻歪了吧,这几天老君峰好好的,打什么架?”这道人嗤地一笑,“若是有人闹事,今天还搞什么经筵讲座?”
苇江心里一咯噔,难道我们来得早了?便问道:“不会吧,俺听苗圃管事王二麻子说,昨天还是前天,有三个老道士,还有一个高个子帅哥上了青城山老君峰呢!”
“可是驾云来的呢!高来高去的高人呢!”苇江补充一句,“你们都看不见?”
“嗨,你说那些人啊!”这弟子偷摸往自己袖口里塞了个桃儿,言道:“听人说,那几个都是师祖爷的好朋友来的,能打什么架?这世上,还有几个人经得起师祖一指头?”
“那几个人呢?”苇江眼睛一亮。
“没走呢,听说住在镇云谷那边!”这弟子咕哝一句,“也奇怪,这么好的朋友住那边干嘛?一般都住月城湖呢!”
苇江问明方位,正待离开。但在此时,罄儿钵儿铙儿一起响了起来,高功道人上台吟诵一句“莫道天宫远,诚心福自来”,后面大概便是说今天听师祖讲经,禳灾灾消,祈福福至,亡魂超生,阳眷安泰的一番套话。
苇江本以为纯阳道人此时是讲解修真功法,本想多听几句,哪知是做祈福消灾的法事,立刻没了兴趣。正准备离开,却见一白衣少年手摇折扇,从后堂施施然走出来,一屁股坐在纯阳道人侧面,与那些一代弟子坐在一起。
两名冲字辈道士弟子见这少年过来,连忙站起身,让了一让,方才坐下,可见这少年身份尊贵。
从侧面细看这少年,长眉若柳,眉下一道水汪汪的桃花眼,双唇微微上翘,俊秀的便如女子一般,便是萧瑜晴换上男装也不过如此。
苇江哈哈一笑,若比起罗贯通,这才是真的兔儿爷相公呢。
这少年浅笑盈盈,朝苇江这边望了过来,眼里波光一闪,深蓝的眼眸便如大海一般深邃,又见这少年眉心一个淡淡的花纹,不知是纹绣还是天然生成,格外显得妖冶。
苇江忽然想起,这少年不就是战胜了卓不凡,然后来到玉清宫的魔教少主么?
苇江心里一咯噔,觉得此地不宜久留,赶快去镇云谷去找师傅是正经,借着传送瓜果的当口,苇江下了老君峰,有一溜烟地跑出玉清宫
到了山门外,苇江将所探听到消息告知天心长老。
天心长老疑惑道:“是不是我们想多了?清玄师哥并没有什么事情?”
苇江摇摇头道:“不那么简单,若是无事发生,为什么纯阳老道经筵上一个归一门的人都见到?”
萧瑜晴也言道:“就是啊,不管怎样,爹爹自己不方便出面,也会派罗师哥或是归云师伯一旁听听啊。”
“天心师叔,我再跑趟镇云谷,怎么都要见掌教真人和师傅一面!”苇江当机立断,言道:“您有上好的符篆吗?要炸得响,动静大的?”
“爆炎符动静够大,不过你得扔远点。”天心长老从袖中掏出一叠符篆,从中翻检出几张递给苇江,告诉了苇江使用之法。
看到上面有绝情师太的细小钤印,苇江嘿嘿一笑道:“凌绝师太对您就是不一样!”
天心长老脸上一红,又递过苇江一叠符篆,有清风符、金刚符、太一化清符等,一时也教不会苇江太多,拍拍苇江肩膀道:“小苇江,一路小心。”
“我不小啦,师叔。”苇江心里感动,言道:“天心师叔,如果一会我在那边遇到麻烦,就会把这‘爆炎符’点燃。您这里听到响声,就和晴儿姐姐冲进玉清宫点燃这符篆,我和师傅也好见机行事。”
走了数步,苇江又回头言道:“晴儿姐姐,当心纯阳真人!一感受到这人气息,你有多远就跑多远!这人太吓人了!”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

此网站域名出售:点击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