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两个人站在一起,能有八百个心眼(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吃饱喝足,正好回去看看渡劫仙曲的威力怎么样。”

从老吴头院子出来的陆羽并没有选择外出游玩,而是一头扎回了自己的院子当中。

毕竟在这修炼的世界,实力永远是第一位的,以他现在列阵境的修为,虽然在年轻一代里面已经没什么太大危险了,但是保不准那天蹦出来个老怪物心情不好,随手就给他拍死了呢。

为了防止这样的事情发生,陆羽感觉自己还是多学点保命的手段比较好。

毕竟他现在还年轻,以后享受的日子还很长。

......

陆羽这里刚回来,隔壁两个院子就有数道目光盯了上来,当然在盯过来的时候,两个院子里的人都是各自巧妙的隐藏了自己的气息。

毕竟在修炼界如此盯着一位修者的住处是很不礼貌的事情,尤其是在他们还没摸清楚陆羽的身份之前。

回到小院的陆羽并没有第一时间回房间,反而是在院子当中走了起来,而且还一边走一边朝地上仍撒着些什么东西。

这样怪异的举动让隔壁两个院子中的几个人都是愣了下,很显然他们并不知道陆羽在做些什么。

难不成是在种菜?

就这样在几个人疑惑的眼神中,简易版的第三杀阵被陆羽很快的就布置了出来。

以前的院子里面一丁点防备都没有,这一直是陆羽的心病,尤其是昨天晚上,竟然还被人闯进来了,这直接就让陆羽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虽然他本人并不是很想出名,但是随着说书的进行,肯定会有越来越多的狂热粉,万一自己的秘密被别人探知到.....

想到这里,陆羽急忙的摇了摇头,后果简直不堪设想,这大阵必须设上。

至于为什么是简易版的,实在是布置完整的第三杀阵所需要的神材太多了,毕竟就这简易到不能再简易的第三杀阵都把他剩余的源石给掏空了,而且陆羽感觉就算自己有这些东西估计也舍不得布置在杀阵上。

不过虽然是简易版,但是当第三杀阵形成的刹那,依旧展露出了它的逆天之处,原本空旷的小院瞬间杀气弥漫,似有似无的混沌气更是在院内沉沉浮浮。

这忽如其来的变化,让隔壁院子的四圣宫圣主还有大乾书院先生全都是瞳孔收缩,就在刚才大阵形成的瞬间他们两个仿佛看到了远古战场,那种凛冽而恐怖的杀气直冲云霄。

这让他们越发坚信陆羽的身份绝对不简单。

“对方这是发现我了吗?”

随着第三杀阵的运转,陆羽小院里面的视线开始逐渐变得模糊起来,到最后似乎隐身于了混沌,看到这样的变化,大乾书院的代理先生还有四圣宫的当代圣主全都是眉头一皱,事情好像比他们想象中的还要复杂。

......

与此同时在房间内,陆羽并不知道已经有两个老怪物开始盯上了自己,他只知道自己的安全又多了一层保障。

虽然这简易版的第三杀阵过段时间就需要补充源石来维持运转,但是按照他现在说书的进度来推算,完全供应的上,要是可以的话陆羽甚至想把老吴头准备新建的酒楼也设下一座大阵,到时候再有像昨天那样捣乱的直接全都打死,毕竟他只是单纯的不想惹事,并不是怕事,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至于现在,陆羽将目光看向了系统空间中的那本渡劫仙曲。

【是否学习渡劫仙曲】

学习!

看着系统给出的提示,陆羽这里毫不犹豫的点击了学习,毕竟功法这种东西肯定是越多越好,要不是昨天晚上将第三杀阵刻画在血肉中消耗的精力实在是太大了,陆羽都等不到现在。

嗡!

在陆羽这里点击学习之后,一股强大的能量波动伴随着晦涩的内容直冲他的脑海,这正是渡劫仙曲的奥义所在。

和之前学习的道经、九字诀还有源天书完全不同,这渡劫仙曲似乎更为巧妙,虽然看似简单,但是内在却包含了无数种变化,大道神音之下可洞悉万物的本质。

就这样也不知道在房间内究竟打坐了多长时间,当陆羽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夜幕早已降临。

咕噜噜——

而陆羽的肚子则是再次的提出了抗议,毕竟他现在还只是在列阵境,没有到那种不食人间五谷的状态,再加上修炼功法也是极其消耗体力的,想到这里陆羽直接起身朝着院外走去。

......

“出来了!”

陆羽这里小院的门刚一打开,隔壁两个院子里的人瞬间就有了感应。

这件事情要是传到修炼界肯定会引起一阵轩然大波。

毕竟牧天野和蒋玉楼是谁,那可是站在整个修行界顶端的一小撮人,就更不用说两人的背后还是四圣宫和大乾书院这样的顶尖势力,结果就这样两个顶尖势力的高层,竟然为了一个说书先生在院子中一等就是一天,恐怕连话本中都不敢这么写。

嘎吱——

等陆羽那里离开了好一会之后,两个院子的门才被缓缓的打开。

“......”

当同时从院子中走出来的两个人看到彼此的面孔之后,都是愣了一下。

“牧掌教...别来无恙啊。”

“蒋先生真没想到能在这里遇见你....”

下一刻两个人都是在尴尬的气氛中笑着交谈了起来,毕竟只要自己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两个人谁也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这样的地方遇见彼此,当然除了尴尬之外两人还得出了另一个同样的结论,那就是这陆羽的身份绝对不简单。

这一刻两个人都是庆幸这次自己是亲自来的,要不然这个天大的消息绝对错过了。

“牧掌教不知道您亲自来这偏僻的小地方,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吗?”

“哪里有什么事情发生,是小女在这里一连待了多日都久不肯回家,我这做父亲的实在是放心不下,所以出来看看是不是遇见了什么麻烦,到是蒋先生不在大乾书院教书,为何不远千里迢迢来到了这云州。”

“嗨,这还不是我那两个顽劣的学生玩心太重,偷跑了出来,我这里也是放心不下所以来看看。”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

此网站域名出售:点击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