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富有力量的血缘果(元旦快乐)(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月影西斜,苏瑾玥在前方突然看到了一方幽深静谧的黑暗空间,看样子,应该是一个山洞。她回过头朝着回去的方向看了一眼,果然,没有红色的流光了。难道是……

    只要她湿着衣服和身体,红色流光就不会出现?

    可是……

    在她还没有找到出口的时候,她总不能一直湿着衣服和身体吧?

    一时间,苏瑾玥有些郁闷,好死不死的,为何会遇到这些奇奇怪怪的事。沿着月光,苏瑾玥朝着山洞内走去,这洞口,是这里唯一的一条路了。

    她不知道这条路是通往何处……

    “居然还真的是一处山洞。”来到山洞面前,望了一眼这周围的环境,苏瑾玥毫不犹豫的走进去了。

    山洞内,十分潮湿阴暗,好在她的夜视能力不差,能够模模糊糊的看到这里的景象。越走越远,苏瑾玥便更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这周围的气息,越来越不对劲。

    若说之前的气息是恬雅静谧的,那现在的气息便有一丝令人沉沦。

    对,沉沦,吸引。让人忍不住的想要一步一步靠近。

    她对这种气息,并不敏感,只是感觉有些奇怪。穿过潮湿的甬道,苏瑾玥看到了一方明亮宽敞的石洞厅。迈步走进去,苏瑾玥环顾四周,当看到周围的环境时,她蓦地一怔。

    “雅致。”

    不得不说,这方石厅,雅致中透着一丝书卷气息,虽然这里一本书都没有。然而整个洞璧四周,全都汇聚满了五颜六色的图案。苏瑾玥的双眸在洞璧上轻轻扫视,迈着步子,抬起手,抚上墙壁上的图案。图案描述了一个女子站在一棵树下,遥遥望着远方……

    画面太逼真,逼真到让苏瑾玥都感觉到了画画之人的用心,包括画中女子那期盼眷恋的眼神。

    “这里,曾经有人来过?”她兀自叹息了一声,自言自语,如若没有人来,又是谁画的这些图案?看着画中的树,叶曦玥突然觉得好熟悉,“这不是我之前摘果子的树么?”她倏然怔住了,真的是那一棵树。

    唯一不同的是,画中的树,有些小有些细。移目望向旁边,苏瑾玥现在空处上写着一些独白,独白旁边还配着几幅小小的画面。

    她仔仔细细的看着图,最后再配以旁边的图画,她忽然眼前一亮,“果子!”当她的目光,落在几幅画中间的时候,她看到了被她吃掉的果子,简直就是一模一样,血红色的果皮,如同小西瓜般大小……

    “血缘果?”手指落在墙壁上那深深镌刻的三个字,苏瑾玥回味无穷般的明白过来。

    她总算知道被她吃掉的果子,是个什么东西了。苏瑾玥倚着墙壁,独自呆,想着她看到的故事,看到的那一幅一幅的画。

    血缘果,奇异的果子里,隐藏了一个动人悲伤的故事。

    曾经,有两个毫不相干的一男一女,在一场战争中,互相认识了彼此,但因为是敌对关系,所以双方都不想有太多的纠缠。后来的某一天,女子不小心中毒昏倒在山上,恰巧被男子看见了,本想转身走人不予理会的,毕竟她是敌人,死了最好。但最终,还是没忍住内心想要救人的冲动,把女子带到了附近的山洞里,替她解毒医治。

    女子醒后,现了身旁的男人,下意识的就想要拿出武器对付他,可她现自己一点力气也没有。听了男子的解释后,女子这才知道自己这是解毒后的后遗症,误会了他,同时也很感激,便同男子在这个山洞里住了半个月。在这半个月里,两人放下了自己的立场,很快就相恋了,感情直线上升。

    当女子带着男子回到自己家并告知了双方父母后,双方父母都因为各自的矛盾偏见,用尽各种手段去阻止他们相爱。

    当女子带着男子回到自己家并告知了双方父母后,双方父母都因为各自的矛盾偏见,用尽各种手段去阻止他们相爱。

    女子有一个哥哥,他十分疼爱他这妹妹,简直就是超出了兄妹感情般。当他见到自家妹妹和男子那么恩爱甜蜜时,心生妒意,他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好看的男子,他更加无法忍受自己的妹妹眼中只有那男子。于是,在嫉妒心促使下,哥哥使用秘法趁男子不备,将其实变成了一具猎物,当他带着女子前来狩猎的时候,哥哥让她射杀由男子所变的猎物,女子自然无法认出来已经变成猎物的男子。

    当她的箭,穿过男子心口的时候,男子流下了一行清泪,他不明白为何女子要亲手杀了他。当女子看清猎物是男子的时候,那一刻……她疯了,带着男子,她飞奔离去。哥哥见她离去,悲痛欲绝。

    在一处僻静的地方,女子利用自己全身的力量,保住了男子最后一口气,唯独缺了一味药引,雪莲花。女子不远万里,前去雪山寻找雪莲花,奈何雪莲花还没有开花,她就这样在雪山上一直等啊等,足足等了三天三夜。女子全身都被冻僵了,没有了力量的支持,她为了缓解自己的四肢,摘下雪莲花,她划伤了自己的手臂,用热滚滚的血液,浇灌着自己的全身,刺激着全身的感官。

    当她拿着雪莲花回来,救醒男子的时候,她却瞬间老了三十岁。她变成了一个老太婆,男子睁开眼,却不认识她了。她担心男子憎恨她,一直都没有告诉男子她的身份,男子虽然恨那女子,却还是依依不舍的想去爱她。

    直到有一天,外出的男子,在外面听到了女子死亡的消息,男子再也忍受不住,亲自终结了自己的生命,追随着女子而去。当女子找到他的时候,他只有一口气,她告诉她的身份。

    那一刻……两个人都哭了。男子让女子答应他,不要像他一样自寻短见。

    女子再一次看到男子死在自己怀里,在埋葬那男子的地方,她几乎日日夜夜的哭,哭瞎了一双眼,流干了自己的心血。

    后来,女子每日都守在那颗树前,树精见她痴情,便引导着她的魂魄往生,两个人,期望着来世再见。再后来,树精将这个故事,告诉了过路的人,就在两个人都死后不久,一向不开花不结果的树,不仅开了花,还结了果。树精说,那花朵是女子的眼泪促使而开,那果实,却是那女子的心血结晶。树精见惯了世间的痴男怨女,终于羽化成仙,飞升仙界……

    苏瑾玥倚着洞璧,回想起这个传说的时候,她叹了口气,一个凄凉唯美的传说。两个人,谁都爱着谁,却因为种种原因无法相守相依,那种痛苦,该是最折磨人心吧。

    “最富有力量的血缘果?”洞璧上是这么说的,而刻画这个故事的人,也是曾经路过这里的人。

    苏瑾玥知道,传说只是传说,或许不存在,或许只是几百年前路过这里的人,为这颗美丽的果子杜撰的一个唯美故事。也或许,确有其事。但她明白一点,曾经有人来过这里,而她吃的果子,是一枚蕴含着特殊力量的果子,并且生长了三百年。

    因祸得福?她哭笑不得。

    三百年的异果啊,她没感觉到这颗果子的力量,但却感觉到了这颗果子的不同之处。走起路来,她身后会留下一道红色的流光。图案上除却这个不知道真假的故事之外,其余的全是对血缘果的描述。

    这颗三百年才成熟的果子,只有有缘人才能摘到。苏瑾玥揉了揉眉心,她是这血缘果的有缘人吗?这算是好事吗?

    对别人来说,这或许是天大的好事,可对她来说,这是祸不是福啊。

    这颗果子存在了三百年,那意思就是说那只四不像最少也得有三百岁了。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

此网站域名出售:点击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