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无缘无故收了个银牌杀手(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几人闻声望去,那名银牌杀手此刻正冰冷的看着苏瑾玥,眼里杀意浓浓。

    “作为一名杀手,最忌讳的就是感情用事,你们,都不是一名合格的杀手!当然,这位银牌杀手还勉强算是吧!”苏瑾玥清冷的声音响起,带着杀伐冷酷。

    杀手们闻言一怔,似乎没想到苏瑾玥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就算我们不是一名合格的杀手又怎样?我们要为老四报仇!”其中一名杀手怒喝一声,运起水系灵力朝着苏瑾玥打去。

    “灵徒四阶么?还是水系的?正好我也试试我的火系灵力吧!”苏瑾玥自言自语道。

    下一秒,苏瑾玥灵徒四阶的火系修为爆开来,避开那名杀手的攻击,鬼魅般的身影当即消失在原地,来到那名杀手后背,抬手就想要解决掉他,另外一名杀手见此,趁机对苏瑾玥出手。

    搞偷袭?

    苏瑾玥眸中杀意一闪,以一种常人难以做到的奇怪姿势,躲过了那名杀手的偷袭,同时五指成爪,朝着那名偷袭的杀手抓去。

    那名杀手见此,本能的往后退,也就是这一退,拉开了与苏瑾玥的距离。

    苏瑾玥勾唇嗜血一笑,手中银针突然朝着那名杀手飞去,在那名杀手没反应过来之前,银针直接刺入了他的眉心,那名杀手双目圆睁,眼里满是震惊和惊恐,还有不可置信,然后就朝地面缓缓倒了下去。

    “老三!”之前那名杀手哀嚎一声,双目赤红的看着苏瑾玥,咆哮道:“我要为他们报仇!”说完,手里拿着一把弯刀,在里面注入了水系灵力,疯狂的朝着苏瑾玥砍去。

    看着快到眼前的弯刀,苏瑾玥目光一凝,手中忽然出现一把紫红色火焰凝聚出来的匕,抬手一挥,那匕就朝着那名杀手而去。

    当匕碰上弯刀时,瞬间化为一团团火焰包裹住弯刀,那名杀手运起水灵力想要去浇灭那火焰,却不料那火眼非但没有熄灭的趋势,反而越来越旺。

    那把弯刀也开始一点点的被火焰给融化,手上传来的灼热痛感迫使那名杀手不得不放开了自己的武器,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武器被紫色火焰燃烧殆尽。那火焰烧完弯刀后,又极有灵性的朝着那名杀手飞去。

    那名杀手看着飞过来的火焰,下意识的就想用水元素去抵挡,然而那火焰直接穿过了他的水元素屏障,径直朝着他而去。

    “啊……”被火焰烧着之后,那名杀手出痛苦的呻吟声。

    “救我……快救救我……”那名杀手艰难的伸出手,向另外两名同伴求救。只是,旁边的两名杀手就像是没有听到似的,依旧冷眼旁观着,眼里闪过一抹不屑,这也让那名杀手更加绝望,心也凉到了谷底。

    苏瑾玥将他们的神情都看在眼里,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虽然她说了,作为杀手不能太感情用事,但是同伴有难理应出手相助,这两个人却如此冷眼旁观,真不知道他们是太过于冷血,还是因为其他什么。

    不过,这都不是她该关心的问题,她只需要将这些人杀了即可。

    待那名杀手被烧完后,苏瑾玥淡漠的看着剩下的两人,面无表情的说道:“轮到你们了。”说完就准备动手。

    “哎,等一下,我想问三个问题。”那名银牌杀手出声道。

    “什么问题?”苏瑾玥挑了挑眉,示意他说下去。虽然已经猜到了他要问的是什么,但苏瑾玥还是很配合的问了一句。

    银牌杀手见此,疑惑道:“你们已经吃了馄饨和糕点,为什么没有中毒?”

    “馄饨和糕点?中毒?哦,原来你是说这件事啊……”语气顿了顿,苏瑾玥无所谓的接道:“因为之前我不小心吃了一颗百毒丸,所以现在这些毒对我来说,没有任何伤害。”

    “什么?百毒丸?”银牌杀手震惊的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说道。同时也在心里吐槽道:没想到百毒丸这么珍贵的丹药被这小姑娘吃了,而且还是不、小、心的吃了,也就是说,这姑娘现在百毒不侵了?艹,这都造的什么孽啊!竟然这么碰巧的让她吃了百毒不侵的丹药。

    “这个问题问完了,那么第二个呢?”苏瑾玥淡淡的说道。

    “第二个问题就是,你真的是月夜阁下的妹妹月槿?”银牌杀手有些不相信。

    “那不然呢?我不是难道你是?”苏瑾玥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他,鄙视的说道。

    “我是男的,不能做妹妹!”银牌杀手淡定的陈述着这个事实。

    “不做妹妹可以做弟弟,这都没关系!”

    “可我比你们大。”

    “你怎么这么笃定我们年龄比你小?”

    “听出来的。”

    “那你耳力还不错。第三个问题呢?”

    “我可以选择臣服于你吗?”说着便将脸上的面巾取了下来,露出一张不算俊美,但算得上俊俏的脸,双眼沉静淡然,不像是个杀手该有的眼神。

    “啊?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我可以选择臣服于你,然后你不杀我吗?”

    “原因。”她不会相信有人会甘愿臣服。

    “因为我想变得更强。”

    “为什么要变强?”

    “因为我要为父母报仇!”

    “那为什么要选我?不选我哥哥?我哥比我厉害多了。”

    “月夜阁下那么厉害,平时肯定大部分时间都在修炼,我若选了他,他还不一定会教我呢,所以我选了你。”

    “哦?你的意思是说,我没有好好修炼?”

    “不是。”

    “那你什么意思?”

    “你是月夜阁下的妹妹,所以,他平时肯定会教你一些功法心得之类的,而你只要告诉我一些就可以了,剩下的我自己去领悟。”

    “也就是说,你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臣服,而是带着目的来的。”

    “是,但也不全是。”

    “怎么说?”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

此网站域名出售:点击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