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列阵行(9)(1 / 3)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圣人曹彻南逃江都后第二年,也是黜龙帮举事第二年,生在东境、围绕着黜龙帮的一系列战事,是可以依照军事和政治讨论进行多角度分层分面讨论的。

    但无论怎么讨论,都不得不承认的是,目前为止,最大的转折点在于郓城失守。

    随着五月间多雨季节的到来,张须果偷袭得手,郓城忽然易手,直接导致了黜龙帮丧失了东线战略支点,并迅速演化为黜龙军整个东线主攻部队的崩溃。随即,早就磨刀霍霍的大魏朝廷立即进行内部政治妥协,动了北线屈突达与南线韩引弓的进逼,对东线的张须果进行呼应。

    三面来攻,围剿之势立即形成。

    事实上,考虑到西面荥阳本就有雄关驻军,而且靠近大宗师坐镇的东都,属于死路一条,那几乎可以称之为全面包围。

    相对应的,已经只剩下两个郡的黜龙军则基本上陷入到了军事上的某种绝境——之前弄出来的野战进取大军一朝沦为溃军,剩下两万人乃是搜肠刮肚一般聚拢而来防守部队,小打小闹可以,但大战经验缺乏,战力堪忧;再加上战略支点的丧失,使得东面门户大开,顿时就让南线济阴城-汴水、东北面白马-濮阳的旧防线丧失了意义。

    而之后,张行的决断,无外乎是被逼无奈之下,决定倚仗着黜龙军对两个郡的出色经营,以及官军不大可能相信一群乱匪能够对地方进行有效经营的这种信息差,在最小的一种战略回转空间里,来打一仗快速的伏击战、遭遇战、迎击战,以解决军事危局。

    没错,这一战,张行最大的倚仗就是,黜龙帮在起事后的一年内,对东郡和济阴郡进行了有效统治,维持住了传统的地方官僚体系,并将这个官僚体系跟黜龙帮进行了组织架构上的嫁接,从而使得这两个郡后勤与军事体系完善、民生军事物资充裕,进而能够迅速动员起部队,收纳溃兵,并组织反击。

    至于官军,在没有确切深入观察的情况下,是不可能意识到这一点的,甚至常理会告诉他们,一群盗匪,无论如何都做不到这一点。

    最起码,张须果、韩引弓、屈突达,以及实际上的总指挥曹林,都是不大可能知道这一点的。

    而如果他们不知道,那就意味着他们会有重大的战略、战术误判。

    就意味着黜龙军的机会。

    转回眼前,继续从军事角度来说,五月廿八日傍晚的时候,韩引弓部吕常衡、李清臣二将所领五千人,在虞城骤然遭遇到了黜龙帮外围军事势力芒砀山盗匪的阻拦,无疑是新一场战役的前奏。

    而这个时候,张须果的部队刚刚结束了又一日辛苦行进,抵达东郡境内;韩引弓则在梁郡下邑城下以一种微妙心态等待着內侍军的投降;对局势一无所知的屈突达则在黎阳一边做全面补充,一边思索进军方向。

    张行正在离狐东北面的历山下修寨铺路,等待来敌;李枢正准备从东平郡和东郡交界处甄城弃城诱敌逃窜。

    曹皇叔继续镇压东都,司马正枯坐徐州。

    还有那位圣人,应该在江都捂着耳朵期待着能去安享晚年。

    就是从这个晚上开始,黜龙帮建立以来,毫无疑问的最重要的一战正式开始了。

    晚间时候,虞城南侧十余里的一个镇子上,雨水早已经停下,而一个没有关门的二层卧房内,僵卧在榻上的李清臣再度听到外面传来了喝骂声与争吵声……这种嘈杂与喧哗从部队撤到此处宿营后便连续不断,基本上是士兵在骚扰没有及时逃跑的本地百姓……不过,这一次显得格外持久和纷乱,也是事实。

    随着骚乱稍微平息,过了一会,一个明显沉重的脚步声从身后响起,而且越来越明显,很显然,这是一个穿着重甲的人士走上了楼梯,并走进了此间房内。

    灯火下,李清臣回过头来,然后并不出意外的看到了面色铁青的吕常衡。

    “又是怎么回事?”李十二郎勉力来问。“听动静就是街对面那家财主家的后院?”

    “有人强暴了那家人的闺女。”吕常衡有些无力的坐了下来。“我本想去执行军法,结果一进去,一堆军官反而先喧哗起来,抢先劝我做主让这个财主把女儿嫁给那个伙长……”

    “你不敢动手?”李清臣正色来问。

    “是。”吕常衡气闷般的长吸了一口气。“我居然被几个人说服了……这种情况,我想不到更好的法子……真要是强行执行了军法,按照这个军心士气,这财主全家估计活不过今夜,便是那些军汉不敢动粗,这家闺女将来也没个好结果,还真不如嫁给那伙长。”

    “这就是乱世,这就是世道坏了的结果。”李清臣同样气闷以对。“坏了局面,泥沙俱下,谁都管不住……当年东齐和前朝争雄的时候,河北崔家女都被军头公开掳掠,路边就强暴了,以作崔家婿……偏偏那些人还觉得造反是对的。”

    “其实便是乱世,有本事的人还是能管住下属的。”吕常衡摇头道。“我不是那种瞎计较、瞎琢磨的人,但刚刚上楼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想,若是司马二郎掌军,哪里会有这种事?说到底,还是我修为不够、经验不足、决心不定,官位、名望也都不行,所以不能掌握此军,被迫与那些军士做糊涂账。”

    “确实如此。”李清臣沉默了一下,然后就在榻上回复。“若是思思姐领兵,事情也没什么可说的,那人必是被一剑剁成两半,其余人也绝不敢吭一声……或者,这两人领兵,这群骄兵悍将一开始就会老老实实,哪里还会有这种事情?”

    “谁说不是呢?”吕常衡点点头。“天下英才,东都龙凰并起,又不是吹出来的……别人不清楚,咱们还不清楚?”

    听到此处,李清臣犹豫了一下,但还是说了出来:“其实……我是想说,且不提这二位,只说若那逆贼张行在此领军,面对如此局面,他又会如何呢?”

    吕常衡微微一怔,继而沉默下来,许久方才重新开口:“他必然要杀人,但他有本事在杀了人后安抚住其他人,让其他人不鼓噪作乱!”

    李清臣点点头,却又摇头:“我不光是说这件事,还有虞城当前的事情。”

    吕常衡再度沉默了一会,然后给出了答案:“我觉得他会扔下这座城,扔下辎重,趁着雨夜,带着几日干粮,直接率部北上,继续去济阴……因为城内都是盗匪,看起来凶悍,但其实缺少出城作战的勇气。”

    “是他作风,也是这个道理,但东都骁士会跟他走?”李清臣追问不及。

    “会有不少人留下来,但应该会有一些人愿意服从他,跟他去赌一赌。”吕常衡迟疑做答。“他这个人,收拢人心向是有一手的,如果他跟我同日接手了这支军队,即便是只有半月,也应该会有些成效。”

    “其实,真要是这么假设,张行早在受命过来的时候,就会第一时间连唬带骗,说服韩引弓,而不是像咱们这般受制于人,既然受制于人,再说这些就显得可笑了。”李清臣也醒悟过来,继而无力起来。“什么事情都要积累,咱们临时拜至尊,不免可笑。”

    吕常衡顿了一顿,也有些萧索:“确实如此,确实如此!”

    “可事情到了这一步,总不能就此空耗下去,弄到最后殊无作为。”事到如今,反倒是李清臣强打精神,不愿意就此服输。“吕都尉,你让人连夜送我去下邑如何?”

    “你身体这般艰难,去了又如何?”吕常衡一时为难。“韩引弓那个鬼样子,脑子里只有自己的一万关西兵。”

    “就是身体到了这个份上,才有点用处。”李清臣勉力来笑。“韩引弓的做派我已经弄清楚了,但他也终究是关陇内里人,否则何至于连最后留的兵都是关西屯军?我不信他敢担上逼杀我这种关陇名族子弟的名头……”

    这就是以死相逼拿人头来碰瓷了。

    但不得不承认,自古以来,这般碰瓷,遇到要脸的,多多少少都还是有些效用的。

    吕常衡也不是甚么迂腐之辈,想了一想,便直接应下,然后挑了一队人,用一辆车子,载着不知道是被周行范气的,还是连日囚禁、淋雨、落马导致旧伤复的李十二郎往下邑折返。

    自己则继续留在小镇,继续掌管桀骜不驯的军队。

    且说,韩引弓稳坐中军帐,原本只待今日白天収降下邑,结果,前半夜就有使者送信过来,告知了前方虞城事变,一时也是心惊;一大清早,又有使者过来直接要求他速速出兵,更是焦躁……而随着李清臣被抬下来,当众恳请出兵后,便是敷衍之态如韩引弓也有些坐不住了。

    原因再简单不过,李十二郎这个样子,怕是真可能会死的……尤其是随行军士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这李十二郎很可能是被周效明的幼子给骂成这个样子的……这种心理素质,真要是因为自己拖延出兵死在这里,那日后回到东都,无论是曹林质问自己的心腹为何身死,就此生疑,还是素有姻亲的李氏上下来问,李十二郎之性命何在,他怕是都难以招架。

    当然了,最根本的问题在于,李清臣的要求只是让他早一日出兵而已,这没有触犯韩引弓的核心诉求。

    “让城内速速投降。”韩引弓犹豫片刻,果然做了妥协,并将矛盾做了转嫁。“李十三娘,你兄长这个样子,委实再难颠簸。现在你自己入城去告诉那王公公,只要內侍军今日午前投降,点足三千內侍转为民夫,再点足三千宫人出城随营,我便可越过对此城的搜集,明日一早直接北上进逼虞城……这是最后的条件了。”

    李十三娘身为女子,虽对宫人随营一事本能不满,但她同样早就知道意识到,自己在韩引弓面前根本没有实际言权,更兼此时见到族兄这般姿态,条件也确实变得优越……思前想后,到底是再度充当起了使者。

    进入城内,王公公听完前因后果,也不多言,只是再度召集起了內侍军的骨干,来当众作讨论。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

此网站域名出售:点击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