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7章:你这丫头这么狠的么(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大唐之最强熊孩子正文第1417章:你这丫头这么狠的么傅奕卜卦那是出了名的。
旁的不说,第一个知道玄武门之变的就是他。
所谓‘太白见秦分,秦王得天下’便是出自他口。
而李渊自然也知道此事。
但众所周知的是,玄武门之变还是成功了,
这期间究竟有什么隐情,那也只有当事人才知道。
而此刻听闻李渊让自己给李承乾算卦,傅奕有些发愣。
“陛下。”
“上次不是给殿下算过了么。”
上次给李承乾算卦的结果是,将星东方起,大唐必将兴。
“你知道的。”
“我们大唐缺少的不是将星。”
“而是一位能让我们大唐走的更远,走的更长久的帝王。”
李渊瞥眼看着傅奕说道:“你能明白,我的意思么?”
听见这话,傅奕微微低下头道:“臣明白了。”
“辛苦你了。”
李渊缓缓站起身来,说道:“陪我去花园走走吧。”
“是,陛下……”
傅奕随着李渊一同站起身来,朝着花园的方向走去。
而肉眼可见,傅奕已然没了开始的那股子精气神,脸上尽是愁容。
李渊的意思很简单,就是要让李承乾做李世民之后的帝王,且不论他本来的命相如何。
而他让傅奕做的,无外乎是逆天改命之事。
……
另一边。
李承乾来到后院。
没走多久,便看见了李御,而李御也看见了他。
李御迈步走到李承乾身前,躬身施礼道:“末将拜见太子殿下。”
“免了免了。”
“跟我你客气个啥?”
李承乾笑呵呵的走上前去,绕着李御转了个圈道:“说真的,您这身体究竟是怎么练的?”
“能不能教教我,让我也练练?”
李御这家伙今年以有四十几岁。
然而身形依旧挺拔强壮,看起来威武无比。
李承乾也是发自肺腑的羡慕这样的身板,曾几何时也试图去练过。
可也不知道是系统的缘故,还是身体本身的问题。
即便他的力气已经大到可以与牛脚力,但他的体型依旧还是那种不胖不瘦的中等身形。
而听闻李承乾的话,李御先是愣了下。
随即,他笑道:“殿下莫要开玩笑,您当下这身材已经很好了,无需再练什么。”
“我这可不是跟你开玩笑。”
李承乾一本正经的说道:“我这是认真的。”
他的确是认真的。
而且他喜欢这幅身板的原因,也不仅仅是因为膀大腰圆在这时代是男子的标配,主要还是为了用。
毕竟他常年出征在外,很多时候后勤补给都跟不上。
若是没有一个好身板,那是真的扛不住。
尤其是这次去西突厥更让他对此深有体会。
张骁等人穿个小棉服就足够用了,可他却里三层外三层,穿的跟个狗熊一样。
他自己都觉得尴尬无比。
真的显得很弱。
而李御却不解风情,继续摇手说道:“末将要是真带您练了。”
“陛下非得带着龙武军那几个弄死我不可。”
说着,李御顿了顿。
他左右环顾,随即道:“太上皇现在就在前院,您没见到么?”
大安宫是李渊的地盘,而李承乾是李渊的孙子。
他想当然的以为,李承乾过来是来找李渊的。
“我当然见到了。”
“不过,我已经和皇爷爷聊完了。”
“过来后院是专门为了找你的。”
说着话,李承乾便将李渊给他的龙纹玉佩递给了李御道:“耨,皇爷爷让你跟我走一趟。”
“嗯?”
看着手中的玉佩,李御有些迷惑。
李渊早有命令,谁得了这个龙纹玉佩,谁就能调度他李渊的禁军包括李御本人。
而此刻李渊将这东西给李承乾,是何意思呢?
“你别多想。”
“皇爷爷可没有让你以后都跟着我。”
“就是这次我要去一个很难搞的地方,不带个能人办不了事儿。”
李承乾对李御如实说道:“但是我父皇诚心坑我,一个人都不给。”
“而仔细一想,我们大唐的军伍当中,只怕唯有你是不归我父皇调配,同时还能震慑住那些个家伙的人了。”
听见这话,李御也是有些无语。
当然,他的无语不仅仅是对李承乾,还有对李世民的。
李世民那都是多大的人了,怎么还跟孩子过不去?
甚至还搞什么坑孩子的这一套?
李御轻叹口气,随之将玉佩递给李承乾道:“让我去没问题,但是大安宫的安危……”
“这你放心。”
不等对方说出来,李承乾便开口道:“禁军我一个不带走,带您一个就够了。”
“而且您跟我走之后,我就让高至行与李崇义那两个过来接替您的岗位。”
听闻这话,李御方才放心下来。
他道:“何时出发?”
“三日后吧。”
李承乾道:“你好生准备一下,也安抚一下家里。”
李御也是个有家有业的人,出远门肯定要跟家里面打个招呼。
此刻,他也是朝着李承乾点了点头道:“三日后,我去东宫找您。”
“耨怕不累!”
说了句后,李承乾也是转身就走。
事儿都办成了,还留下来干嘛?
大安宫的晚饭又不好吃。
出了大安宫后,李承乾便叫来马车,直奔皇宫而去。
然而马车行驶到宫门口时,一个身影顺着车床闪了进来。
李承乾动也未动,甚至眼皮都没有抬一下,便轻言道:“你就不能走正门?”
回答她的是一道清冷的声音:“让人看见了,还不得说你私会外女?”
“什么叫私会?”
李承乾睁开眼,望着眼前的苑鸳道:“我们俩是光明正大的约会好吧?”
闻言,苑鸳的脸色一红。
她恼怒道:“谁跟你光明正大?”
“呦呦呦,还生气了。”
李承乾嘿嘿一笑,随即揉了揉下巴说:“不过说起来,你这家伙生气的时候还挺好看的。”
“油嘴滑舌。”
苑鸳撇了下嘴,别过头,懒得看他。
“什么叫油嘴滑舌?我这叫实话实说好吧?”
“本身就长得好看,难道还不让人说了?”
李承乾勾着嘴角贴近苑鸳道:“不过说起来,你这丫头准备什么时候给我做侧妃?再给我生个娃娃什么的?”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

此网站域名出售:点击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