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怒怼满场世家子(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李承乾一愣,向前望去,正看见卢婉洁在几个丫鬟的簇拥下站在不远处。
“放肆!”
卢青呵斥道:“你胆子也太大了,竟敢对大殿下这么说话,还不快跪地致歉?”
卢婉洁也是这时才想起,眼前这个谤佛的家伙是大皇子的事儿。
见她要行礼,李承乾急忙开口道:“婉洁姐姐不必多礼,我是来做客的,不是来捣乱的。”
“是小老儿管教不周,惊扰了大殿下。”
卢青弯腰拱手道:“等辩论会过后,臣定然狠狠教训她。”
“不必不必。”
李承乾笑道:“卢伯伯还是抓紧带我去辩论会吧,我也想看看这些年轻的士子们在辩论什么。”
“好,好,好。”
卢青这才带着李承乾继续前进。
时间不长,便听见前方传来激烈的争吵声。
卢青笑道:“今日辩论会的题目,是国内州县改革的问题,两方各执己见,吵得比较激烈,殿下不要见怪。”
李承乾垫着脚尖看向前方:“既然是辩论会,自然是要越吵越激烈的了。”
卢青含笑点头,回头便看见卢婉洁也走了过来。
卢婉洁是卢家长女,素有才名,今日辩论会自然是要过去看看的。
只是她在路过李承乾时,完全冷着一张脸,让李承乾有些不知所措。
自己不就是说了几句笑道论的事儿,她至于这样么?
李承乾翻了个白眼,随后对卢青道:“卢伯伯,如若有事你就先去忙,我自己过去看看。”
卢青点了点头道了句:“好。”
越往里走,就越是混乱。
像这种辩论会,一般来说都是寒门子弟站一边,世家子弟站一边。
围绕着题目各持己见而展开辩论。
李承乾步入会场当中,站在人群最后方静静聆听。
“现如今州县名称,上古时期便传下来了,如若更改地名合并州县,岂不是要引发不必要的麻烦?”
“而且朝廷为了优待功臣,许多人都在地方任职,如若地方州县被换,那岂不是寒了功臣的心?”
京城内最著名的士子白兰屏大声说着。
他是世家子,故而也是世家子一方的代表。
此言一出,顿时引来许多人的喝彩。
而喝彩的这些人都是世家子弟。
“现如今的州县数量比起前朝来说增长了一倍有余,如此繁杂的州县,如何管理?”
一位名曰吴桐的寒门子弟出口辩驳。
他的话一针见血。
这也正是州县过多所导致的弊端。
就算李承乾也想要给这家伙点赞。
“如何管理?”
“自然是要由官员去管理。”
“否则要我等儒生干嘛?”
“我等不就是为了考取功名,随后去管理地方,为国效力吗?”
白兰屏冷笑声道:“难不成,尔等不想为国效力?”
听闻这话,吴桐语塞。
读书不就是为了考取功名,不就是为了为国效力吗?
他说的似乎也没错。
刹那间,世家子弟一方的气焰高涨。
“考取功名不假,治理地方不假,为国效力也不假。”
“可如此庞大的官员群体,要让谁来养活呢?”
就在这时,一个稚嫩的声音响了起来。
众人不解,急忙回头望去,正看见一个八九岁大的孩子站在人群之后。
白兰屏满脸不屑道:“你个小孩子懂什么?”
“嘿嘿。”
李承乾笑了笑道:“我是不懂,但你也不懂,如若你懂,就回答我的问题。”
白兰屏迟疑一下:“供养官员,自然是国库出钱。”
“那我在问你,国库的钱因何而来?”
“当然是百姓上税所得。”
“百姓上税所得,说得好。”
李承乾背手向前走了几步:“那我且问你,三户养一卒,百户养一官,我大唐共有多少子民?”
白兰屏愣住了,因为这个问题,他真的不知道。
见状,李承乾忍不住冷笑。
连这种问题都不知道,他还好意思在这里大放厥词?
“既然你不知道,那我来告诉你。”
李承乾昂首道:“据前年统计,我大唐除去隐户和瞒报,共有三百八十五万户,我大唐常驻兵马三十万,边境兵马六十万,共计九十万人。”
“供养九十万兵马,每年消耗就要除去百姓税收二百七十万户,余下一百一十五万户。”
“如若按照你所说,全国各地官员和州县不允削减,你觉得,我们大唐国库能供养的起这么多地方官员吗?”
“这……”
“既然如此,不如裁军……”
他这纯属病急乱投医。
没话说了,生拉硬拽。
“裁军?”
李承乾用看傻子的眼神看着他:“你觉得百姓上税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安居乐业?你裁军还拿什么确保百姓安居乐业?”
“既然不能保证百姓安居乐业,你凭什么让百姓上税?”
“百姓上税,天经地义。”
卢婉洁忽然蹦出来说了一句:“如若不交,就是造反。”
“不可理喻。”
李承乾直接一句话就怼了回去:“百姓上税,国家保护百姓,这是相互依附。”
“百姓为水,国为舟,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这么肤浅的道理难道卢小姐您不懂吗?”
“我以前还以为你是个什么样的才女,今日看来,不过如此。”
不管卢婉洁是什么表情,李承乾继续道:“依我看来,最好将全国合并成大行政区,并且将州县进行削减,否则造成官多民少的局面就一切都晚了。”
“而且设立行政区的同时,也要设立巡查史,巡查史的主要作用便是监察地方政务,十年一轮换,互相监督,互相举报,如若发现贪污,严惩不贷。”
这番话,让在场众人瞠目结舌。
听懂了李承乾话的人,看着李承乾时,眼神炙热。
有听懂的,自然也就有没听懂的。
“疯了,疯了,这就是个疯子,快把他赶出去。”
“对,把他赶出去,一个黄口小儿竟然也敢大放厥词。”
看着这些要把自己赶出去的世家子弟,李承乾脸上挂笑,但却是嘲笑。
“不用赶,我自己走。”
李承乾一边转头,一边放声道:“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
……
李承乾是走了,殊不知后来在皇宫内,周公公也把这首诗读给了李世民听。
“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话无酒锄作田……”
李世民念叨着,不禁拍手叫绝。
“李承乾啊李承乾,你果真没让朕失望。”
见李世民那么高兴,周公公也跟着高兴。
周公公嘴角挂笑道:“陛下是没看见,殿下吟完诗走出去后,寒门子弟拍手叫绝,世家子弟气得脸都绿了。”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

此网站域名出售:点击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