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黄焖泥鳅不香吗(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听见李世民的咆哮,李承乾被吓得一屁股坐在泥坑里了。
这一下,那一口白牙也变成泥牙了。
见此情景,李世民气得胡子都直了。
就在不久之前,他还想着这家伙终于转性了,终于知道学好了。
可这会就过来跳泥坑了。
李世民指着李承乾吼道:“还不赶紧给朕上来!”
“我不上去!”
谁知李承乾又往更深处走了几步。
“你不上来我就拿你没办法了是吧?”
“你等着,别让朕抓住你。”
说着,李世民就要脱鞋下泥坑。
可是当他光着脚走几步后,他就后悔了。
自己如果跳下去了,岂不是也和这货一样了?
孩子跳泥坑或许没人说什么,可他就不一样了。
站在池塘边,李世民收住脚步:“那朕今天就等着你上来,等你上来,看朕不好好教训教训你。”
李承乾看了看四周。
这个池塘周围都是比较高的池埂,根本不是他这个身量能爬的上去的。
唯有李世民脚下哪里较矮,他也只能从哪爬上去。
权衡利弊之后,李承乾还是灰溜溜的朝着李世民走去。
见李承乾过来,李世民抬脚就要踹。
谁知李承乾跑的快,一下子躲开了,而且还对着老爹一龇牙,露出挂着泥土的小白牙。
不等李世民发作,李承乾便将手里面的竹篮往前一送:“父皇,儿臣这不是想给您补补身子才下泥坑捉泥鳅的么。”
“给朕补身子?”
“你还有这孝心呢?”
李世民冷哼一声,表示不屑。
“父皇您不知道,泥鳅可是非常补身体的食物。”
李承乾一本正经的解释道:“医术中就有记载,活体泥鳅可入药,性味甘,性平,具有补中益气,益胃暖脾,除湿祛黄等等许多好处呢。”
说完,他还不忘补充一句:“对了,如果母后时常食用泥鳅,胸闷的症状也可以减轻不少呢。”
“真有这么多好处?”
李世民对此深表怀疑。
李承乾道:“当然了,好处多得多呢。”
随即他咧嘴笑道:“而且味道还非常好,等会儿臣做了,父皇也跟着尝尝。”
“味道好?”
“这泥土里面长得东西能味道好?”
李世民满脸不屑。
“当然好吃了。”
“如果不好吃呢?”
“如果不好吃,父皇随便罚我。”
李承乾不以为意:“您瞧好就是了。”
随后看了眼程咬金道:“程伯伯,你这附近可有能做饭的地方?”
程咬金指了指不远处道:“那边有个庄子能起火。”
“好。”
李承乾一招手,便带着众人朝着庄子走去。
到了庄上之后,李承乾在一旁指挥,赵实亲自上阵,不一会泥鳅便做好了。
当满身泥巴的李承乾端着一大锅泥鳅上来时,李世民依旧是一脸嫌弃。
他年轻时常年领兵在外,没军粮时不是没吃过泥鳅。
这东西自带一股土腥味,如果不是饿急眼了,他连看都不会看的。
怎会相信这东西能好吃呢?
李世民完全是为了要揍李承乾一顿,让他以后知道不能跳泥坑这件事儿才试着伸出筷子尝了一口。
可这一尝不要紧,顿时就收不住了。
这也太好吃了吧?
泥鳅的肉质细嫩,刺也要比寻常的鱼少,只需要揪住尾巴一口就能将肉吃光。
见李世民一口一条泥鳅,李承乾嘿嘿笑道:“父皇,香吗?”
“嗯,真香……”
见李世民狼吞虎咽,程咬金也不客气了。
毕竟李承乾说了,这道菜是为了还他人情才做的。
李承乾长须了口气。
自己总算不用挨揍了。
最后他也一起过去,跟着李世民和程咬金一起抢泥鳅吃。
等到酒足饭饱之后,李承乾从小初子哪里接过食盒:“父皇,这里面还有许多泥鳅。”
“这道黄焖泥鳅的做法和配方我也记下来了,父皇带回去给母后也尝尝吧。”
“看在你这么有孝心的份上。”
“朕今日就不罚你了。”
呦……
如若不是您撑的肚子隆起那么高。
我还真就信了呢……
李承乾撇了撇嘴,随即道:“父皇,这道菜补气,真的对母后的病有利,您切莫忘了呀。”
李承乾可还记得,长孙皇后因为气疾早逝。
而他既然来到了这个世界,总得改变些什么吧?
嗯……
就从改变老妈病死,老爹吃丹药吃死开始。
一顿饭后,李承乾随着李世民一同回城。
在路上,李世民便开口道:“你知道朕为何过来吗?”
“难道不是来抓我的?”
李承乾满脸不解。
李世民抬手就给了李承乾一记板栗:“你觉得朕有那么闲吗?”
“朕是来通知你一下,过两日卢府有一场辩论会。”
“你不是说,不想背书了么?”
“所以你就过去听听,看看那些士子们如何学习的。”
李承乾捂着脑袋应道:“儿臣知道了。”
……
两日后,卢府。
范阳卢家乃是五姓七望当中文风最重的一个。
常年接济寒门子弟,受以钱粮,送其赶考。
这在外人看来是善人之举,但在聪明人看来,他们就是在以此来巩固家族地位。
毕竟寒门子弟如若高考及第,自然会报答卢家的知遇之恩。
这在这个时代是再寻常不过的事情,五姓七望以及许多世家几乎都会这么做。
而此时,几个寒门子弟正在卢府一边交谈着一边入府。
这时他们忽然看见卢家家主卢青从府内带着仆从走出来。
见状,几个寒门子弟以为卢青是专门出来迎接他们的,顿时弯腰施礼。
“拜见卢大人……”
谁知,卢青压根没搭理他们,跨步出了府门朝着一个雕花马车走去。
见状,几个寒门子弟悻悻然的对视一眼。
原来不是迎接自己的。
可来人究竟是谁,能让卢家家主亲自迎接?
几人好奇的张望。
这时便看见从马车内下来了一个八九岁大的孩童。
卢青见到这孩童直径弯腰施礼:“臣,卢青,拜见大殿下。”
李承乾下车后对着卢老爷拱了拱手道:“卢伯伯不必多礼,辩论会开始了吗?”
“还没有,等着大殿下呢。”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

此网站域名出售:点击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