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连宰相都敢打的女人(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啊?”
听见有人叫自己,程咬金狐疑扭头,正看见李承乾蹲在廊柱下。
“殿下,您这是……”
“快来快来。”
李承乾一边观望李世民的方向,一边对程咬金招手。
程咬金见没人注意到自己,身体往后一仰,轱辘到李承乾附近。
两人宛如做贼一样,蹲在角落。
李承乾指了指桌子问:“程伯伯,这菜好吃吗?”
“当然好吃。”
那葱爆羊肉还在口中回味呢。
只可惜每桌只给一盘,这哪里够他吃的?
此时听闻李承乾的话,程咬金挑眉道:“难道殿下也想请老程去你府上吃饭?”
“咱俩谁跟谁啊。”
“别说请您吃饭,就算我送你个厨子都行。”
“你认真的?没糊弄我?”
“你当我是你那么喜欢糊弄人?”
李承乾翻了个白眼,压低声音道:“不过嘛,得让程伯伯帮个忙。”
程咬金皱了皱眉:“殿下想让我帮什么忙?”
“附耳过来……”
听着李承乾的述说,程咬金脸上的表情十分精彩。
程咬金对着李承乾竖起大拇指:“不愧是殿下,真有你的。”
“那是。”
李承乾奸笑道:“那一会就看程伯伯的了。”
“包在老程身上。”
“但厨子这事儿殿下可别忘了。”
“放心吧,我忘不了。”
说完,李承乾便顺着角落,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他们的怪异举动,虽然能瞒得过满场大臣,但却瞒不过李世民的眼睛。
李世民心中奇怪,这俩活宝,商量啥呢?
看样子还商量的挺开心。
不过李世民没有当场发问,而是耐着性子,看这俩活宝能搞出什么事来。
只见这时,程咬金已经端着酒杯朝着房玄龄走去了。
也不知道程咬金说了什么,房玄龄也不知是喝多了还给气得,脸红脖子粗,吼道:“你才惧内,你们全家都惧内!”
惧内不惧内这个话题,从古到今都一直萦绕在男人的头上。
尤其是古代人,大男子主义横行,认为惧内就是十分丢脸的事情。
房玄龄惧内是出了名的。
大家见房玄龄这幅模样都笑了。
有人忍不住开口:“若说别人不惧内我信,可你房玄龄不惧,谁信啊。”
“就是。”
此言一出,满堂哄笑。
“我房某人行的端做得正,怎么会惧内?”
房玄龄酒劲上头,喋喋不休的开始吹牛皮说自己如何如何不怕老婆。
这话被李世民听见了可不得了。
李世民是个典型护犊子的人。
此时听见这话,已有几分醉意的他,一挥手就将伺候房玄龄的那个美婢赏给了他。
房玄龄懵了,满脸难色的看着李世民:“陛下,这不好吧……”
“怎么不好?”
李世民皱了皱眉:“难道,房爱卿有难处?”
刚才在众人面前牛皮都吹出去了,房玄龄怎敢说自家有个母老虎?
李世民只当他是害臊,就道:“既然没难处,那另外一个也赏你了。”
“啊?”
这一下,房玄龄傻眼了。
周遭大臣笑的前仰后合。
宴会结束之后,房玄龄看着左右两个姑娘,满脸愁容,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尉迟敬德正好走出来,见他窘态便开口道:“没事儿,就算你家娘子再凶,皇上赏赐的美婢,她还敢怎么着不成?”
闻言,房玄龄心里有底了,故而嘴上强硬道:“要不她还能怎么着?”
说完,房玄龄直接带着两个美婢走了。
只留下一个满脸懵的尉迟敬德。
程咬金与长孙无忌一同走出来:“长孙,你说老房他家的房盖今天能保得住吗?”
长孙无忌摇头而笑,道:“以这位房夫人的个性来说,应该保不住了。”
程咬金忍不住摇头叹息道:“看来以后还是要和大殿下好好相处才行。”
长孙无忌多聪明,听闻这话,皱了皱眉后问道:“这事儿是大殿下搞出来的?”
程咬金宛如看傻子一样的看着长孙无忌。
随即直接走了,走时还留下一句:“不得不说,你这外甥,像你。”
长孙无忌一愣,随即也笑了。
他程咬金的嘴里面能有什么好话?
李承乾能像自己什么?
也就是阴损呗。
这一夜,整个长安城宛如什么事儿都没发生一样。
但某房姓大臣的家里可闹翻天了。
房玄龄小心翼翼的将两个美婢领回家,还未等说什么,便被老婆卢氏劈头盖脸一顿痛骂。
“好你个姓房的,老娘尽心竭力的伺候你近二十年,你竟敢往家里带小?”
“老娘真是瞎了眼了,竟嫁你这么个东西。”
“赶紧滚,带着你的美婢滚出去。”
房玄龄被骂的没脾气,怯生生的回了一句:“这,这是皇上赏的。”
“皇上?”
“你还敢用皇上压我?”
不说这话还好,一说这话,卢氏直接抄起鸡毛掸子朝着两个美婢冲去。
两个姑娘最委屈了,见卢氏气势逼人,她们也只敢往房玄龄身后躲。
见两个姑娘可怜模样,也不知是男人占有欲在作祟,还是觉得这是皇上赏赐打不得。
房玄龄直接叫道:“悍妇,你够了。”
“你叫我什么?”
“悍妇?”
卢氏指着自己鼻子:“好你个房玄龄,你竟然说我是悍妇,我跟你拼了!”
话落,鸡毛掸子直接落在了这位房大人的脑袋上。
卢氏凶悍,一顿鸡毛掸子打的房玄龄满院子乱窜,周遭下人也只敢看着,不敢阻拦。
最后,房玄龄也只能将两个美婢送出府,避免被皇上责怪。
当李承乾听见下面人传来消息时,笑的满床乱滚。
“房玄龄啊房玄龄,你也有今天?”
“让你看着我挨揍不说话,我也让你体验一下挨揍的感觉。”
见自家小主子这幅乖张的模样,清瓷清荷相识苦笑。
在整个大唐,敢背地里暗算当权大臣的,也只有他李承乾了。
第二日早朝时,房玄龄顶着熊猫眼来上朝。
但这熊猫眼不是没睡觉困得,而是被卢氏打的。
见他模样,李世民皱眉问:“房大人,你这眼睛是怎么回事儿?”
还不是你害的?
房玄龄心中苦涩,但他却不能说出实情。
“回陛下,出门不小撞得。”
见他这副模样,周围那些大臣,想笑又不敢,憋得一个个脸都绿了。
程咬金最是不拘一格的哪一个,直接开口道:“陛下还不知道吧,昨日您赏赐房大人两个美婢,晚上便被房夫人一顿胖揍,故而今日才有这番模样。”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

此网站域名出售:点击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