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妖孽皇子(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全都会背了?
吹牛呢?
哪怕房玄龄自己都不敢说这些书自己都会背。
他一个年仅八岁的家伙,竟然说全都会背了?
字认全了吗?
看房玄龄的表情,李承乾耸了耸肩道:“如果不信,房先生尽管考我好了。”
见李承乾信誓旦旦的模样,房玄龄不屑一顾。
这家伙分明就是在诈自己呢。
自己多聪明,能上他的当?
房玄龄轻笑一下,道:“如若我考殿下,殿下不会怎么办?”
“如果我不会,自愿被先生打十个手板!”
李承乾自信满满。
背书?
自己怕过吗?
开玩笑。
哪怕作为一个理工男自己也不怕背书啊。
“好,既然如此,那我就考考殿下。”
房玄龄拿起论语。
“先等等!”
李承乾扬手。
“怎么,殿下反悔了?”
房玄龄放下书,笑着看着李承乾。
瞅那表情,就差没说,小样?怎么着?被我识破了吧?
李承乾不以为意,直接道:“我就想问,如果我赢了,先生怎么做?”
房玄龄是不信李承乾会背书的,故而轻笑下道:“如若殿下赢了,接下来两天,臣就不再来了,等下次臣来时,臣就教殿下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一言为定。”
李承乾立马坐好,道:“你问吧。”
房玄龄自信满满的拿起书本,翻了两页道:“那臣就先问殿下,为政篇……”
还不等房玄龄说完,李承乾便摇头晃脑道:“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共之,《诗》三百,一言以蔽之……”
房玄龄只问了一个为政篇,还没出问题,李承乾便直接将整个为政篇二十四项全背了出来。
房玄龄有些惊讶的看着李承乾。
难不成,他还真的都会背了?
不可能,不可能,绝不可能。
自己都不敢说能将论语全部背出来,他一个八岁的孩子怎么可能?
他肯定只背了论语的这一段。
房玄龄依旧不信邪一样的再次问:“季氏篇,第一条……”
“季氏将伐颛臾。冉有、季路见于孔子曰,季氏将有事于颛臾。”
“孔子曰,求!无乃尔是过与?夫颛臾,昔者先王以为东蒙主,且在邦域之中矣,是社稷之臣也。何以伐为?”
然后,李承乾又将整个季氏篇都背出来了。
这一下,房玄龄真的是惊了。
书都落在地上了。
这特么真是八岁的孩子?
八岁特么就能通背论语了?
别说是背了,他在想自己是多大年纪时才能将论语通篇读出来。
房玄龄吞了口唾沫,问道:“殿下……您可懂这上面的话都是什么意思?”
“当然懂了。”
李承乾从房玄龄手中接过书本,从季氏篇开始翻译成白话。
全程,房玄龄的嘴巴越长越大,越长越大。
尤其听见李承乾还能引用历史典故将其中缘由解释的一清二楚时,他是彻底服了。
到最后,李承乾随手将论语丢在一旁又翻了翻书堆里面的书,随口道:“这些书我早就看腻了,先生如若还给我弄来这些书的话,那我也只能说,先生,你真的太小瞧我了。”
李承乾的一番话,让房玄龄老脸通红。
本来他以为,李纲之所以走是因为李承乾顽劣不堪。
但如今看来,李纲那家伙是因为肚子里拿点墨水根本不够当李承乾老师,又怕名誉俱损,这才借引子跑路。
此时,房玄龄恨李纲恨得牙根痒痒。
李纲,你这个老匹夫,殿下是个天才你不早说?
低头看向李承乾,房玄龄满脸苦涩。
天爷呀……
你给我个劣等生我教的了。
你给我个天才让我怎么教?
这些书,连自己都不能说通篇翻译,但李承乾却能。
“房先生?”
李承乾挑眉看着房玄龄。
这家伙就跟当初李纲一样的表情。
李承乾心里偷笑,不过却也不想继续捉弄这个老头,毕竟他和李纲不一样。
李纲的成就除了对太子完成三杀之外,也没什么了。
而房老头可不一样,那是大唐一等一的功臣。
李承乾可不想把他也给打击的没自信了。
房玄龄尴尬的说道:“殿下天资聪颖,臣自叹弗如,既然殿下这些都会背了,那臣愿赌服输,先行一步。”
还不等李承乾说话呢,房玄龄便撒丫子跑路了。
李承乾刚想抬手叫住他,谁知他已经跑得无影无踪了。
他也是无奈摇头,看来这个世界上,已经没谁能当他的老师了。
想到此处,李承乾不由笑出声。
接下来的日子,自己应该怎么玩才好呢?
李承乾呼唤道:“清瓷姐,清荷姐!”
“奴婢在。”
清瓷清荷二人听见呼唤后,纷纷朝着这边走来。
看了眼两个小丫鬟,李承乾嘿嘿一笑道:“二位姐姐,走走走,陪我捶丸击球去。”
“啊?”
两人齐齐啊了一声,随后对视。
清瓷看向李承乾:“殿下,现在可是您的上课时间,您要是去捶丸击球,若是传到皇后或者皇上耳朵里,怕是要被罚的。”
“没事儿。”
李承乾大手一挥道:“看见了没,老师都走了,咱们玩咱们的,等他回来再说。”
说完,李承乾一手牵一个,拉着两个小丫鬟就朝着后院的空场跑去。
……
房玄龄从王府出来后,就直接来到皇宫御书房。
当李世民见到房玄龄时,满脸疑惑。
“房爱卿,今日你不是要为乾儿上课的么,怎么跑到朕这里来了?”
“臣来是有要事禀报。”
“是何要事?”
李世民放下奏折静静等待。
房玄龄总结了一下思路后,拱手道:“臣今日前来,就是要辞去皇子师长职位的。”
“什么?”
李世民拍案而起:“那混小子惹爱卿生气了?”
“并不是。”
房玄龄苦笑道:“臣才疏学浅,自知无法教导殿下,所以还请陛下另请高明。”
话落,房玄龄一躬到底。
他是诚心诚意的要请辞。
毕竟李承乾太妖孽了。
八岁就会解读论语背诵论语等一类书籍了,那以后还得了?
房玄龄可不敢教了,再教下去,怕是要自取其辱了。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

此网站域名出售:点击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