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陆夏的选择(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颜少再次睁开眼睛,第一感觉是浑身都痛,第二感觉是全身僵硬动弹不得。等他转动着眼珠子将周围的环境打量清楚之后,第三感觉也出来:那个碍眼的家伙为什么会躺在他旁边?<br /><br />而此时,比他早几分钟醒来的左君临也正一脸不悦的拿眼睛余光斜他。和他一样,左君临也是从头到脚不是绷带就是夹板,就连脖子也被死死的固定着,除了动眼珠子,两人现在啥也做不了。也亏得他们都包的跟木乃伊似的,还能一眼就认出对方。<br /><br />就在两人你瞪着我,我瞪着你,大半天之后,颜少终于蹦出一句话:“陆夏是我的。”<br /><br />左君临扑哧一声就笑了起来,笑着笑着就变成了痛苦地哀嚎,牵动伤处了。他忍着痛,让自己躺平,维持原样,讽刺说:“你今天还没吃药吧?”<br /><br />“哼,走着瞧。”颜少冷哼一声,眼珠子转到了另一边,却正好看到进门的颜老和郑老。“爷爷!郑老!”<br /><br />“你醒了?你们醒了?”颜老惊喜的走过来,看看这个,再看看那个,十分高兴。<br /><br />郑老也很惊喜,快速的过来帮两人简单的查看了一下,说:“你们两个命可真大!脖子都摔折了,居然还能活过来,真实奇迹!你们真大自己躺了多久吗?”<br /><br />颜老握着颜少的手,颤巍巍的说:“三个月!你们躺了整整三个月了!我和郑老都以为你们再也醒不过来了!没想到……”说着说着,颜老竟然老泪纵横。<br /><br />颜少也颇有点戚戚焉,回握着颜老的手说:“爷爷,我这不是醒了吗?”<br /><br />“对,醒了就好,醒了就好!”颜老很是激动。<br /><br />颜少又问:“爷爷,陆夏还好吧?还有二叔呢?他怎么样了?”<br /><br />“唉,”颜老长长的叹了口气,“你二叔,他死了。”<br /><br />“二叔……”颜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从小到大,他最崇拜的就是他二叔。在他心里,二叔是不可战胜的。怎么会?<br /><br />颜老也很伤怀,但是很快便转移了话题,“不过,陆夏很好,现在又回到学校读书去了。读大一。”<br /><br />“大一?她还能再笨一点吗?”颜少忍不住轻轻笑起来。当初他、陆夏、顾西南一起进大学念大一。事情接二连三的发生,书也没能好好念。后来陆夏一个人跑到资远市,据说念书去了,也是念的大一。现在所有的事情都结束了,她再次回到学校,居然还念大一!!她是准备把大一念到老不成?<br /><br />看到祖孙俩有说有笑,左君临下意识的将眼珠子转到了一边。颜少有爷爷,可是他的?从出生那一刻起就注定了一无所有。<br /><br />郑老将左君临的表情都看在眼里,疼惜的抚摸了一下他被包裹住的头,说:“小左,我给你当爷爷可好?”<br /><br />左君临一怔,看着郑老问:“真的?”<br /><br />“除非你不愿意。”郑老笑着说。其实当初陆苍死后,两人就一直携手打理四氏同盟,之后又共同经历生死,感情早就比嫡亲的祖孙俩还深厚了。<br /><br />左君临自然是十分愿意的。从小就被父亲丢在别墅里,一直是麻老在照顾他,麻老就是他的爷爷。郑老对他的关爱和照顾一点也不比麻老少,他也早就把郑老当成自己的爷爷了。<br /><br />这边认了爷爷,那边已经说到今后的打算了。<br /><br />颜少说:“爷爷,我准备出院后继续念书,跟陆夏一个班。”<br /><br />颜老点头答应:“好好,你好好养伤,爷爷会给你安排好的。”<br /><br />左君临听到颜少要跟陆夏一个班念书,眉头一皱,看着郑老说:“爷爷,我要当大学讲师,教陆夏他们班。”<br /><br />“这……”郑老有点为难,人家安源大学可是正紧的大学,讲师都是有资格证书的,哪儿是他说当就能当的?可是看着左君临的眼神,郑老还是咬牙答应下来,“好,爷爷给你安排。”大不了这张老脸不要了,去求求那个假道学的老小子。<br /><br />左君临笑着说:“我伤好了会第一时间去把需要的证都考了。”<br /><br />两个人醒来之后,又在医院里大眼瞪小眼的躺了两个多月才基本上好得差不多了。这期间,两人都默契的选择不让陆夏知道他们还活着。出院之后的两人都选在同一天出现在陆夏面前。<br /><br />当陆夏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们,两人都觉得,这半年的分离都值了。只是,到底谁在陆夏心里的分离更胜一筹?颜少不屑的睨了一眼左君临,还用问?虽然陆夏认识左君临在先,可是和他朝夕相处的时间却是左君临的几十倍!<br /><br />颜少再次成了陆夏的同班同学,左君临却变成了陆夏的高数课老师。因为两人都能活着回来,陆夏十分开心,对两人都是一样的赤诚。于是,当颜少和左君临同时邀约陆夏的时候,他们臆想中的二人约会通常都会变成四人聚会。颜少、左君临、陆夏、陆祈。<br /><br />陆夏一直以为颜少和左君临跟顾西南一样,都进了封印,早就已经心如死灰。所以,两人的突然回归,让她打心底里欢喜。自然而然的每一次聚会,她都很开心。平静的生活,情深意重的朋友,还有亲人在身边,一切对陆夏而言已经是最完美的结局。可是,其他三人的想法却完全不是这样。<br /><br />对于每次一的聚会,陆祈都很乐意跟去当观众。看着陆夏没心没肺的和颜少左君临谈笑风生,看着颜少和左君临明明恨不得痛扁对方,甚至把对方一脚踹出十万八千里,却还不得不在陆夏面前强颜欢笑,假装彼此关系很好的样子,陆祈就觉得比电影院上映的美国大片还好看。<br /><br />至于颜少和左君临,两人正如陆祈想的那样,都竭力在陆夏面前表现出最好的一面。实际上却很不待见彼此。可尽管如此,他们依然相安无事的过了好几年。直到陆夏大学毕业前夕,两人终于决定一决雌雄。<br /><br />临近毕业,原本写好的论文却被打了回来,所以陆夏这段时间一直在忙着重写论文,几乎天天都泡在图书馆。<br /><br />这日,她吃过晚饭,留下陆祈一个人在家,自己又去了图书馆。陆祈和她不同,陆的沦为一次就通过了,而且还受到了老师的好评。<br /><br />晚上八点多,她接到左君临的电话,因为在图书馆,所以她直接挂掉了,并回了一条短信,说再图书馆不方便接电话。可是左君临的电话却锲而不舍的打了过来。直到第五次的时候,她终于皱着眉头走到走廊上,接通了电话。<br /><br />电话里传来的并不是左君临的声音,而是一个年轻的女声。对方说她是医院的护士,电话的主人发生车祸,被送到他们医院正在抢救。因为伤者手机上的号码只有她一个人,所以他们才不停的给她打电话,希望马上赶去医院。<br /><br />陆夏接到电话,当即就吓傻了,飞奔着跑出图书馆,在学校门口拦了一辆的士,直奔医院。可是她刚刚坐上的士,电话又响了,这次是颜少。<br /><br />“颜少,你有什么事?我现在正要敢去医院呢,左君临出车祸了!”陆夏着急的说。<br /><br />电话那头传来颜少悲戚的声音:“夏夏,我要走了,想见你最后一面。”<br /><br />陆夏以为他开玩笑,不悦道:“你别闹了,左君临在市医院呢,你也过去吧。”<br /><br />“夏夏!”电话那头的声音突然也变得急切起来,“我不是跟你开玩笑的。你知道我为什么还能回来?当初我本来已经被封印带走了,可是我不想留下你孤零零的一个人,所以恳求火神帮忙,才求得了这四年和你相处的时光。我当初与生俱来的神火就是火神留下的。这次能够回来也是他压住住了神火。可是,四年时间到了,神火封印解除,我也要回到封印里去了。你能来见我最后一面吗?夏夏?”<br /><br />陆夏只觉得脑袋一懵,整个人都不好了!四年的时光?难道这一切都只是她在  ?现在梦醒了,所以颜少和左君临都要消失了?<br /><br />颜少,左君临,如果她只能去见一个人最后一面,她要去见谁?一个在市医院,一个在颜家,两个相反的方向。<br /><br />就在陆夏纠结的时候,电话第三次响起了。是陆祈。电话刚一接通,陆祈就惊喜的尖叫着:“夏夏,你快回家,三叔回来了!!!”<br /><br />“什么!?”陆夏一下就蹦了起来,脑袋直接就撞在了车顶上。<br /><br />是夜,左君临在医院的病床上呆坐到天明,颜少也在颜家枯坐一夜未曾合眼。<br /><br />而回到家发现被骗的陆夏,直追着陆祈蹂躏了半天,这才想起颜少和左君临来。等她再要出门的时候,突然顿悟了!这两人该不是都跟祈儿一样,在骗她吧?<br /><br />她回过头盯着陆祈看了半天,陆祈冲她点点头,她便明白了。真亏的他们合力演这么一出戏。尤其是颜少,居然一口气说那么多话,真是难得。<br /><br />“你想好选谁了没?”陆祈八卦兮兮的凑上去问。反正她觉得那两人都挺幼稚的,不过都很喜欢陆夏,选谁都不错。<br /><br />陆夏冷哼一声,道:“我选三叔!”<br /><br />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