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4章 不会太远(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反应最快的是长史,拱手回道:“是,属下遵命。”

    见他开口,其他人也应了声:“遵王爷命。”

    昭王放松下来:“接下来还要辛苦你们,天色不早,都去休息吧。”

    等部下都退出去,昭王又招手把他们叫到床边来。

    “小二,你知道为父的意思吗?”

    燕凌诚挚地回道:“您把大军交我,我一定拿下江北来见您。”

    昭王摇头:“不止眼前,以后也要倚仗于你。”

    燕凌不解:“您这话……”

    昭王摊开与他细说:“你兄长生来体弱,于武事并不精通。我担心他日后被人湖弄,所以你得帮他守好了。”

    燕凌哦了一声,回道:“自然如此。”

    昭王见他如此,不由说道:“你是个内心赤诚的孩子,为父……对不起你。”

    燕凌疑惑:“父亲何出此言?您处处为我着想,甚至不惜性命,生恩养恩都重于泰山,该我愧疚才是。”

    昭王笑笑,没有多说什么,转向徐吟:“你也是个好孩子,此番千辛万苦前来救援,这份心为父记住了。”

    徐吟回道:“父亲言重了。”

    说了这许多话,昭王露出些许倦色,道:“行了,你们都去休息吧。在山中困了那么久,也该收拾收拾了。来日方长,有你们尽孝心的时候。”

    “是,您好好歇着。”

    两人出了帐篷,徐吟问:“你还有事吗?”

    燕凌摇头:“要务都处理了,剩下的事不紧急,回去睡吧。”

    这一天生的事太多,还经历了死里逃生,两人都累得不行,理完内务就睡了。

    等徐吟醒来,天光大亮,身边已经空了。

    她爬起来坐了一会儿,才唤道:“来人。”

    小桑很快进来了:“小姐,你醒了。”

    徐吟木木地点头:“二公子呢?去理事了吗?”

    “嗯,在中军大帐。”小桑提了水进来,服侍她洗漱。

    徐吟瞥到她缠了布条的手腕,说:“你伤到了?怎么不歇着?”

    小桑露出个傻笑:“就一道小口子,已经擦了药了。”

    “那也歇着,我也不是非要人伺候不可。”

    “小姐……”

    徐吟摆摆手,就这么决定了,然后去看昭王。

    昭王的情况不错,正在听长随给他念书,见了她笑问:“用过饭了吗?”

    “用过了。”徐吟答毕,问了一番伤情,说道,“阿凌要我守在这里,父亲,您不会嫌我碍事吧?”

    “呃……”其实昭王有一点嫌,公公和儿媳总是不太方便,可燕凌已经放了话,他拒绝也没有用。

    看他无可奈何的样子,徐吟假作不知,叫人搬了张书桉进来:“我在这看书,父亲想做就做什么,只当我不存在好了。”

    昭王还能说什么?只能干笑着认了。

    不过,对于一个忙惯了的人来说,乍然闲下来实在太无聊了。昭王躺了一会儿,书就听腻了,看到徐吟停停写写,显然不是在看书,便问:“你在做什么?”

    徐吟回道:“在给母亲写信。”先前出来得急,只能让燕承回去湖弄一下,现在昭王伤成这样,她近期不可能回去了,怎么也要交待一声。

    “呃……”

    徐吟扬了扬眉:“父亲有什么要交待的吗?您现在不方便,我给您代笔。”

    昭王心虚:“也没什么可说的……”

    徐吟盯着他看了两眼,道:“父亲是怕挨骂吗?”

    昭王义正辞严:“瞎说什么?为父怎么会挨骂?你母亲又不是母老虎。”

    “哦,是我妄加揣测,儿媳逾越了。”徐吟道完歉,继续写信。

    昭王看她写了两行,又忍不住:“咳,你在信中……怎么说为父的事?”

    “就如实说呀!”徐吟一脸纯良地看着他。

    昭王道:“……你别太实在了,你母亲远在京城,有些事她知道了白白担心。”

    “哦。”徐吟点点头,“父亲要我把您的伤势写得轻一些吗?”

    “带过,带过就好了。”昭王忙道,“战场上受伤是常事,不必着重去说。”

    徐吟心领神会:“父亲说的有道理,母亲又来不了,若是忧思过重,伤了心神可怎么好?”

    “对对对,就是这个意思!”

    中午,燕凌过来看到的便是两人说说笑笑的情形。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

此网站域名出售:点击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