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6章 话要说出来(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来,喝点汤。”

    山洞里,燕凌殷勤地端了汤来。

    不等徐吟问,他已经解释了:“兔子是白天打的,熬了一天呢,肯定好吃。”

    徐吟关注的当然不是这个,她问:“你们还能打得到猎物?有别的吃的吗?”

    “运气好,出去探路的时候捡到一只。”燕凌坐到她旁边,带着几分得意说道,“你闻闻,有没有别的味道。”

    徐吟嗅了嗅,肉汤的香气太霸道,根本闻不到别的。她转过头,瞧见有人推出大锅来,里面冒着腾腾的热气。

    “来来来,吃饭了!”拿着大汤勺的军士吆喝着。

    徐吟看到他盛出来的东西,惊了:“这是粥?哪来的米?”

    燕凌是追击途中被困住的,军士们身边大多只有干粮,便是有米,也支撑不到现在。

    “嘿嘿。”燕凌卖了个关子,“你喝完汤我带你去看。”

    这人!徐吟给了他一个白眼,低头慢慢把汤喝了。

    燕凌摸了摸她的手,感觉到了热度,这才拉着她起身:“来。”

    这个山洞很深,燕凌带着她一路走进去。靠在边上休息的军士纷纷向他们施礼,他摆摆手,示意他们不必理会。

    再往里去,人少了,马多了。这些马嘴上带了笼套,只有进食的时候才会放开。徐吟若有所思:“怪不得他们找不到你的行踪,马都藏在这儿了。”

    一直走到深处,逐渐有了不同寻常的痕迹。比如墙上的火把插槽,地上的石凳石桌。

    “这里有人住过?”

    话说完,她看到了一面烂掉的义字旗。

    燕凌答道:“此地应该是山贼存粮之处。我打听过,飞龙山原先有不少山贼出没,后来被江北军剿了。”

    徐吟不由感叹:“你们运气真不错,早知道我就不来了。”

    燕凌也觉得:“退路被断,我本打算趁乱杀出重围。谁知道现了这里,想了想,索性留下来了。”

    有这么多粮,藏几个月不成问题。

    看完粮草,两人回去,路上互相瞟着对方,却不说话。

    到了僻静处,燕凌先忍不住了:“父亲就没让你带话来?”

    徐吟反问:“你是不是另有计划?”

    燕凌摸了摸鼻子,干笑。

    徐吟气不打一处来,甩手翻脸:“你做事之前能不能想一想,会有人担心你的安危?好歹给个信行吗?我不相信柴七传不出消息去。”

    燕凌低声下气:“我……我以为战报不会说那么清楚。”

    徐吟不想跟他说话,管自己走路。

    “阿吟……”燕凌跟在她后面,极力解释,“是我不对,当时确实没多想。后来想到已经来不及了,再叫柴七去传信,路上可能会被现……”

    “我错了,下次再也不会了。”

    “你理解我一下,光棍当习惯了,一时没想到嘛!”

    “夫人?娘子?”

    徐吟本就不是个气性大的,他这样围着乱叫一通,最终把她弄笑了。

    “你还想有下次呢?”

    燕凌忙回道:“不敢不敢。就这一回,以后我一定记住。”

    停顿了一下,他问:“母亲不知道吧?”

    徐吟横了他一眼,回答:“不知道,我请大哥代为周全,编个理由说我出门了。”

    燕凌笑起来:“就是说嘛!以前有这样的消息,都会瞒着母亲的……”他越说声音越小。

    这种军机要务,本来就不会告诉女眷,谁叫徐吟管着军务,战报不可能漏掉她。

    “你是不是嫌我麻烦?父亲和大哥知道就没事,偏我知道闹出事来。”

    “当然不会了。”燕凌打死都不承认,“他们俩那是心思糙,跟你怎么一样?”

    他停顿了一下,露出傻乎乎的笑:“你不知道,现你来了我有多开心,原来我在你心里还是挺重要的。”

    听这话,徐吟不禁嗔道:“说什么呢?你在我心里什么时候不重要了?”

    “不是这个意思……”燕凌急忙打了下嘴,“怪我不会说话。”

    “哎……”徐吟又好气又好笑,想了想,觉得有些话还是得明明白白说出口,“以前,我心里有很多事,所以总顾不上你。但我知道你对我好,若是真的对你无意,我不会接受的,你明白吗?”

    燕凌点头:“我知道。”

    徐三小姐难道还缺仰慕的人吗?可除了他,她接受过谁的心意?

    不过,有些事心里知道,跟说出来是不一样的。燕凌听着这些话,心花朵朵开,简直乐得找不着北。

    徐吟千里迢迢赶过来,不介意让他更开心一些。

    “你对我很重要,从以前到现在,每一个时刻都很重要。我有必须要做的事,那是责任和心愿。我要让父亲活下来,让姐姐得到幸福,让那些跟着我的人得以善终。但是,当我做完这些,你就是我最重要的事。我希望你平平安安的,开开心心的,希望我们能白头到老。”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

此网站域名出售:点击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