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太凶了(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笔下中文网 www.xbxzw.com,最快更新藏珠最新章节!

“啊!”德惠翁主一声尖叫,手里的人头丢了出去,而自己扑跌在地。

可就算这样,满手的鲜血仍然擦不干净。

德惠翁主不是没杀过人,老凉王的后宫可不是善地,勾心斗角、栽赃陷害,二十多年下来,她手里的人命何止一两条。

可那些都是阴私手段,从来没有这样血淋淋、皮肉分离的,摆在她面前。

尤其那个还是她的靠山,后半辈子荣华富贵的指望。

呆怔了片刻,德惠翁主终于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大王……这怎么可能……”

她霍然转身四顾,但见宴席分列左右,各州使者坐得整整齐齐,仿佛什么事也没有发生,坐在主位上的本该就是那个小丫头。

德惠翁主回身再看,主位两侧,凉王侍卫们按刀而立,同样端正肃容,一如往常。

可这是不正常的!凉王的侍卫怎么可能任凭那丫头坐在主位上!

“杜鸣!”她指着侍卫首领,眼睛仿佛喷着火,“你背叛了大王!”

如若不然,这个姓徐的丫头怎么可能杀得了人!

侍卫首领看了她一眼,低下头没说话。

主位上,徐吟接过婢女递来的湿帕,慢慢擦去手上的血迹,笑道:“别误会,杜将军没背叛你们姐弟,是吴子敬伏诛后,他失了主公,才投效于我的。”

说起来,还要感谢田志的情报,为了讨好她以获得蛊虫解药,他把吴子敬身边的人抖了个一干二净。

吴子敬身边有三个重要的人。第一个便是德惠翁主,没有她吴子敬就进不了大凉。第二个则是杜鸣。他是吴子敬的亲兵将领,曾在军中任职,因被上锋诬陷而逃亡。

这经历听起来和吴子敬一样,不同的是,吴子敬是争权失败导致的,恶事也真真切切干过,入罪虽是诬陷但并不冤枉。杜鸣却是妻子被人觊觎才引来的大祸,自己并未做过不法之事。

因着一样的经历,吴子敬招揽了杜鸣。但他这个人多疑,不信任任何人,两人情谊有限。杜鸣也是无处可去,才在他身边呆着。

当徐吟问他想不想回归中原的时候,杜鸣犹豫了。

徐吟就道:“杜将军,你若一辈子不回中原,或者继续维护吴子敬为恶,那早年的罪名就无法洗清了。想必当年诬陷你的上锋会高兴得睡不着觉吧。看,就说这个家伙有问题,如今果然成了乱臣贼子。”

听得这话,杜鸣的手抖了起来。自从入了大凉,吴子敬总以为两人经历相似,与他说些怨恨报复的话,但杜鸣心里根本不是那么想的。

他不想夺什么王位,创什么基业,也不想杀回中原,报复当年那些人。这么做的话,岂不是正好验证了上锋的诬陷?

他想洗清罪名,堂堂正正回到家乡,叫那些人知道,他没有干过恶事。但是有什么办法呢?没有人帮他,他无能为力。

这么多年了,他原以为自己会继续浑浑噩噩地打打杀杀,过完这一生,没料到却从别人口中听到这么一番话。

“你如何帮我?”他哑声问。

徐吟笑了。她总觉得杜鸣这个名字熟悉,后来才想起,他前世又投到了东江。可惜,东江王仍然负了他,叫他死在了那里。

这次算他运气好,遇到了就帮一把好了。

“这事对吴子敬来说很难,对我父亲可不算难。今日吴子敬身死,你平叛有功。待时机成熟,再站到世人面前,便可以调出卷宗,重新审理。我父亲虽然只是一个刺史,但他的名声人所共知,你可以考虑一下,要不要相信他。”

杜鸣目光微动。南源刺史徐焕,可不是什么无名小卒,看看这些人,都盼着南源挑头对抗吴子敬,就知道他的声望如何。

如果是他的话,还真有可能……

杜鸣终究被说服了。

倘若吴子敬不死,看在收留之恩的份上,他多半不会叛变。但是吴子敬死了,情分又没到那份上,徐吟答应替他平反,杜鸣实在没理由不答应——他不是甘心当叛将的,一直想着回归中原。

但是,这里头的来龙去脉,德惠翁主并不想了解,也不根本不相信。

如果杜鸣没背叛,凭这丫头怎么可能杀得了人?

可徐吟并不想和她讨论这个问题。吴子敬已死,再把德惠翁主料理了,大凉再无可惧。

她摆了摆手,以一种随意的语气说:“首恶吴子敬已经伏诛,德惠翁主,你认不认罪?”

后半生的荣华富贵就这么碎了,德惠翁主此刻恨她入骨,反而没那么怕了,冷声回道:“我何罪之有?”

徐吟说:“你身为凉王嫔妃,却引狼入室,助他人夺取大凉王位,这是违抗高祖旨意。大凉王族几乎被你们姐弟屠戮殆尽,这滥杀的罪名,你也逃不掉吧?”

德惠翁主冷哼一声,不屑至极:“成王败寇,如是而已。何况,也轮不到你来审判我,你父亲区区一个刺史,哪来的资格管大凉的事。”

徐吟笑了:“你们若是不出大凉,我们自然管不着,可谁叫你们非要夺雍城呢?别忘了,先帝的勤王令。”

德惠翁主怔了一下,这才想起来。

勤王令!二十年前,绿林军闹事,险些占了京城,先帝为此发出勤王令,命各地募兵勤王。从那以后,地方拥兵自重,朝廷就不大辖制得住了。

——这些都是旧事,总而言之,勤王令上清清楚楚地写着,贼匪为祸,各州府可自行剿灭。他们无故出兵占了雍城,那就是贼匪,清剿了理所应当。

徐吟已经不想和她说了,转头吩咐:“吴氏戕害大凉王族,引贼兵攻占雍城,其罪当诛,杀!”

德惠翁主没料到她说杀就杀,眼见杜鸣应声是,走到自己面前,不由往后挪退而去,口中叫道:“杜鸣!你既然没有背叛大王,何以对本宫举刀?”

杜鸣淡淡道:“翁主想多了,大王于我还有收留之情,你与我有何关联?”

德惠翁主大惊:“你、你不能……啊!”

惨叫声过后,又一颗新鲜的人头放在了案上。

殿内鸦雀无声。

吴子敬已死,德惠翁主被骗杀,此次危机迎刃而解,他们再不用担心被胁迫。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

此网站域名出售:点击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