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人头(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笔下中文网 www.xbxzw.com,最快更新藏珠最新章节!

夜静人定,德惠翁主暂居的府邸内,灯火渐次熄灭。

德惠翁主坐在镜前,由侍婢拆解头发。

“什么时辰了?”她问了一句。

侍立在旁的陈嬷嬷回道:“翁主,过会儿就二更了。”

德惠翁主点点头,看着镜中逐渐洗尽铅华的自己,怜惜地摸了摸略显疲态的脸庞。

时光真是最残酷的东西,还记得当初嫁到大凉,这张脸娇嫩的跟朵花儿一样。二十来年过去,这朵花儿不可避免地枯了,白日上了妆还罢,夜晚妆一卸,老态尽显。

她不由想起昨日见的那个小姑娘,那样的青春明媚,真叫人又羡又妒。

不过,这又怎么样呢?她以为对着自己张牙舞爪,大王非但半点不计较,还向她赔礼,就真是纵容她吗?只要南源一握在手中,她也不过是任人赏玩的东西罢了。

德惠翁主轻蔑一笑,说道:“大王的宴会该结束了吧?也不知道情况如何。”

陈嬷嬷笑道:“大王敬重翁主,倘若有事,定会召翁主前去商议,既然没有,那就是没事。”

这话说到德惠翁主心里,笑着点了点头。

她不是个好命的女人,但从来都能把握住最好的机会。

就像当初,因为庶出,家里要将她嫁给鳏夫,她当机立断趁着凉王入京觐见的时候,攀附上去,成了藩王的嫔妃。虽然大凉偏远,可好歹过上了养尊处优的日子。

可惜,老凉王的后宫并不平静,她始终没能生出一儿半女。

眼见凉王日老,他的儿子却深恨自己,她越想越怕,干脆勾结兄弟,夺了王位。

这步棋走得对极了。

瞧瞧现在,那些跟她争宠的女人死了个干净,只有她,深得新凉王的信重,俨然大凉第二号人物。

就算新凉王立了妃也无妨,那些天真不知世事的小姑娘,还想在她手里翻出花来?等她们中间哪个生了儿子,跟凉王说一声,抱过来养就是,她仍是大凉最尊贵的女人。

种种念头,在脑海里一一滑过,德惠翁主露出微笑。

委实没有必要跟那小丫头争一时之气。

外头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人还没到,声音已经传过来了。

“翁主!翁主!大王有请。”

德惠翁主很是意外,跟陈嬷嬷对了个眼,吩咐:“你去问问。”

“是。”陈嬷嬷匆匆去了。

不过须臾,她就回来了,禀道:“翁主,大王急召,有事请您去商议。”

看陈嬷嬷神色肃然,德惠翁主不由提起心来:“怎么?宴会出事了?”

陈嬷嬷面露为难,不知道该怎么说。

“快说!”德惠翁主却没耐心了。

陈嬷嬷只得一五一十禀报:“那位徐三小姐带去了婚书,当着众使者的面,请大王签字。”

“什么?”德惠翁主猛地站起来。

当众立婚书,那就是正妃而不是侧妃了!

她不由冷笑起来:“怪道那天要翻脸,原来瞧不上侧妃之位,觉得本宫看低了她!乳臭未干的小丫头,野心倒是不小!”

陈嬷嬷忙道:“翁主莫气,大王请翁主入宫,那就是还有商议的余地。”

德惠翁主摆摆手:“大王的性子,本宫清楚得很!他若不愿意,直接就拒了。这会儿请本宫过去,分明心里已经同意了。”

陈嬷嬷一呆:“这……”

“无妨。”德惠翁主坐下,示意婢女重新给她上妆,“同样是正妃,也有不同的当法。先进宫再说。”

发髻重新挽起,衣裳再次穿好。时间太过紧迫,妆容只粗粗描绘了一下。德惠翁主吩咐:“备车。”

马车很快到了行宫前,见是德惠翁主,侍卫并未细查,挥手放行。

德惠翁主撩起车窗的帘子,看到远远近近站了一排又一排的侍卫,眉头蹙紧,问道:“你觉不觉得有点奇怪?行宫里戒备怎的如此森严?而且也没听到乐声。宴会应该还没结束吧?”

陈嬷嬷回道:“今日举宴,戒备森严倒是正常。没有乐声,或许就是因为出了这事,大王没有心思饮宴了吧?”

德惠翁主点点头。这么说倒也合理,只是她心口“扑通扑通”跳个不停,总有不好的预感。

马车很快到了殿前,有侍者上前迎接。

德惠翁主下了马车,见对方战战兢兢的样子,不由皱了皱眉。

“你这么害怕作甚?”

那侍者急忙请罪,结结巴巴地道:“方才……杀人了,小的……”

杀人了?德惠翁主的目光扫过殿旁闲置的囚车,明白过来。

是大王杀了那个文毅吧?那个嘴硬的老头,早就该杀了!

德惠翁主瞥过去,呵斥:“这么点小事,也吓成这样,如何在大王面前伺候?”

侍者深深低下头去,两股战战,半句话也不敢说。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

此网站域名出售:点击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