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囚车(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笔下中文网 www.xbxzw.com,最快更新藏珠最新章节!

徐吟的座位,就在左边第一个。

燕凌一看,眉头皱了起来。

这安排,是把她架在火上烤啊!刚刚才说了那么一番话,如今又坐了最重要的宾位,岂不是让人以为,她已经和吴子敬勾结起来了?

果不其然,各州的使者们一看,纷纷露出微妙之色。

更甚者,还有人来打招呼:“徐三小姐,在下岳仲,忝居兴通司马,久仰大名。”

徐吟点了点头,不甚热络:“岳司马,幸会。”

这位岳司马一点不在意,关切地问起徐焕的病情,热情地问候了一通,末了道:“日后还请徐三小姐多多关照。”

他一走,燕凌冷笑:“看来兴通早早决定降了,以为你深受信重,提前来打好关系。”

徐吟笑笑:“这不是挺好的?大家都以为是,那我们就能离得近些,这样才有机会。”

燕凌皱起眉头:“你还笑得出来?这话传出去,你的名声还要吗?”

徐吟接得飞快:“所以你一定要成功啊!只要你成功,今天的事都不算事。”

这倒也是。

燕凌盯着主位,盘算起来。

燃灯会那天,是不是也是这样的座次安排?是的话,那他可以……

会场角落,有人盯着这边叹了口气。

“看样子,南源已经决定降了,真是没想到。”

“是啊!”另一个附和,“来之前,还把希望放在徐家身上,万万没想到……”

他想想不忿,话里也就露出几分怨气来:“徐焕后继无人啊!如今病倒,竟只能任由这么个小丫头胡来。她知道这么做会毁了父亲的一世英名吗?”

前一个使者倒是替徐吟说了句话:“也怪不得她。徐家根基浅,徐焕一病,连个主事的人都没有。听说先前还出了叛徒,徐焕看好的女婿与外人勾结,险些把南源卖了。她一个小姑娘能怎么办?怕也是手足无措。”

另一人却不买账:“可她这样向吴子敬讨好卖乖,哪里还有半点气节?文毅真是没骂错,当真无知无耻!”

“现在说这些已经没用了。南源这一降,我们能选择的余地就小了……”

没有南源打头,他们想抵抗吴子敬,几乎是不可能的。

想到这一点,两人都沉默下来。

外头响起鼓声,随后,吴子敬进来了。

侍从们纷纷跪下:“拜见大王。”

使者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不想归顺的自然不愿意下拜,而那些早就归顺的,却又怕拜得太早,显得难看。

这时,一个清悦的女声响起:“小女拜见凉王,祝凉王福寿安康。”

众人顺着声音看过去,娇柔美貌的少女盈盈下拜,给足了脸面。

吴子敬哈哈笑起来,美人儿臣服,自然是一件喜事,这个美人儿还代表着一方势力,就更美妙了。

“徐三小姐快请起。”隔得远,他只能虚虚一扶,脸上全是笑意,“今日只是私宴,不用这么多礼。”

别的使者一看,都有人先出头了,还等什么?也都纷纷下拜:“拜见凉王。”

吴子敬志得意满,伸手道:“都起来吧,都说了不用多礼,还这么客气。”

那些已经归顺的使者,眼见被徐吟抢了首拜之功,迫不及待地奉承:“凉王说哪里话?您屈尊接见我等,我等岂敢有丝毫不敬?”

“是啊,仅仅只是下拜,这礼数已经够寒酸了。”

“以大王之威,三跪也是受得的。”

一句句恭维的话,不要钱似的说出来,捧得吴子敬高高兴兴的,于是现场谈笑风生,一片欣悦。

角落里,不甘臣服的使者唉声叹气,感叹世风日下。

“便是要投诚,这样也太难看了吧!”

“是啊!瞧他们的嘴脸,还没归附,先忙着阿谀奉承了。”

“谁说不是……”

他们齐齐把目光投向左边第一个位置,少女神情认真地品尝佳肴,时不时和身后的护卫讨论几句,仿佛真的只是赴宴来的。

可眼前这一切,分明就是由她那一拜开始的。

酒至半酣,吴子敬已经有了微微的醉意,跟侍者说了几句,开口道:“对了,今日有个特别节目,没给诸位看呢!”

他挥挥手,歌舞退了下去,殿内安静下来。

众人纷纷搁下酒杯,认真听他说。

吴子敬扫过场下诸人,说道:“孤王坐镇凉都,眼见雍城兵匪作乱,不忍百姓受苦,这才派出精兵,平乱剿匪。没想到有的人看不清形势,诬蔑孤王是乱臣贼子,真是岂有此理!”

听到这里,众人面露了然。这是在说文毅吧?只是,好端端提他做什么?

吴子敬继续说下去:“孤王不在意名声,但被他这么一说,万一有人听信,鼓动旁人来讨伐孤王,岂不是叫百姓遭殃?孤王思前想后,此事决不可轻纵,今日正好请诸位做个见证。”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

此网站域名出售:点击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