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无耻之尤(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笔下中文网 www.xbxzw.com,最快更新藏珠最新章节!

雍城长史文毅!

两人眼中出现了然之色。

雍城向来势力混乱,刺史几乎一年一换,这位文长史倒是棵长青树,可他是个老实人,只会干实务,根本掌控不住雍城的局势。

等到吴子敬杀过来,就这么沦为了阶下囚。

文毅骂了一通,看到赴宴来的众人,竟又调转枪头。

“你们这些人也好不到哪里去!吴子敬让你们来,你们就毕恭毕敬地来。呸!他是乱臣贼子,你们就是谄媚小人!奴颜婢膝,趋炎附势,无知无耻!”

来赴宴的都是各州府的使者,他们接到请帖,担心自家也步了雍城的后尘,只得战战兢兢来赴宴,心里对吴子敬又怕又恨。知道文毅的经历,他们心中同情居多,被骂两句,也都没回嘴。

然而文毅不知道是不是受激过度,骂个没完。

“他一个逆臣,说召就把你们召来了,你们眼里还有没有朝廷?当着朝廷的官,听吴子敬的调遣,你们羞也不羞?你们这些势利小人,寡廉鲜耻,背信弃义,猪狗不如!”

这骂得就有点过分了,有人没忍住,说道:“文长史,你做你的忠臣义士,与我们何干?怎么就猪狗不如了?”

有人搭腔,文毅更怒,口中喷出血沫:“你站在这里,就是猪狗不如!”

这人不乐意了,回道:“说得倒是轻巧,那你把雍城守住了,别让人打下来啊!”

这句话实在有点狠,一句扎在文毅痛处,他几乎要瞪出血来。伸手指着对方,手中索链发出“哗哗”的声响:“你……”

反正都说了,那人索性放开了:“我们这样,还不是为百姓着想?你以为打仗是什么好事吗?打一回死多少人!你自己无能,守不住雍城,拿百姓的命不当回事,还有脸说我们……”

眼见文毅要气吐血,徐吟出声:“这位大人,别说了。”

徐三小姐替父赴会的事,别的使者也都听说了,此时见了她,立时认出来。南源实力拔尖,此人倒是愿意给面子,向这边拱了拱手,就闭嘴了。

偏偏文毅七窍生烟,还不肯收住:“哟,居然还有女人。怎么的,跪下来求吴子敬不够,还送女人来讨好?真是不要脸!”

徐吟一来就大闹选妃宴的事,已是无人不知。对徐三小姐的胆色,使者们还是服气的。父亲卧病,她一个弱女子胆敢前来赴会,已经勇气过人了,面对吴子敬,竟还敢掀桌子,这可是他们都做不到的。

本就处境相似,这会儿听文毅这样骂,那人忍不住道:“文长史,这是南源徐刺史的千金,徐三小姐。徐刺史卧病,她替父赴会来的,你不要污蔑……”

哪知他话还没说完,徐吟突然截断了:“不要脸?哪里不要脸了?凉王勇武过人,不但一统大凉,还轻轻松松打下了雍城,小女敬佩仰慕,有什么不对吗?”

那人替她辩解到一半,冷不丁听到这话,不禁愕然。

她在说什么?

徐吟微微昂起下巴,漂亮的脸蛋上都是骄纵之色,看着文毅:“文长史是吗?雍城也算是个大城了,在你手里坚持了几天?你打不过凉王,在这叽叽歪歪有什么用?”

文毅气得火冒三丈,颤抖地指着她:“你、你怎能说出这般无耻的话?原以为徐焕也是正人君子,没想到竟生出你这样的女儿来!南源强盛,你不想着挑头对抗吴子敬,居然还率先贴上去,真是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徐吟冷笑:“让我们南源挑头?你这老头安的什么心?雍城都被打得稀碎了,想叫我们南源也步你们的后尘吗?归顺凉王有什么不好?大凉兵力强盛,凉王骁勇善战,英雄盖世,有他庇护,百姓可以安居乐业,我们不用打仗,岂不是好?”

这话不止把文毅气坏了,其他来行宫赴宴的使者,也是惊住了。

什么情况?先前听说徐三小姐当着吴子敬的面,大骂了一顿,还以为是个有骨气的,没想到竟说出这种话来。

众人看着徐吟的目光,变得诡异起来。

所以南源已经决定降了吗?这可不符合徐焕的性格。

看来徐焕一病倒,南源没了主心骨,不敢抵抗了。

这可怎么办?南源是旧楚诸州里最强大的一个,连他们都不准备抵抗,那他们也只能归顺了?

可吴子敬好战残暴,忘恩负义,实在不是个好主子……

使者们各怀心思,听得文毅大骂:“徐焕养的好女儿,真是不知羞耻!吴子敬是个什么东西,也敢说英雄!呸!他是一堆臭狗屎,你就是个苍蝇!无耻之尤,无耻之尤!”

他还要再骂,护卫首领已经赶来了,呵斥:“客人在此,还不快把犯人带走,若是扰了大王的兴致,你们担当得起吗?”

护卫喏喏,连忙推着囚车走了。

侍者堆起笑容,重新引路:“诸位,这边请。”

徐吟不再多说,继续前行。

因着她这番话,其他州府的使者倒是没人敢上来攀谈。

趁着这个机会,燕凌小声问她:“你干嘛当众这么说?真想气死那老头啊?”

徐吟无所谓:“气死就气死,我好心制止别人,他倒骂到我头上,气死他活该。”

说着,她瞥过去一眼:“怎么,你觉得不应该?”

燕凌马上道:“当然不是,他这样骂你,骂回去也是应该。”他迟疑了一下,又补了一句,“不过,我觉得这样不大好,你瞧他们都不敢过来了,传出去外人还不定怎么说,你的名声都坏了。”

“说就说,无非一些难听的话,习惯了。”

燕凌奇怪:“以前有人骂你?”

徐吟说的是前世,天下人唾骂她们姐妹,说姐姐妖言媚上,说她心狠手辣。

但这话不能直说,她就道:“你不知道我在南源什么名声吗?徐三小姐骄纵蛮横,又霸道,又不讲理,本来就不是什么好名声。”

“那不一样……”燕凌心道,先前就是小姑娘任性一些,不是什么大事,这回可是关系到气节的。世人就是这样,自己未必做得到,却要求别人完美无瑕。

刚起了个头,目的到了,他只能先收住不提。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

此网站域名出售:点击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