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露出来了(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笔下中文网 www.xbxzw.com,最快更新藏珠

徐焕的奏章?

薛如捡起打开,一目十行地扫过去,脸色越来越难看。

看完最后一行字,她“扑通”跪了下去,哭道:“主子,如儿无能……”

此人端起茶杯轻抿一口,说道:“你是无能,任务失败就罢了,就连手法都被摸了个清清楚楚。不但南源没有谋到,还叫他们生了警惕之心。”

他垂下眼皮,看着薛如轻声问:“知道该当何罪吗?”

明明他语气平静,可薛如硬是打了个冷战,低低伏下身去:“奴婢,奴婢坏了主子的大事,求主子饶命!”

“狼队跟着你出门,回来的十不足三。”他长叹一口气,“看来这次是我做错了决策,怪不得你。”

听他这么说,薛如更害怕了。主子的意思是,她其实没有替自己办事的资格,是吗?那样的话,她以前拥有的一切,就要被收回了。

她满心恐惧,急忙膝行上前,抓住他的下摆恳求:“如儿错了,求主子再给一个机会,主子……”

此人垂目看着她,没有怒意,仿佛还有那么点怜惜,薛如便以为他对自己还有留恋,立时露出我见犹怜的姿态,哀切地看着他,凄声道:“主子,都怪如儿野心太大,妄图兵不血刃,将南源完好地交到主子手里。没料到那方翼这么不顶用,中了引蛇出洞之计,以至于我们被牵连……”

“是吗?”他笑了笑,“头狼可不是这么说的。”

薛如眼中掠过一丝慌乱,头狼居然早她一步回京?这么说,她做的那点事,主子已经知道了。

“主子……”她不敢再说了,深深垂下头去。

此人反倒没有大发雷霆,而是拿回那本奏章,问她:“依你所见,这奏章该不该送上去?”

见他没有怪罪,反而问起了意见,薛如心中大喜,忙道:“自然是扣下来,那样徐焕只能吃下这个哑巴亏。”

不想此人却摇了摇头,说:“错了。”

薛如呆了一下,小心翼翼地说:“求主子赐教。”

他晃了晃手中奏章,说:“你的行踪既然已经败露,徐焕岂能不知,背后还有主谋?他把事情全都推到南安郡王身上,其实是在求和。”

“求、求和?”

“不错。他没能查到线索,索性把罪名都推给南安郡王,一则叫朝廷替他处置了这个碍眼的家伙,二则也是做给主使之人看,此事暂时揭过,他不打算追究到底。”

薛如不悦道:“主子还怕他追究不成?如果主子不许,他连份奏章都送不上去!”

他却笑了一下:“我当然怕他追究,如果这份奏章不递上去,那么他被暗杀的经过就会传遍天下,到那个时候,你说别处的刺史、都督会不会害怕?”

薛如瑟缩了一下。

他将奏章扔回桌面,目光冷淡:“这招回敬,我是不得不接啊!闹大了没有好处。经了这事,短期内我再不好对南源下手,他继续经营南源,积蓄实力,说不定哪天就堂而皇之报仇来了。现在你说,你犯了多大的错?”

“主子……”

从南源逃出来,薛如心中愤怒居多,直到此刻,她才知道害怕。

所以说,她这次把主子的计划全都破坏了。南源不能再动,甚至还得当一段时间乌龟,难怪主子要生她的气。

此人叹息一声,起身道:“知道错了,就自己去领罚。以后没我的传唤,不用再到这儿来。”

“主子!”薛如一下子慌了,抓着他的袖子连连恳求,“如儿知道错了,如儿情愿受罚,以后再不敢自作主张。求主子再给一个机会,让如儿将功折过……”

不让她过来,不就是收回赐予的一切吗?难道她还要像以前一样,当个谁都可以轻薄的伎子,以色侍人?不,她不想要那样的日子!

薛如悄悄松了衣襟,身子一歪,露出一小截香肩,仰头看着他:“主子……”

她知道自己什么角度最好看,也知道如何展露自身的魅力,主子最喜欢的就是她的锁骨,每次都流连……

果然,他的目光凝住了。

薛如掩住心中得意,就知道主子还是舍不得她的……

“如儿。”

“是。”她楚楚可怜地抬起头。

“你的假发要掉出来了。”

薛如脸上的表情瞬间冻结。

他似乎有些想笑,伸出手,怜惜地摸了摸她露出来的一小截头皮,道:“你果然吃了不少苦,还是回去好好歇着吧,先把头发养回来再说。”

薛如顿时羞愤欲死,伸手捂住脑袋,再不敢多说一句,只能眼睁睁看着他离开。

屋里只剩她一人,过了会儿,婆子敲了敲门,说道:“薛姑娘,奴婢来送您回去!”

眼见她要推门,薛如神情顿时变得凶狠,喝道:“不许进来!”

就算她失了宠,也没到一个婆子就能随便欺负的地步。

薛如强撑着起身,坐到镜子前,重新将头发梳好,才开了门,神情依然高傲:“走吧!”

这次的惩罚,她认了。等主子原谅她,这个仇,她早晚要报回来!

……

自从被卫均赶回来,燕二就多了一项爱好,拉着人下棋。

刚开始拉着护卫下,后来见谁拉谁下。

来送饭的老仆,打理花草的花匠,路过的幕僚……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

此网站域名出售:点击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