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有个法子(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笔下中文网 www.xbxzw.com,最快更新藏珠

燕吉细细品味这些话,越想越是心惊:“您的意思是,有人图谋南源?那徐刺史的伤病,岂不是另有内情?”

燕二点头:“我听说,那方翼是徐焕看中的女婿,突然横死必有因由。仔细想来,能对徐焕下手的,必是亲近之人。”

短短一句话,其中蕴含的风云杀机令人心惊。燕吉满头冷汗,立时说道:“公子,我们还是快点走吧,这里太危险了。”

燕二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雍城比这里危险十倍百倍,逃避有意义吗?”

“……”听他这么说,燕吉就想甩自己巴掌。

他为什么要听公子的骗,相信这回就是出门打探消息的?走了半路才告诉他,要去雍城。

雍城是什么地方?年年换刺史,朝廷的人还没到,半路就给暗杀了。

且它不像别处,一直有地头蛇占着,虽说朝廷辖制不住,可势力稳固。雍城那是你方唱罢我登场,时不时就换个主事的人。

就这个样子,公子还主动找上去,说吴子敬夺了大凉,定会想夺雍城祭旗,去看个究竟。

看个鬼喽,分明是自己想杀人祭旗。

自从知道真实目的,燕吉就天天做噩梦。先前公子意外失了马,他可开心了,总算不用去雍城送命了。

偏偏燕二还说:“你想快点走,那咱们这就去雍城?”

燕吉马上改口:“不不不,公子还是留下来吧。徐刺史仁厚,居然有人图谋他的性命,真是太可恨了!公子一定要留下来,替他们伸张正义!”

听他说得义愤填膺的样子,燕二忍不住笑了。

“哪用得着我伸张正义?徐家厉害着呢,一个十四岁的小姑娘主事,都能做得像模像样。那方翼死得一点风浪也没有,只怕昨晚缉拿的盗匪,也和这件事有关。”

燕吉倒吸一口气,紧张地问:“公子你是说,昨晚那些匪徒,可能就是图谋南源的人?这可怎么办?那些人可是你杀的啊!咱们岂不是也被卷进去了?”

燕二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怕什么?这人鬼鬼祟祟,只敢派细作出来,不敢亮名号,未免见不得人。我有何可惧?”

燕吉心说,您当然不惧,反正惹了事也有老爷扛着嘛!老爷下面还有夫人,夫人下面还有大公子……老二就是可以这么任性。

燕二伸展了一下手脚,躺回去:“父亲担心雍城乱了,无非怕南源出事。南源连通大凉、东江、关中三地,倘若落入吴子敬或李氏手中,我们卧榻之侧,就会睡着一只大老虎。所以说,关键还在于南源。”

燕吉问:“那我们要先一步取南源吗?”

“当然不行。”燕二说,“只要南源不乱,还好好在徐氏手里,我们就不能动。”

“为什么?”燕吉不解。

“有些事还是得讲究,现在不讲究,以后就来不及了。”

燕吉好像听明白了,就是不能像吴子敬一样,失去正义性?他一个下仆,也不懂那么多,反正公子怎么说怎么是吧!

躺在床铺上想了一会儿,燕吉忽然灵光一闪:“其实有个法子,可以兵不血刃把南源拿到手。”

“什么?”燕二随口一问。

“徐焕不是没儿子吗?公子你又说,现在府里主事的是徐三小姐,那你把徐三小姐娶了,南源不就成我们的了?”

燕二顿时被口水呛了一下,连连咳嗽。还好护卫睡得沉,并没有醒过来。

燕吉很得意:“公子,你说这个主意是不是特别好?既不用动手,又如了你的意。”

“你胡说什么?”燕二抬手扇了扇风,觉得南源的天气果然有点热,“怎么就如我的意了?”

燕吉抬起身子,眨巴着眼睛看他:“难道不是吗?不然公子你为什么要半夜去偷窥人家?”

“我那是打探消息……”

燕吉一脸你不用解释的表情:“打探消息就打探消息,还顺便去偷窥人家小姐……”

已经解释不清了,燕二郁闷地盖住脸:“算了,随你怎么说吧!”

燕吉就当他默认了,笑呵呵地道:“都说徐氏双姝,貌可倾城,这传言倒也不假。徐三小姐又有胆色,配公子你也不枉啦!这样夫人就不用为公子的婚事发愁了。哎呀,她对下人不会很凶吧?以后我会不会多挨一顿骂?”

眼见他已经开始畅想未来了,燕二翻了个白眼,决定睡觉。

……

徐吟进了曲水阁,看到姐姐还在等她。

“回来了?水已经备好了,去洗洗吧。”徐思上下打量,见她好好的,松了口气。

“姐姐你怎么还没睡?”

徐思半是抱怨,半是担忧:“你不回来,我怎么睡得着?以前父亲理事,也没像你这样,大半夜的还出门啊!”

徐吟笑道:“还有一点尾巴要处理干净,以后就不用了。”

徐思点点头,发现自己对于妹妹的改变,居然很是适应。

想想真是世事无常,以前都是她照顾妹妹,没想到突然遭逢大变,只会胡闹的妹妹却成长成了保护她的样子。

“对了,姐姐,如果接下来王妃或者两位县主来找你,记得不要见。”徐吟交代。

徐思不解:“为什么?”

徐吟对她笑笑:“南安郡王被我扣在明德楼了。”

徐思大吃一惊:“什么?你……”她慢慢回过味来,露出愠怒的表情,“方翼的事,郡王府插手了?”

徐吟点点头:“等父亲醒了,再处理他。”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

此网站域名出售:点击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