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六节 成为闺蜜(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这消息绝对是个重磅炸弹!

    虎平涛拿出手机,打开录音,对廖燕道:“你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详细说一下。”

    廖燕道:“那是曹忠两口子刚搬来的时候……哦,不对,应该是曹忠先来,刘小娥后来。”

    庞仲华在旁边听着有些急,一个劲儿地埋怨:“你看你,连话都说不清楚。什么早来后来的,人家那是两口子。”

    廖燕冲着他瞪了一眼:“就你聪明!我没乱说啊!曹忠的确来得到,他一个人在批市场这边租房子做生意,起初的时候就他一个人,后来才把刘小娥和孩子接来。怎么,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庞仲华明显有些怕老婆,不敢跟廖燕争辩,挥了挥手:“行,行,行,说你的。”

    廖燕没理他,继续对虎平涛说:“刘小娥是后来的。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我心里还直犯滴咕,因为刘小娥身材很不错,从背后看绝对很漂亮。可她那张脸……怎么说呢,五官怎么看都觉得不协调,倒不是说她天生残疾,总之看上去就让人觉得不舒服。”

    虎平涛对此也有同感。他在医院里见过刘小娥,也看过院方的病历————刘小娥是先天性兔唇,后来经过医治进行缝合,但术后恢复的不好,有疤痕残留,还有轻微的豁唇。

    她右眼斜视很严重,面对面的时候,感觉就像她同时看着你和另外一个人。

    还有就是她的鼻孔很大,而且向上,就是俗称的“朝天鼻”。

    之前在医院的时候,刘小娥身上盖着被子,看不出身材什么样。但主治医生说了:这女人长的很一般。

    这已经很给面子的说法了。

    廖燕与刘小娥之间没有利益冲突,两家还是邻居,廖燕这人心直嘴快,说话也没有顾忌,所以从这方面看来,她的说法较为公允。

    “其实这市场里面很多人都喜欢刘小娥。我指的是从背后看,如果从前面看,男人见了她几乎都得绕着走。”

    说着,廖燕抬起脚,冲着庞仲华小腿上踢了一下:“我家这个也不例外。”

    庞仲华气急败坏地嚷道:“你说事就说事,扯我干什么?”

    廖燕显然早就把自己丈夫性子拿捏得很稳,不慌不忙地反瞪着他:“我这可是实话,没瞎说。自打刘小娥搬过来,我指的是刚来那段几天,她戴着口罩,你看人家那眼光就跟饿虎扑食似的,俩眼珠子死死粘在人家屁股后面就转不开了。”

    庞仲华急了:“你别瞎说啊!警察同志了解情况,你别什么乱七八糟的都拿出来说。”

    廖燕抬手顺了一下头,澹澹地笑道:“你们这些男人,敢做还不准人家说了,哼!我没乱说啊!你,卖茶叶的老李,卖葡萄干的老洪,还有二号门那边卖杏仁的老彭,你们平时聚在一块儿不是喝茶就是打麻将,顺带着议论女人。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们就谈论市场里哪家的女人漂亮,哪家的男人在那方面不行,哪家赚了多少钱……哼,一群大老爷们,比婆娘还八卦。”

    “你……你……”庞仲华指着廖燕满面气恼,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廖燕抬手在他手背上轻轻拍了一下:“好啦!我就是随便说说,点儿牢骚,我又没掀你的老底。”

    说着,她转向虎平涛,笑道:“警官您别在意,我就是随便一说。刘小娥这女的吧……外形身段实在招人眼馋。您别看她就一个农村妇女,其实她很有心机。”

    虎平涛澹澹地问:“说话是要有根据的,不能编造,必须有事实为基准。”

    廖燕点点头:“我真没瞎说。我对刘小娥印象起初还是挺不错的,毕竟都在一个市场里做生意。她有她的家,我有我的男人,两边井水不犯河水。我之所以改变对她的印象,是因为那次她和她男人吵架,被曹忠打得死去活来。”

    “我是实在忙不过来,这才找她帮忙看店。一个月两、三千块钱,我承认给的是有点儿低。毕竟从外面专门找个看店的工人,一个月包吃包住至少得三千五。可我平时都在店里,也就是出去的时候请她帮忙,一个星期下来也就是三、四天的功夫。”

    “钱的事情咱们就不提了,单说刘小娥被曹忠打这事儿。”

    听到这里,庞仲华感觉廖燕话里有话,连忙插进来问:“怎么,曹忠打老婆这事,里面还有什么门道吗?”

    廖燕点了下头:“那天刘小娥被打以后,街道办事处和妇联的人找上门了解情况。市场管理处这边把刘小娥叫过去问话,我刚好在隔壁办公室交下半年房租,就隔着门听了一耳朵。”

    “刘小娥对妇联的人交了心,她说:我这边雇她的钱,被她偷偷留下来做私房,没告诉曹忠,所以她丈夫很生气,几乎把她打得连床都下不了。”

    虎平涛眯起眼睛问:“你确定这是刘小娥当时的原话?”

    “打得连床都下不了”与“差点儿活活打死”之间还是有区别的。如果不是在派出所呆了那么长的时间,处理过多达数百起民事纠纷,虎平涛还真听不出两句话之间的差异。

    前者,表明打人者虽然看似凶狠,实则手下留情。虽说把刘小娥打得遍体鳞伤,却都是表皮,没有伤筋动骨。只要上点药,疼过几天就没事了。

    后者则真正是要人老命。

    毕竟是夫妻,知根知底。曹忠就算心里火气再大,也不可能对老婆下死手。

    廖燕看虎平涛满脸严肃的样子,于是也变得认真起来:“是她的原话。刘小娥还说:家里所有的钱都是曹忠管着,除了买米买菜,平时多一分都不会留给自己。所以我那天说是请她帮忙看店,想着一个月额外能有几千块钱到手,刘小娥当时就心动了。”

    虎平涛在脑海中仔细搜索着可用的线索,问:“照这么说,刘小娥已经有了想跟曹忠离婚的念头?”

    廖燕叹了口气:“那天街道办事处的人了解完情况之后,我看刘小娥走在后面,就跑过去拉着她,带她到外面找个咖啡馆聊了一下。”

    虎平涛不禁有些奇怪:“咖啡馆?你们怎么想到去那种地方?”

    有些事情是可以通过外表做出判断的。无论廖燕还是刘小娥,都不像会去咖啡馆的人。

    廖燕坦言:“我以前是云大毕业的。我这人吧,不喜欢在单位和办公室里呆坐着上班的那种环境。所以我毕业以后家里帮忙找了几份工作,我没看中,不喜欢,就没去。唉……说起来也是我自己太作,年轻的时候吃喝玩乐,等到后来现这样玩下去就没前途了,想要上班的时候,年龄大了,也跟不上趟了。实在是没办法,只好找个人嫁了。”

    说到这里,她偏头看了看庞仲华:“我可没有贬低你的意思啊!其实吧,我还是挺喜欢你的,否则也不可能跟你领证,还一起过了这么多年。”

    庞仲华白了她一眼,坐在旁边闷闷不乐。他知道妻子就是嘴上说说,没有恶意。

    廖燕继续对虎平涛说:“我是很喜欢喝咖啡的。因为平时我经常跟朋友一起打麻将,要么喝浓茶,要不就是咖啡。我觉得咖啡提神来得很快,就经常点星巴克或者瑞幸的外卖。”

    “批市场对面是商业街,那边有个鹿角巷的分店。刚好那天我听着刘小娥和妇联的人谈话,我也想找她好好聊聊,就带她去了咖啡馆。”

    说到这里,廖燕忽然变得神神秘秘,压低声音:“那天进去的时候,我起初没想过要给刘小娥点咖啡。因为我觉得她一个从农村出来的女人,没见识,别说是喝了,恐怕连咖啡是什么都不知道。所以我要了一杯摩卡,给她点了一杯果汁。”

    “没想到她当时就说:不要果汁,她要一杯卡布基诺,而且还要加糖加奶。”

    “加糖加奶的卡布基诺?”虎平涛听到这里也满面愕然:“这本来就是加奶的咖啡,她还要额外再加一份?”

    廖燕继续抛出更多的惊人成分:“我当时听着就感觉很意外,可是让我更没想到的还在后面————刘小娥告诉服务员,她要湿卡布基诺,不要加奶泡的那种。”

    虎平涛将身子向后一靠,再次陷入沉思。

    不得不承认,廖燕的确是个妙人。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