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波澜2(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从不收香火钱的寺院,竟然在方丈的房间找到了数千两散碎的银钱。

何广义捏着一块碎银子,仔细的看。如今大明朝普及银元,这些碎银显然是走的仓促来不及打包带走的。

这些钱,对于官兵们来说,是笔不小的横财。

而何广义的脸色,越发的狰狞难堪。

“让人给耍了!”

那边官兵们在欢呼,而锦衣卫这边则是垂头丧气。

显然,这些白莲教的余孽发现了他们,利用他们想一网打尽的心思,让他们在县城苦等。而那些余孽,则是趁着他们等的功夫,逃了出去。

何广义把碎银子捏在掌心,冷眼道,“各关卡的兄弟们怎么说?怎么还没回信?”

他话音刚落,一个锦衣卫总旗纵马来到寺外。

然后气喘吁吁的跑到何广义面前,“都堂,兄弟们看到您的信号,就把路都堵了,一只鸟都飞不过去!”

“晚了!”何广义心暗道,“只怕在堵路之前,人家早就跑远了!”

心如是想,但还是要问,“你们在路上设卡,过往的行人可有异常?”

“没有,来往的都是普通百姓!”说着,那锦衣卫总旗想了想,“天还未擦黑的时候,卑职那边过去了几个汉子,他们背着个病重的老头,是要去找郎的!”

“你这蠢材!”何广义怒道,“县城里没有郎吗?哪有人看病舍近求远的!”

“往哪边跑了?”何广义继续追问。

“这个,卑职倒是没留心........”

“废物!”何广义大骂一声。

“大人,卑职看来,这些人逃出去必然要化整为零!”纪纲说道,“不然在一起的话目标太大。”说着,沉吟片刻,“他们这些妖人,在此地经营多年,想逃过咱们的耳目很容易。就算不远逃,周围的农家也可藏身!”

何广义想了片刻,“布政司的人呢?让他们拿着人口名册,在咱们布控的范围之内,挨家挨户的查。”

“喏!”

“另外,马上给我审这些秃驴!”何广义面色狰狞,看着那些和尚们,“撬开他们的嘴,蛛丝马迹都不要放过!”

马上,这座极乐寺就变成锦衣卫的刑房。

方才还兴高采烈的官兵们,见识了锦衣卫审讯的手段之后,马上偃旗息鼓,敬畏的离这些番子远远的。

何广义独身一人坐在佛像下,手的碎银子捏的死死的,“谁泄露了消息?”

必然是有人泄露了消息,不然那些白莲教的妖人绝不会这么快逃走。而且这些妖人必定知晓了来的是锦衣卫,不然也不可能逃的这么干脆。

“汤镇台,阎彦清,秦王.....”

何广义心过着知道他来西安的每个人,“汤镇台下属的亲兵,秦王府的护军统领,还有秦王府的太监总管......”

越是想,他心越是没有头绪。

越是想,思绪越乱。

他知道,若是白莲教这事办不好,他的官也就当到头了。

~~~~

夜色下,一辆驴车哒哒的在崎岖的山路上狂奔。

颠簸的马车之,神情戒备的田九成,对身边已扮作寻常老翁的老僧说道,“师兄,咱们去哪?”

老僧笑笑,倒是神色坦然,“西安!”

田九成想想,焦急之色溢于言表,“师兄,那边能容咱们吗?”

“大人物有把柄在咱们手里,怎么不能容咱们,嘿嘿!”老僧笑道。

“可惜咱们的基业!”田九成叹息道,“极乐寺经营了许多年,如今一朝毁灭!”

“官兵走了,咱们再回去就是!”老僧冷笑道,“找不到咱们,官兵和锦衣卫必然对咱们的信徒动手。他们的德行你还不知道,刮地三尺杀良冒功,到时候信徒们对官府更加痛恨,等风头过去,咱们登高一呼,嘿嘿!”

“朝廷以为抓住咱们就行了?蠢蛋!”

“教各骨干都藏身于民,他们怎么抓?”

“离开那极乐寺,只要你我人还在,教的兄弟们就有主心骨。”

“我不是说这个!”田九成继续叹息一声,“此去西安,我总觉不是个好的选择。我虽没什么见识,可当初师兄你说和那位大人物联合的时候,我就知道是与虎谋皮。师兄,咱们是见不得光的呀!”

“您跟他们合作,他们转头就能收拾了咱们!”

老僧的表情也凝重起来,“可若不和他们合作,咱们永远都是小打小闹!年月变了,再想和以前一样起事越来越难。”

“咱们背后,必须有大势力才能保平安!”

说着,老僧看看田九成,“你也不必多心了,我吩咐兄弟们化整为零,先都潜伏起来。一切,等这次风头过去再说吧!”

~~~

西安的秋比京城要冷得多,早上起来窗边一层落叶,池塘里的水似乎都凝固了一般。

毛骧用冷水洗了脸,冰冷的感觉让他浑身毛孔张开。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

此网站域名出售:点击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