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试试火候(1 / 1)

钓人的鱼 / 都市言情  / 224万字 / 24天前

加入书签

    “陈兄,你的爱好好奇特啊,这么多的女娃娃摆在家里不害怕?”万有才笑道。

    “害怕啥,这比真人好多了,你以为我陈一手是天生就会这些东西的,我祖传是有些推拿按摩的技术,但是有些东西可是我自己摸索的,比如这些……”说着,陈一手伸手拿起旁边的一个充气娃娃演示给万有才看。

    万有才一看陈一手所摸的位置,这才明白他为啥不能在会所里教给万有才了,因为这样的手法和技术也只能是俩个人之间传授了,多一个人都不行。

    “你看看我的手指,先是这样的形状,然后这样,当你面对不同的人体时,采取不同的手法,人人都叫我陈一手,其实我还有个另外的称号,叫做鬼手,对了,哥们,您贵姓,叫什么,我还不知道呢”。陈一手停下了手里的动作,问道。

    “嘿嘿,我叫万有才,住在城西万家庄,有时间可以去找我,这鬼手又是咋回事?”万有才问道。

    “万老弟,我教给你这手,你要是真的能把梅总拿下了,你可不能忘了我”。陈一手说道。

    “哦?你和梅总很熟吗?”万有才问道。

    “也算不上很熟,但是梅总是出了名的洁癖,每次去会所都只点女技师,我和老板说过好几次了,想让她给我安排一下梅总,但是梅总要么是点女技师,要么是不做按摩,直接在大堂里和那些太太小姐们谈生意,谁不知道梅总做的是大生意,所以,我只有这个条件,要是我这一手能让你如愿,你不能忘了我的人情吧?”陈一手说道。

    “陈兄放心,我一定记得”。万有才笑笑,人人都知道梅艺雯做的是大生意,但是却没人知道梅艺雯现在性命都难保了。

    “鬼手之名是我在南方时从一个泰国人那里学来的,变化万千,一双妙手在他的演示下,我简直是眼花缭乱,我练这一手练了足足一个星期的时间,从那以后,凡是在我鬼手下过去的女人,每一个都是念念不忘,万老弟,你说过,你不吃这碗饭,对吧?”

    “呵呵,你放心,我也吃不了这碗饭,我学这个主要是为了泡妞”。万有才笑笑说道。

    “那就好,否则的话,我怎么教会你的,到时候我会怎么废了你的这双手”。陈一手冷气森然的说道。

    开始时,万有才还很不服气,想着,你要废了我的手,我就把你这双手砍下来,让你一只手都没有。

    但是随着一把水果刀在陈一手手上上下翻飞,把一个苹果十秒之内削的的干干净净,万有才就服了。

    “除了我教你的那几个穴位按压法,接下来鬼手的演示只能是在这些充气娃娃身上演示了,你看好了”。陈一手在充气娃娃的那些关键点上所展示的手法让万有才大开眼界,这可不是一般的按摩手法了,这可是在……

    “看明白了?”陈一手演示完,问万有才道。

    “嗯,学会七八成了,麻烦陈兄再演示一次,我回去自己练”。万有才说道。

    “嗯,七八成,不错了,再来一次,你看好了”。说着陈一手施展自己的鬼手,又来了一遍。

    “怎么样?”陈一手演示完,问万有才道。

    “嗯,我看明白了,就是不知道操作起来怎么样,要不然我演示一下,陈兄给指点一下呗”。

    “行,没问题”。

    于是万有才开始了自己艰苦卓绝的学艺之路,这一路走下来,看看时间,单单是这鬼手,就练习了三个小时。

    而陈一手难得遇到一个和自己志同道合的人,也很高兴,有一句话叫做高处不胜寒,如果一个人技术达到了顶尖,没有人可以交流,没人能听懂他的话的时候,他就是一个寂寞的人,毫无疑问,陈一手现在很寂寞。

    “万老弟,你做什么工作的,我看你学的很快啊,有什么秘诀吗?”陈一手倒向万有才请教起来。

    “我说了你可能不信,我之前是做泥瓦工的,我就现你施展的这些手法,很像是我砌墙时必须挂的灰线,两点一线,只要是手法足够快,而且不给对方反应的时间,这样就能让对方在很短的时间内做出一个超出平时反应的决定,只要是这个决定一出,接下来的事就很好办了,对吧?”万有才问道。

    万有才说完后,陈一手好久没说话,几分钟后,他才说道:“你说的虽然不是很全面,但是道理都是一样的,就是这个意思,快乐到神经跟不上的时候,一切就都没障碍了”。

    天快要蒙蒙亮的时候,万有才才离开了陈一手的家,路上买了点早餐,打车回了村委会。

    猴子还没起床,万有才自己打开门进了村委会。

    本来已经睡着的梅艺雯,听到外面办公室的门打开了,立刻坐了起来,当万有才推开木版画门时,梅艺雯才松了一口气。

    “这一-夜你都干什么去了?”梅艺雯问道。

    “给,早餐,我这一-夜一直都在陈一手家,累死我了,陈一手这个变-态,让我玩了一-夜的充气娃娃”。万有才一屁-股坐在床上,然后倒头躺下去。

    “什么?充气娃娃?你,什么意思?”梅艺雯一愣,问道。

    万有才躺在床上,把一-夜的经历说给了梅艺雯听,听的梅艺雯也是目瞪口呆:“还有这事?”

    “嘿,不但是有,而且我感觉这家伙对自己的技术非常自负,摆明说了,只要是他手里过去的女人,都会记他一辈子,你说可能吗?”万有才问道。

    “那你又学到了几分?”梅艺雯问道。

    “嗯,我觉得吧,对付岳桂兰应该是没问题了,要不然这样吧,验证一下,你试试如何?”万有才笑道。

    “我的意志力可是很强的,你要是能把我调动起来,那岳桂兰就不成问题,来吧,我试试你的火候”。说完,梅艺雯把早餐放到了一边,转身趴在了大床上,回头看了看万有才,示意他可以上手了。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