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领导的心思你别猜(1 / 1)

钓人的鱼 / 都市言情  / 224万字 / 24天前

加入书签

    领导的心思你别猜,猜来猜去你也猜不明白,但是有时候领导倒是希望你能猜他的心思。

    可是这心思猜的有水平了,那自然是领导欢喜,可是要猜不透,那就等着挨训吧。

    此刻杨庆余不是不想猜李玉堂的心思,而是不敢猜,因为他已经猜到了李玉堂想要干什么了,可是这事可是人命关天,别说是让自己猜着去做了,就是李玉堂摆明了要让自己去做,他都得好好思量一下。

    “你的人可靠吗?”李玉堂问道。

    “可靠,都是我一手培养起来的,书记,怎么办,您说”。杨庆余直接将了李玉堂一军,那意思是咋办你直接说,我不猜。

    “庆余,咱在一起共事多少年了?”李玉堂问道。

    杨庆余一愣,他不但是惊讶于李玉堂这句话,而且还惊讶于李玉堂问的是共事多少年,而不是工作多少年,这里面就有意思了。

    工作多中性的词,共事可不是随便都可以用的,那是要有一定的亲密关系才可以用这个词的。

    “书记,十三年了吧,一转眼,这么多年过去了”。杨庆余说道。

    “是啊,十三年了,庆余,你我到这个地步不容易吧,听说了吗?唐书记可能要走了,你也知道,我是唐书记一手提拔起来的,他走之前,我想再进一步,只是不知道有没有这个机会,无论谁接白山区书记这个职位,我都想把你推到副书记这个位置上去,你比我小的多,还有很多的机会……”李玉堂可谓是给了杨庆余一个大大的馅饼。

    虽然是馅饼,但是却非常的诱-人,不得不说,李玉堂把握人心的本事那是一流的,可是杨庆余不是傻子,馅饼虽好,可是要付出多少代价这很值得考虑一下。

    “谢谢书记,何世恩那里,严重吗?”杨庆余问道。

    “庆余,咱们这个圈里,无所谓严重不严重一说,只要是有了苗头,必须要掐死,如果何世恩这里断了,张成河那里会轻松很多,我知道,你和张成河走的很近,你们之间到底怎么样只有你们自己知道了,张成河到现在都没吐,肯定是在等,等什么呢?等着有人能够釜底抽薪,现在何世恩是在区里,如果市纪委来提他呢,到那时,该怎么办,到了市纪委,你还能做工作吗?”李玉堂阴沉着脸问道。

    “你放心,这事只有你我知道,另外,一定要把你的手下看护好,给他们安排好工作,这事,还是要你亲自去做工作,告诉何世恩,就算是他家属都到了国外,也不见得能平安,国家有专门的猎狐小组,这事他知道,牺牲一个自己,幸福几代人,也值了,不要想的那么多了”。李玉堂说道。

    “我知道,我这就去见见他,看他怎么说”。杨庆余说道。

    看着杨庆余出去了,李玉堂气的一下子将桌子上的杯子摔在了地上,秘书闻声推开门一看,被李玉堂一句:“滚”,骂了回去。

    关键时刻,没有一个顶用的,要不是自己软硬兼施,杨庆余还不会出手,这事早在自己在国外的时候就该下手,那个时候就算是下了手,自己肯定会感谢他,可是现在,一而再再而三的和自己装糊涂,你就算是办成了事,我也不会感激你,副书记,哼,你做梦去吧。

    其实,关于何世恩,很多人都已经忘了这个人了,但是唯独没有忘记他的就是万有才,万有才知道他背景深厚,要是运作一番,判个缓刑之类的,未免不可以出来,到那时,自己立足未稳,何世恩要人有人,要钱有钱,他还真的是难以招架。

    所以,越是没有消息,万有才的心里越是忐忑,他能打听消息的地方也只有林向阳这里了。

    “找我有事?拆迁的事协调的怎么样了,我怎么看着陈建生他们在单位闲了这么多天了,实在不行,我亲自去找前面的拆迁户聊聊?”林向阳问道。

    “嘿嘿,哪能呢,我正在努力嘛,这不嘛,我和赖龙见过面了,这小子说了,只要是能放他出去,他们家带头把多清点的数量刨除去,现在的问题是派出所那边倒是不放人了,我这不是在等嘛”。万有才说道。

    “你等啥?”

    “等分局刘局长回来,派出所说了,这事只能是找他,别人不好使,这个案子是他亲自盯,谁敢随便放人?”万有才说道。

    “那你找我啥事?”林向阳一边收拾材料,一边问道。

    “这样吧,你也忙,我就直说了,你认识区里的人,我想问问何世恩的案子到后来不会不了了之吧?我可是听说他到现在都不吐口,他不吐口,就很难把张成河的事坐实了,林主任,你可得注意点这事”。万有才说道。

    万有才知道,现在东湖街道办是林向阳说了算,官方话叫主持工作,但是毕竟只是主持工作,林向阳一直都在运作能进一步的事,他确实忘记了何世恩和张成河的案子是两个联系极其紧密的案子,可是市里怎么只是提走了张成河,而对线索极其丰富的何世恩视而不见呢?

    “你听说什么了?”林向阳忽然问万有才道。

    “别的倒是没听说啥,只是听说何世恩很嚣张的说谁要是做这个村主任,一定会让他全家都死,一个不留,也正是因为这事吧,村里人对我不服气的多了,我一没人,二没钱,那些人凭啥服我?”万有才说道。

    “他真是这么说的?”林向阳问道。

    “不信你可以去打听一下,都说这是他弟弟冒出来的风头,这么多年何氏兄弟在村里作威作福,你们上面的领导都不知道?何世恩哪是老百姓的村长啊,那简直就是流-氓”。万有才说道。

    何世恩的弟弟何世渠现在惶惶不可终日,哪有胆子造谣,可是万有才硬是把这个黑锅给了他,让他在更多的人那里露露脸,省的大家不知道有这么个人。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