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被拉下水(1 / 1)

钓人的鱼 / 都市言情  / 224万字 / 24天前

加入书签

    屋外是黑漆漆的夜晚,正是这一天中最寂静的时刻,而屋内却正是最紧张的时刻,他们相互间能听到对方心跳的声音。

    万有才抬头向她的胸-前看了看,那是近在咫尺的饱-满,而当林雅迪感受到了万有才带有侵略性的目光时,不由自主的咽了一口唾沫。

    “放心,我不会缠着你的,给我一次”。林雅迪用沙哑的嗓子低声说道。

    这已经不是暗示了,这是明示,明明白白的告诉万有才了,就看万有才有没有这个胆子了。

    当林雅迪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她的全身都处在了一种高度紧张中,自己都说的这么明白了,如果他还装不明白,或者是直接拒绝了她,那她就真的没脸再见他了。

    这对她的打击也是沉重的,毫无疑问,他是嫌弃她脏,嫌弃她是一个不干净的女人,自己该怎么办?

    在万有才开始行动之前,她已经在考虑怎么善后了,或者自己哈哈一笑,说这是开玩笑呢。

    万有才推了她一下,那意思很简单,让她离开他的身体,这一推把林雅迪推到了万丈深渊里,要不是自己强制忍着,她可能早就哭了出来,这是意料之中,但是却没想到他拒绝的这么干脆。

    林雅迪可以说是麻木的站了起来,站在离床沿一公尺的地方,眼睛里空洞无物,既像是在看着万有才,但是好像他又不在她的眼睛里。

    万有才也坐了起来,看着不知所措的林雅迪,低声说道:“脱”。

    “什,什么?”林雅迪仿佛听到了一个让她挽回了颜面的声音,但是却不甚清晰。

    “脱衣服,你都是穿着衣服做的吗?”万有才问道。

    这一刻林雅迪很想扇他一耳光,这是对待女人的方式吗,你把我当什么了?

    可是她不敢问,更不敢去扇他的耳光,因为他的话已经表明他可以接受她,这已经让她长出了一口气了。

    她后退了一步,在他的面前,毫无尊严的把衣服一件件脱掉,扔在旁边的椅子上。

    他就是在一点一点的消磨她的尊严,不知道是出于什么目的,或者是出于对何世恩的嫉妒,但是这种情感报复在女人身上是不正确的,他也知道这么做不对,可是这样做却能满足他的变-态心理。

    “还要怎么样?”林雅迪光溜溜的站在他的面前,问道。

    “以前你就做到这里了吗?没有下文了?”万有才问道。

    这话让林雅迪觉得非常的屈辱,可是她不敢稍有犹豫,按部就班的开始了下一个程序。

    这一-夜,让万有才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即是术业有专攻,他现在明白工地上招人时的杠杠了,凡是专业人才,工资都很高,但是没有专业技能的人,只配去和泥,而且工资还很低。

    林雅迪的功夫无疑比不上那些流莺,更比不上以此为业的那些女人,但是万有才却在林雅迪这里感到了不一样的感觉,变-态的心理满足。

    万有才的胸部还有些疼,但他还是克服了重重困难,把该做的事一样也没少做,天还没亮,万有才就偷偷离开了林雅迪家,走的时候林雅迪裹着浴巾把他送到了门口,临走之前还在大门里面和他湿-吻了十分钟,要不是万有才态度坚决,可能又被拉下了水。

    东方开始白时,万有才已经在村委会了,这是他上班最早的一天。

    “才哥,来这么早,睡不着了?”猴子在村委会值班,看到万有才来这么早感到很意外。

    “你继续睡吧,我没事,天亮了跟我出去办点事”。万有才说道。

    独自一人坐在办公室里,看着这间何世恩留下的豪华办公室,这还是他第一次有闲情到处研究这间办公室呢。

    身后的巨幅版画显得非常的有气派,一只雄鹰展翅高飞,俯瞰着下面的猎物,这幅版画是由几块木板拼接而成的,但是仔细一看,万有才觉得有一块版画的缝隙好像有点大。

    他站起身,绕过椅子,小心的推了推,有一点活动的迹象,但是却推不动了,紧接着他又使劲的推了一下,这一扇版画居然像是门一样被打开了。

    这一现让万有才大吃一惊,这里看起来很像是一间密室啊,可是纪委的人了来这里查过了,并没有现这间密室,万有才起身去反锁了房门,然后又推开了这木版画掩藏的房门。

    因为不熟悉这里面的布局,所以万有才用打火机才找到了灯的开关,当灯被打开时,万有才看到的是一副不亚于梅艺雯家的的奢华布置,这间房间不大,但是却布置豪华,大床洗手间一应俱全,而且还有一些东西是万有才也不知道干啥用的古怪摆设。

    万有才想要仔细翻一翻这些东西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是猴子的声音。

    他也只能是灭了灯,关好门出来了。

    “什么事?”万有才打开门,问道。

    “才哥,刚刚闻到你身上有酒味,喝水吗,给你送壶茶”。猴子举了举手里的暖瓶和茶壶,说道。

    “好,进来吧,陪我聊聊”。万有才想着,反正这个暗房就在自己身后,连纪委的人都没找到,自己也不急着知道这里面有啥东西了。

    而且,自己和林雅迪突破了这层关系,林雅迪可从来没说过这个暗房的存在,难道连她不知道吗?看着不像呢。

    林雅迪如果知道,是根本没想告诉自己,还是没来得及,万有才想着,既然她不说,那自己也不问,看看这娘们心里到底在想什么,如果这个暗房是何世恩用来淫乐的,他不信林雅迪没有进去过。

    “才哥,茶倒满了,满了,你在想什么?”猴子看着万有才心不在焉的样子,茶水倒满了茶杯,流了一桌子都是水。

    “靠,走神了”。万有才说道。

    “嘿嘿,是惦记那个兴龙建材的老板吗?”猴子嘻嘻笑道。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