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真不买账(1 / 1)

钓人的鱼 / 都市言情  / 224万字 / 24天前

加入书签

    林雅迪这话,明显不是为了解决问题,而是为了拱火的,那天在村委会这些人的孩子眼看着赖龙侮辱自己还起哄看笑话,林雅迪要是有心帮着他们,那才真是好人呢。

    看着这群人乱糟糟的吵起来,林雅迪悄无声息的回到了病房里。

    “你真不打算买他们的帐,这些人可是不少呢”。林雅迪回来说道。

    “赖龙该死,但是那些小混混们也该关,赖龙骂你的时候我听到了,这些人都高兴的很,还有起哄的,要是不把这些人关起来,怎么对得起你?”万有才看着林雅迪,柔情的说道。

    林雅迪这么一听是为了自己,还真有点不好意思,但是万有才随即说道:“我要教会他们怎么尊重女人,要不然,你在村里以后怎么混?”

    “是吗?有你这么尊重女人的吗?把那些照片和视频给我”。林雅迪接住了万有才的话头,再次将军道。

    “那些东西我早晚都会给你的,我只是很好奇,那些姿势是你想到的,还是何世恩那个混蛋让你做的?”万有才问道。

    “你再说,再说我走了,除了这事你还会说别的吗?”林雅迪愤愤的说道。

    “好好,不说了,我这人很男人,只要是女人不愿意干的,我绝不勉强,唉,看来我只能是在欣赏照片中度过余生了”。万有才阴阳怪气的说道。

    “怎么?你还想着实际操作一下了?”林雅迪眉目含春的说道。

    “好马配好鞍,但是好马也要有个好骑手才行,何世恩太老了,你需要一个年轻的骑手,不然的话,浪费了这千里马的招牌了”。万有才越说越露骨,最后连林雅迪也受不了,直接拿东西走人了。

    万佳河一直都以自己的脑震荡没有康复为由不出院,过了几天之后,万有才觉的不是那么疼了,挣扎着出了院,到村委会上班去了。

    现在不能拆迁,万有才把猴子叫回来,一方面当自己的司机,万有才还不能骑摩托车,二来也是保护他。“才哥,怎么样了,要不然你给我安排个治安主任完了,我带几个人负责村里治安,肯定给你办的妥妥的,唉,堂堂村主任被人打了,说出去丢人啊”。猴子说道。

    万有才瞄了他一眼,说道:“你?治安主任,瘦的和猴子似的,你能打得过谁?”

    “哎哎,才哥,看不起人是吧,我也是当过兵的人,虽然一直很瘦,但是我们班没人能打过我”。猴子很骄傲的说道。

    万有才看着猴子,虽然没有见他打过架,但是他倒是真的想起来,这小子是当过兵的。

    “才哥,前街出租房里又来了几个流莺,姿色不错,去玩玩?”猴子看到万有才没什么事干,撺掇道。

    “哎哎,你给我打住,靠,我现在是什么身份了,那事绝不能再干了,你要是想跟着我干,趁早把这一口给我戒了,让人知道多不好,还有,以后不许再提这事”。万有才看看周围,警告猴子道。

    “嘿嘿,才哥,不会吧,这才当了村主任多长时间,觉悟提高了?再高的觉悟,裤裆里的事得解决吧?是不是换了高级的了?”猴子抬头看了看楼上,问万有才道。

    “侯伟刚,你皮痒是吧?”万有才知道他说的是林雅迪,脸色不好看的说道。

    “得,不说了”。猴子讪讪的离开了万有才,去大树底下抽烟去了。

    万有才一支烟没抽完,门口走进来一个人。

    “万主任,这会不忙吧?”负责赖龙那个案子的安峰山进来了。

    “安警官,来来,屋里喝茶,猴子,去倒茶”。万有才忙站起来,把安峰山让到了楼上。

    “安警官,亲自到村里来,找我?”万有才问道。

    “那还用说,来找万主任,我是来拜码头的,而且来的时候,刘局特意告诉我说,一定要好好和万主任谈谈,和村里的关系维护好”。安峰山说道。

    万有才一愣,没明白什么意思,什么叫拜码头?好一会,万有才才问道:“安警官调到这里来了?”他指了指隔壁的派出所,问道。

    “没错,所长兼指导员,暂时都抓起来,以后再说,刘局是这么安排的,但是我知道,万家庄是个大村,没有村里的支持,啥都干不好,所以,我这不是刚刚到了所里,就去医院找你了,没想到你出院了,这么急着出院,身体没事吧?”安峰山关切的问道。

    “没事,谢谢安所长关心,这个刘局挺有意思,雷厉风行啊,原来那俩货去哪了?”万有才扔给安峰山一支烟,问道。

    “停职检查,还没说怎么处理呢,而且据赖龙的交代,你们村和派出所之间,的确是存在一些问题,正在查,我过来是想问问万主任,拆迁方面有什么要我们配合的吗?”安峰山问道。

    “安所,除了赖龙,其他那些人,要是有人找你,你给他们透露个信息,就说这事关键还在我这里,只要是我不追究了,这事就好办,我这么说,将来不会对案子有什么影响吧?”万有才问道。

    “不会,这些人都是从犯,只要你说不追究了,随时都可以放出来”。安峰山说道。

    “哦,那就行,你就这么给他们透话,完了,我这边操作一下,看看能不能有利于解决拆迁的问题,这事把街道办林主任愁坏了,我也是,愁的肋骨都不疼了”。万有才苦笑道。

    “明白,就按万主任说的办”。安峰山说道。

    “哎,对了,安所,今晚有安排吗?如果没有安排,村里安排一下,算是给安所接风,怎么样?”万有才问道。

    “万主任客气了,等到把赖龙这个案子办瓷实了,到那时咱们喝多少都行,你这身体也不适合喝酒,到时候也不尽兴啊?”安峰山说道。

    送走了安峰山,林雅迪出来了,看着消失在门口的安峰山,说道:“有时候,我还真是佩服你的胆子了,真大”。

    “就只有胆子大吗?别的地方也很大,你没看出来?”万有才笑道。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