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翻过这一页(1 / 1)

钓人的鱼 / 都市言情  / 224万字 / 24天前

加入书签

    第二天一大早,万有才还在医院里睡着呢,电话怪叫着响起来,他伸手摸过来一看,是林雅迪打来的。

    “喂,这么早?”

    “还早呢,都九点了,出事了你知道吗?”林雅迪在电话里气喘吁吁的说道。

    “出事了?又出啥事了?”万有才问道。

    “万佳河被人打了,我也是刚刚听说的,就在那屋里包扎呢,我现在村卫生院呢,头被打破了”。林雅迪说道。

    “啊,因为啥?”万有才一激灵,从床上坐了起来,问道。

    “因为啥,还能因为啥,还不是因为村里清点地上附属物吗,那些新近加盖的一概不量到面积里,他们当然不愿意了,一言不合,打起来了”。林雅迪压低了声音说道。

    “被打的咋样,没事吧?”万有才皱眉问道。

    一皱眉,自己的鼻子就开始疼,疼的直掉眼泪,只能是赶紧把眉头都舒展开来。

    “没事,但是很吓人啊,白衬衣都成了血色的了,待会可能也送你那个医院去,你们可以好好唠唠嗑了”。林雅迪说道。

    “嘿,我怎么听着你这是在幸灾乐祸啊?”万有才问道。

    “我哪幸灾乐祸了,我这是在提醒你,这个村主任没你想的那么好干,你还是加点小心吧”。林雅迪说道。

    “我知道,谢谢了,对了,我还没吃早饭呢,中午饭也没人送,你中午给我送点饭来呗?”万有才问道。

    “你自己买点不就得了?还让我送,我哪有时间送,忙着呢”。林雅迪说完就挂了电话。

    正像是林雅迪预测的那样,万佳河被送进了医院里,还做了个核磁共振,轻微脑震荡。

    林雅迪说是不给他送饭,但是到了饭点,这娘们居然给万有才包了饺子送来了,这还没时间?最他-妈费时间的饭就是包饺子了。

    “南瓜馅的,嗯,我最爱吃了,你咋知道我喜欢这馅?”万有才一边吃一边笑着问林雅迪道。“我哪知道,这是我家吃剩下的,对了,村主任和书记的任命书都到了村里了,你承诺我的副主任呢,怎么没有?”林雅迪问道。

    万有才闻言抬头看了一眼林雅迪,说道:“别说,你还挺官迷的,这就等不及了?”

    “谁等不及了,我就是问问你,为啥说话不算话,怎么,提裤子不认账?”林雅迪问道。

    “哎哎,话说清楚啊,我可从来没脱裤子,所以也谈不上提裤子,怎么着,赵哥不在家,这就受不了了?”万有才嬉笑道。

    林雅迪闻言一巴掌照着万有才的头扇了过去,但是被万有才一伸手抓住了,本来她这一巴掌也不是真的去打他的,而不过是做做样子而已。

    林雅迪有她的小算盘,自己漂亮自己知道,但是怎么利用好自己的优势,这才是关键,何世恩那里一直都没有消息,她心里也有点着急,可是她的宝不知道压-在谁那里,万佳河太老了,有了何世恩的前车之鉴,她不想再在一个老男人身上浪费时间。

    而且万佳河和何世恩还不一样,何世恩的老婆在国外,可是万佳河的老婆可就在村里呢,要是和万佳河有染,他老婆分分钟打到村委会,自己就没脸在村里呆着了。

    她一直都在等,等到了最后的结果,上面对村里的选举结果批准了,她是第一个知道结果的,在办公室里,她就合计好了,就算是万有才不打那个要她送饭的电话,她也会在今天到医院来看看万有才。

    “滚蛋,我现咱们村的人眼睛都瞎了,选了半天,又选了一个流-氓上来祸害老百姓了?”林雅迪的手被抓着,但是她却没有要挣脱的意思,就这么任由万有才抓着。

    万有才看看关着的门,笑道:“我从来不欺负老百姓,但是像你这样的也算是老百姓吗?”

    万有才将盛饺子的盘子放到了床头柜上,大胆的一拉,将林雅迪拉到了床边,差一点就跌进了万有才的怀里了。

    “哎哎,这可是在医院里,你胆子太大了吧”。林雅迪虽然有些得意,但是还是不敢在这里被万有才占便宜。

    “怎么着,你的意思是可以去你家里?”万有才的下巴贴近了林雅迪的肩膀,深深地吸了一口她身上的味道,让万有才意外的是,这次的味道和上次在她家里闻到的味道是一样的,是同一种沐浴露的味道。

    难道这次也是洗了澡来的,她到底在暗示什么?

    “滚,越说越不像话了,放开我我要走了”。林雅迪作势要挣扎。

    但是万有才不想错过这个机会,可是老天不作美,就在他们俩撕扯时,门被推开了,进来的是拿着饭盒的于晓兰。

    “呃……”于晓兰一下子愣住了,不知道是进还是退了。

    “晓兰来了,给万主任送饭呢,万主任,那我先走了”。

    “哦,慢走”。于晓兰点点头,尴尬的闪到了一边。

    直到林雅迪关好门离开了,于晓兰也走到了万有才的病床边,看着还没吃完的饺子,说道:“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哈,既然都吃了饺子了,那我这米饭也就不用打开了呗”。

    “嫂子,我还没吃饱呢,能再吃点”。万有才也是异常的尴尬,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有才,林雅迪的事你没听人说过吗?”于晓兰问道。

    “什么事?”万有才故作不知的问道。

    “有才,你是装不知道呢,还是故意这么说的?她和何世恩的事我不信你没听说过,她还是个有夫之妇,你现在不是街上的小流-氓了,你是万家庄的村主任,这点觉悟都没有?”于晓兰板着脸说道。

    “嫂子,我知道错了,我一定注意这事”。万有才急忙表决心道。

    “家里的情况我都知道,家里穷,你早早辍学赚钱供你哥读书了,现在你也是村主任了,年纪也不小了,说吧,想找个什么样的,嫂子有的是同学,给你介绍介绍?”于晓兰也觉得自己不好说的太重,所以见万有才认错了,借驴下坡,就算翻过去这一页了。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