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我能贪啥(1 / 1)

钓人的鱼 / 都市言情  / 224万字 / 24天前

加入书签

    万有才这话一出,高下立判,就连林向阳都很惊异,觉得万有才这小子不像是个干泥瓦工的,倒像是一个当官的料了。

    如果让警察把赖龙带走,那么这场选举可能万有才也会顺利胜利,但是总有点仗势欺人的感觉,毕竟林向阳在这里盯着呢,而且还是林向阳打电话叫来的警察。

    知道的,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不知道的呢,现在已经有人开始拿着手机在录视频了,到时候传出去可能就会变成了街道办的领导干涉村委会的选举,采取了强制措施把候选人带离了选举现场。

    这个罪过说大不大,说小可也不小。

    想到这里,林向阳的脊背开始冒汗了,自己居然没想到这一点,实在是太心急了点,要不是万有才这话,差点就埋下一个很大的隐患。

    但是万有才没想那么多,他的意思很简单,就是要面对面的和赖龙对阵一次,要是自己连他都不能战胜,那这个村主任干的也没意思了。

    “那好,大家都坐好了,坐好,刚刚出了点小问题,但是我们的选举还要继续,选举委员会宣布,由万家庄村选举委员会推选的人是万有才,作为村委会主任的候选人,而村民也联名推选了村委会主任的候选人,就是赖龙……”万佳河倒是没受到这事的影响,很镇定的主持着会议,而林向阳却被气的脸色铁青,坐在主席台一言不。

    “虽然这次咱们村村委会的选举有点匆忙,但是该有的程序一样都不能少,为了公平起见,让两位候选人讲几句,介绍一下自己,也算是给自己拉拉选票吧,二位,谁先来?”万佳河举着话筒说道。

    “我先来……”赖龙离的万佳河近一些,而且万有才此时正在于晓兰的帮助下擦拭脸上的血迹。

    万佳河笑嘻嘻的将话筒递给了赖龙,然后,一伸手,关掉了林向阳面前的话筒开关,一侧身,向林向阳歪了过去,这很明显,是要和林向阳说悄悄话。先不说万佳河与林向阳说的是什么内容,底下的老百姓又不傻,看着主席台上的万佳河与领导咬耳朵,而此时赖龙虽然不停的在说何世恩给万家庄带来的好处,自己也会像何世恩一样继续给大家谋福利之类的废话。

    “林主任,我不得不说,您的眼光真是毒啊,我都没想到万有才还有这口才,以前以为这小子就是个干泥瓦工的,没想到口条还这么好”。万佳河恭维的对林向阳说道。

    林向阳当然也倾耳过去,一听万佳河这么说,点点头,说道:“不光能说,这里也不笨,有想法”。林向阳说着指了指脑袋。

    赖龙虽然在不停的重复着车轱辘话,但是这家伙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那就是他一直想借着何世恩的威名来为自己拉选票,当然了,村里得到过何世恩家好处的人不少,他看中的就是这部分人。

    可是他没有想过,万家庄那么多户人家,得到何世恩好处的又有几家,你这么说何世恩的好,其他那些没得到好处的人会怎么想,最关键的是,何世恩太臭了,这几天都臭了大街了,他居然还把何世恩当主子,还想着何世恩很快就出来吧。

    “你怎么那么傻,他打你,你不知道躲躲啊?”嫂子于晓兰一边给万有才止血,一边说道。

    “我故意的,这家伙是个祸害,等会选举完了,我就去告他,我这鼻子怕是被打坏了,里面很疼,有可能是鼻梁骨折了”。万有才说道。

    “那你还……”

    “嘘……无论如何,都要等这事过去再说,二十四拜都拜了,不能毁在这一哆嗦上”。万有才看着赖龙耀武扬威的样子,小声说道。

    “那也不能就这么挺着吧?”于晓兰有些担心的说道。

    “嫂子,没事,你回去吧,我没事了,止住血就没事了,我待会就去医院”。万有才想要笑笑,但是现一笑都感觉到鼻子疼得厉害。

    赖龙讲完后,把话筒咣当一声扔在了桌子上,把万佳河吓了一跳。

    但是此时他也不好作,只能是拿起来吹了吹,试了试音,递给了万有才。

    万有才的鼻子里插着两根卫生纸的棉棒,显得很滑稽。

    接过来话筒,看着台下的几千人,这绝对超过了万家庄百分之八十的成年人,因为拆迁,基本在外的都回来了。

    他知道自己的优势在哪里,也知道自己的劣势在哪里,更知道对方的致命点在哪里?

    “我这个样子,大家也知道怎么回事了吧,一言不合,拳脚相加,刚开始的时候赖龙说我昨晚带人去他家打了他,没错,这家伙头上的伤是我打的,但不是在他家里,而是在前门街的胡同里,他带着二十多个人堵住了我,告诉我说,只要是我敢来竞选村委会主任,就打断我的一条腿……”

    万有才说到这里,台下一片哗然,赖龙还想说什么,奈何话筒在万有才手里,他的声音太小了。

    “村委会主任是干啥的,我没当过,我也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一点,村委会主任绝对不是流-氓加打手,一言不合,就上刀子,上棍子,多亏了我是干泥瓦工的,爬墙是我的强项,不然的话,昨晚可能就被打死了,你看,他今天还能来这里恶人先告状呢”。万有才指着赖龙说道。

    赖龙气的脸色通红,他的手下蠢蠢欲动,但是万有才不怕,这么多人在场,你再打我一次试试?

    “还有另外一件事,我听有人说,好容易把何世恩喂饱了,再来个新的,还得重新喂,那得花多少钱?你们都是这么想的吧?”万有才毫不避讳这种传言,直接就在大会上讲开了。

    林向阳听着有点不舒服,这样说,行吗?

    “你们放心,我家也有房子拆迁,我也能分到房子分到钱,再说了,村里的钱都让何世恩搜刮光了,拆迁也搞的差不多了,我能贪啥?你们还有啥可喂的?”万有才问道。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