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伏击(1 / 1)

钓人的鱼 / 都市言情  / 224万字 / 24天前

加入书签

    万有才和自己的老哥们说了一会话,就各自回家了,但是他没想到,刚刚被猴子他们看到的何世恩的人并没有走远,而是在这附近埋伏着,就等万有才落单了。

    果然,在万有才他们都散了后,万有才也走上了回家的路,虽然路灯不是很亮,万有才隐隐觉得后面的脚步声有些急-促。

    当他回头一看时,现十多个人跟了上来,而当他意识到不对劲想要逃跑时,没想到在自己的前面,胡同里也出来了几个人,都拿着棍棒,看来这是埋伏好的,就等着自己落网了。

    “万有才,听说你要竞选村委会主任了,这不嘛,何老大让我来给你送点礼,顺便告诉你一声,万家庄的村委会主任和书记,永远都是何老大,谁要是不识抬举,那就只能是坐着轮椅去上班了”。这时候,后面追来的人群里出来一个人,说道。

    “赖龙?你想干什么?”万有才皱眉问道。

    自己还是大意了,何世恩虽然被抓起来了,但是他的那些打手可都在外面呢,他们怎么可能放任自己竞选村主任呢?

    “没错,是我,何老大的话你听明白了?这次你让何老大栽了跟头,你就想这样没事人似的过去了?还想着当村主任?”赖龙手里拿着一根棍子,一边向万有才这边走,一边用棍子打着自己的手,很潇洒的样子。

    “赖龙,我知道,你是何世恩的打手,不过,你也是万家庄的人吧,你可想明白了,你今晚要是敢动手,我只要是当上这个村主任,我让你们全家在万家庄待不下去,你信不信?”万有才也是有脾气的人,而且他知道,和这些人打交道,只要是自己一软,那接下来的事可想而知,你啥都别干了。

    这是一个胡同,两头一堵,要想跑出去,除非是飞上去,但是万有才不会飞,不过他一直都在打着这个主意,两边的房子不高,对于整天爬脚手架的自己来说,这应该不是难事,但是怎么才能摆脱这些人?

    “万有才,你害的虽然是何老大,但是你砸的是弟兄们的饭碗,何老大倒了,我们上哪混吃混喝去,去你家啊?”赖龙用棍子捣了一下万有才,说道。

    万有才一边看着周围的地形,一边躲避着赖龙的挑衅,但是一直躲也不是办法,这不,已经到了墙角了,再躲也没地方躲了。

    趁着赖龙一边用棍子打自己一边向后面他的打手炫耀时,万有才趁势夺过了棍子,照着赖龙头上就是一棍子,这一棍子又狠又急,赖龙根本来不及反应。

    趁着赖龙哀嚎时,万有才把棍子扔向了来帮忙的打手们,一转身,朝着胡同边上的院墙爬了上去,并且沿着院墙上了屋顶。

    正当万有才犯愁该怎么办时,现屋顶上有不少的砖头,这些砖头都是房屋主人用来压塑料布防雨的,这下可是让万有才如获至宝。

    他是干建筑出身,干建筑的又有一样工作叫做上砖,就是底下的人往上扔,而上面的人要能接住才算是成功。

    所以,万有才投掷砖头的本事是没的说,这些砖头在他的手里如同长了眼睛一样,但是万有才没有对着这些人的头砸,而是对着他们的身体或者是腿砸过去。

    不一会,小胡同里已经是一片哀嚎了,而当那些人捡起砖头反击他的时候,反而是让他一块一块的给接住了。

    万有才一看这些人也攻不上来,于是给猴子他们打电话,自己要想回家,还就得这些人送自己回去,万一这些人在路上再堵自己怎么办?

    当猴子召集了人手赶到时,战斗早已结束了,猴子和那些老哥们看着满地的砖头瓦块,以及躲在房上的万有才,愤怒不已。

    “赖龙他们干的?”猴子问道。

    “没错,刚刚走,没想到被他们给埋伏了,还是大意了”。万有才说道。“弟兄们,才哥被人欺负了怎么办?走,去找赖龙砍他丫的”。猴子来的时候带着菜刀来的,所以,大晚上的挥舞着菜刀也是很吓人的。

    “行了,他们这是没招了,巴不得我们去找他们算账呢,到时候把事闹大了,这竞选还选不选了?这样就入了他们的圈套了,一切都等明天选举完再说,赖龙,还有那些小混混们,一个都跑不了,妈的,敢截我的黑-道,老子连何世恩都敢干翻,还能怕了你?”万有才纷纷不平的说道。

    在万有才的劝说下,猴子他们才算是没有去找赖龙他们报仇。

    而且万有才之所以这么说,也是说给自己这些老哥们听的,赖龙是个流-氓混混,他手下的那些人也没有什么好孩子,但是万有才不一样,他的手下都是下力过日子的老实人,要是让他们像混混一样去打架,怕是没有可能性,所以他也只能是过过嘴瘾了。

    第二天一大早,万佳河与林雅迪找来的村民代表都到了村委会,组成了选举委员会,他们的作用就是选出来参加村委会主任选举的人。

    毫无疑问,万有才是唯一一个竞选村主任的人,但是没想到,就在万佳河代表选举委员会公布候选名单时,人群里忽然传来一声惊呼,用纱布缠着头部的赖龙拿着联名信也走了上来。

    “万佳河,不好意思,这是村民联名举荐我成为选举委员会成员的推荐信”。赖龙挑衅的站在万有才的旁边,将联名推荐信交给了万佳河。

    万佳河很为难的看向了林向阳,林向阳则是看向了万有才,万有才点点头,示意林向阳没事,不用担心。

    “赖龙,你是有资格,但是这联名信嘛,真实性很难保证啊,要不然,谁联名了,再写一遍怎么样,因为你是村民自己选举的,所以我们一定要面签”。万佳河耍了个滑头,赖龙虽然很恼火,但是这也在合理之中。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