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5:这是给你的(1 / 1)

钓人的鱼 / 都市言情  / 224万字 / 24天前

加入书签

    “你带来的这些钱是利息,利息必须先支付,我的钱已经到位了,这位美女和你签合同,你们都是私人对私人借款,和信达公司没有关系,换句话说,即使是你们生了纠纷,也是你们俩去打官司,信达公司只是中介而已”。林正祥说道。

    “我明白,但是这开始就支付利息,是不是太过了,那我才能拿到多少钱?”何忠奎皱眉说道。

    “一百万,月息百分之二十,你可以拿到八十万,但是何总,这八十万,你去哪借去?你要是能借到钱,你也不会到这里来借钱了吧?”林正祥说道。

    万有才不吱声了,这些事他不大懂,还是林正祥比较厉害,而且他忽悠的水平很值得自己学习。

    “让我考虑一下,这个利息确实是太高了,而且还是先支付利息,这让我很难周转了”。何忠奎有些犹豫道。

    “嗯,可以,你的犹豫是正确的,可以告诉你,这些钱也不都是这位美女的,她也是借的亲戚朋友的钱,那她也要付那些人的利息,银行的利息是低,但是你借的到吗?就算是你用公司和房产做抵押,银行什么时候能把钱批给你,你拿到钱的时候,公司还在吗,你的项目还在吗?这都是未知数吧,但是我的钱,你签了合同,做了抵押登记,两个小时,钱就到账了,方便,快捷”。林正祥说道。

    “嗯,我明白,我明白”。何忠奎还在犹豫,但是林正祥已经不在理他了,他知道,人的神经就像是橡皮筋,有一定的弹-性,但绝不是弹-性十足,逼得太紧了容易断。

    “好吧,这钱借了,签合同,我要下午五点之前钱到账”。何忠奎说道。

    “没有问题,这是合同,你看一下就可以签了,然后我们去做抵押登记”。林正祥说道。

    于是在林正祥的指导下,何忠奎和岳春妮分别签了字,按了手印,然后由岳春妮开车带着林正祥去工商局办理抵押登记,然后再去何忠奎家找他老婆签字,做房产抵押,这些事都是岳春妮和林正祥去跑了,万有才要和梅艺雯去办正事了。

    “我没回来晚吧”。一进门,看到梅艺雯已经打扮好了,就等着万有才回来了。

    “哎呦,有汗味了,去洗个澡,换一身衣服,我等你”。梅艺雯走到万有才的身边闻了闻,说道。

    无奈,万有才只得照办,等到他洗刷一遍重新站在梅艺雯面前时,梅艺雯看了看,帮他整理了一下衣服,这才出了门。

    “先去拿那幅字,可能已经装裱好了,再美丽的女人,穿上衣服才好看,字画也是一样,装裱一下才显得有档次”。梅艺雯说道。

    “可是我还是觉得女人不穿衣服好看,就像你,不穿衣服一定更美丽”。万有才说道。

    “你没见过吗?”

    “见过,所以我说你不穿好看嘛”。

    “那我以后都不穿了,让你看个够,等你看厌了我就解脱了,对了,岳春妮去哪了?”

    “和林正祥一起办房产和公司股权抵押去了,我这不是就赶紧回来了嘛”。万有才说道。

    万有才不知道装裱这幅字多少钱,不过看起来应该便宜不了,看来给谭明旺祝寿这事,梅艺雯还是很上心的,只是万有才到现在也没看出来这个谭明旺能对自己起多大的用处。

    他是个实用主义者,没有那么多的理想和情怀,有用的可以用,没用的自己也不想搭理,至于像是梅艺雯这样,又是埋线,又是为将来考虑的事,他实在是做不来。

    “还记得我和你说的事吗,去了之后一定要低调,还有,如果有人挑衅,回来怎么做都可以,暗地里做,但是在人家的寿宴上,千万不要胡来,那都是明眼人,孰是孰非都看的明白,在那里闹事,实在不是明智之举,记住了?”下车时,梅艺雯再次嘱咐道。

    “放心吧,花了这多钱,我不会砸你场子的,这点忍耐力都没有,还怎么做大事,还怎么做到谭明旺这个程度,我计划,十年之后超过谭明旺,你看有可能吗?”万有才问道。

    “嗯,有我,你就有可能”。梅艺雯自信的说道。

    “你这么帮我,还不和我结婚,还让我娶别的女人,但是呢,你还和我上-床,你说我们是一种什么关系呢,感觉怪怪的”。下了车,梅艺雯在前,万有才拿着那副字画跟在后面,说道。

    “你能帮我赚钱,我也能帮你赚钱,我们是生意合作伙伴嘛,这还用说?”

    “不对,我觉得我们这种关系很像是姘头”。

    “滚,越说越没谱了,你还会好好说话吗,什么姘头,这么难听,你哪怕是说个情-人也好啊”。梅艺雯白了他一眼,说道。

    门口有收礼金的,还有POS机,这是万有才第一次见到这么不要脸的开生日寿宴的,居然还准备了刷卡机,这不是明摆着要收钱吗?

    “美女,哪个公司的?”门口的服务员倒是很热情客气,旁边还有登记礼单的。

    “兴龙建材公司,十万”。说完,递给了服务员一张卡。

    万有才一瞪眼,我靠,这都买了字画了,怎么还给钱,一出手就是十万,你是真拿钱不当钱啊,他看着梅艺雯,但是梅艺雯根本不看他,他很想说太多了,可是卡已经刷完了。

    “这位先生也是你们公司的吗?”

    “不是,他是信达金融咨询公司的,他没带钱,给谭先生带来了一幅著书法家徐如海先生的字画,你这么记上就行”。梅艺雯说道。

    登记礼单的人根本不知道徐如海是谁,但是这位出手就是十万的小姐说了,这是著名书法家的字,那肯定很值钱呗。

    进了门,万有才低声说道:“怎么给这么多钱?我那破公司值得送这幅字吗?”

    “这话怎么说的,送钱的人多的是,他最多看一眼礼单就完事了,但是你这幅字他可是天天要看到的,看到这幅字就能想到你,你占了多大便宜,别不知道好歹”。梅艺雯没好气的说道。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