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你太黑了吧(1 / 1)

钓人的鱼 / 都市言情  / 224万字 / 24天前

加入书签

    因为没带司机,所以万有才和林向阳都没喝酒,林向阳是个很自律的人,再说了这个时候因为喝酒出事实在是太不值得。

    他们出来的早,在农家乐开始上人时,两人吃完饭开始回城了。

    “咱俩谁大?”林向阳忽然问了一句道。

    “我没记错的话,你该比我的生月大,我是五月份的,你是三月份的,没错吧?”万有才问道。

    “行,你小子还记得呢,家里什么情况,那个于晓兰是你嫂子?”林向阳一边开车,一边问道。

    “对,他们还没结婚,我嫂子是硕士毕业,也是万家庄的,我也没结婚呢,不拆迁,就买不起房子,这里又不是农村,买不起房子就娶不着媳妇,所以,这不是还没老婆嘛”。万有才说道。

    林向阳点点头,没说话。

    “嫂子在哪里工作?”万有才问道。

    “在银行”。

    “好单位啊,看起来还是上学有前途”。万有才说道。

    林向阳苦笑一下,没说话,谁都不知道他的关系是谁,二十八岁就是正科级干部了,这是比较年轻的晋升阶段,如果一直保持这个势头,将来不可限量,可惜的是,他老丈人马上就要到点了。

    林向阳和万有才去郊外的农家乐吃饭,而张成河则是守在办公室里没下班,他回来的这一个多小时,一直都在拨打区委书记李玉堂的手机,但是一直都是无法接通。

    下午查出来了村里更多的问题,除了纪委的人之外,寇大鹏参与了几乎每个村干部的问话,这些人没经历过这种事,进去之后,几句吓唬,就像是竹筒倒豆子一般撂了。

    最难啃的是何世恩这个家伙,尽管在医院里守着的人一再的告诉他,你不交代也没事,反正这件案子是要移交检察院的,会有人让他开口的。

    “区长,怎么办?这些人交代的内容都指向了他,不汇报肯定是不行的,咱们区里虽然可以和他谈一下,但是具体措施咱们不符合程序,街道办党工委书记是市管干部,程序不合适”。白山区纪委的人汇报道。

    “行,我知道了,你们继续努力,争取让何世恩今晚开口,如果还不开口,明天一早停药,停止一切治疗,把他弄到纪委来,告诉他,就说是我说的”。寇大鹏阴沉着脸说道。

    寇大鹏送走了纪委的人,盯着桌子上的电话,他在考虑是不是要给李玉堂打个电话,所有村里的交代,都指向了一个人,那就是街道办党工委书记张成河,但是偏偏党工委书记这个职务还是市管干部,区里纪委都没法办他,这事就要向上汇报。

    但是张成河是李玉堂的人,寇大鹏知道,他来白山后,早把这里面的情况都摸得差不多了,但是因为一个村主任把张成河牵出来,这是不是合适?

    而且即便是把张成河办了,他也没有人可填上去,所以,考虑来考虑去,觉得这么就把张成河牵出来的确是有点冒失了,而且李玉堂这个人很霸道,和自己相处的并不好,自己要是趁他不在国内把这事给办了,回来以后还怎么相处?

    可是如果不动张成河,这么多参与办理案子的人会怎么想他寇大鹏,怂包一个,遇到李玉堂的人就软了,那这些人以后眼里还有自己吗?

    仔细想了一下,寇大鹏决定把这事推给成千鹤,自己只管汇报,至于成千鹤怎么安排,那是他的事,而且李玉堂和成千鹤有没有关系自己也不知道。

    “市长,我是大鹏啊,这么晚了还打扰您,不好意思”。寇大鹏说道。

    “说事吧,查的怎么样了?有结果了?”

    “有结果了,结果相当的严重,我正准备向您汇报呢”。寇大鹏说道。

    “你是得好好汇报一下,你看今晚的新闻了吗,省台点了我们白山的名,还有图片,看来是省里的记者到了白山了,唐书记刚刚给我打了电话,问我是不是知道这事,我说正在调查,这样吧,你也不用和我说了,明天一早,我去唐书记办公室等着,你一块汇报吧”。成千鹤说道。

    “可是,市长,这事可能会涉及到李玉堂”。寇大鹏小心翼翼的说道。

    “哦,是吗?那就更好了,一块汇报吧”。成千鹤说完就挂了电话。

    开始时,寇大鹏一愣,成千鹤这是什么意思,但是挂了电话一琢磨,当自己说到这事可能涉及到李玉堂时,成千鹤居然说更好了,这不就是意味着李玉堂和市委书记唐炳坤有关系吗?

    坐下后,寇大鹏手指一直在桌子上敲击着,不紧不慢,但是内心里却急躁的很,这事要真的牵出来李玉堂,那自己在唐炳坤那里可就挂上号了,当然这个挂上号不是什么好事。

    万有才回到家里时,没想到万佳河居然在等自己呢,看到万有才回来,急忙和老万告辞了。

    “老二,你万叔等你很长时间了,你去哪了?”

    “老万哥,我和有才出去说点事,先走了”。万佳河对万有才的爹说道。

    出了万有才的家,万佳河可就没这么客气了,一拳打在万有才的肩膀上,低声说道:“万老二,你太黑了吧,我帮了你,没想到你黑我,有你这么办事的吗?”

    “万叔,你的哪门子火?我怎么了?你又怎么了?我们可什么事都没干,你这么激动干嘛?”万有才担心万佳河偷偷录音之类的,所以什么都不承认。

    万佳河一愣,伸出手指点着万有才,气的一句话说不出来。

    “万叔,何世恩还能出来吗?这村主任和村书记谁干?你心里有数吗?”万有才低声问道。

    “你什么意思?”万佳河看看周围,问道。

    “万叔,你给我说句实话,要是何世恩被抓,你能进去吗?”

    “屁话,我要是有问题,现在我还能回来吗?”万佳河甩开万有才搂着他的胳膊,说道。

    “不会吧,何世恩吃肉,连汤也不给你喝,我不信”。万有才说道。

    “信不信拉倒,老子没干就是没干”。万佳河非常硬气的说道。

    “万叔,你要是这么说,咱做个交易怎么样,咱爷俩,你当书记,我当主任”。万有才低声说道。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