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以旧换新(1 / 1)

钓人的鱼 / 都市言情  / 224万字 / 24天前

加入书签

    岳桂兰是跑出去了,可是家里还有梅艺雯和岳春妮呢,虽然岳春妮知道万有才和梅艺雯的关系,可是以前万有才还背着点自己,现在倒好,明目张胆了,他拿自己当什么了?

    自己可是把自己的清白之身给了他的呀,这个混蛋居然这么快就和梅艺雯又搞到一起去了,这不是欺负人吗?

    所以,这么想着想着,岳春妮的眼泪就下来了,梅艺雯虽然不知道岳春妮心里在想啥,但是看这情景,肯定是为了刚刚的事,万有才这家伙也是,干么非得这么明目张胆,就不能悠着点,偷偷摸摸的,给大家点面子,虽然这种面子自欺欺人,但是表面上总能过的去吧。

    “好了,不要哭了,我知道你心里委屈,是吧,但是谁的心里又不委屈呢,反正就是这样,不为这事委屈,就为那事委屈,你放心,我和万有才没可能,他是不会和我结婚的,但是你不同,你是个清白的丫头,只要你对他好,他不会对你无情无义的”。梅艺雯坐在岳春妮的身边,安慰道。

    梅艺雯深知,一个女人的情绪化可以毁掉一切,所以,现在公司刚刚要起死回生了,要是这个时候因为这事闹起来,尤其是岳春妮和万有才闹起来,或者是和自己对着干,哪个结果都只能是大家都别想得好。

    再说了,自己也没想在万有才这一棵树上吊死,万有才再好,和何世恩一样,都是不甘寂寞的人,而且从万有才这些天的表现来看,他不是没有野心,而是还没有找到经商和勾结的窍门,可是从他和安峰山的接触来看,他已经找到窍门了,一旦找到了这种窍门,自己这点能力或许他早晚都会看不上的,自己也不想和别的女人争一个男人,所以,到时候赚够了钱,自己就会离开。

    “什,什么意思?”岳春妮哭泣着问道。

    “姐这种女人,可以做情人,但是没人会娶姐做老婆,万有才也不会,所以你放心,万有才和姐,?不过是闲着没事时玩玩而已,别往心里去”。梅艺雯能说出这番话来,心早就死了。

    可是在岳春妮的心里,玩玩也不行,但是这话没说出口,一来这事怪不得梅艺雯,二来自己又不是万有才的老婆,自己有什么资格这么说?

    “兰姐,这车不错啊”。万有才没话找话道。

    “是吗,送给你了,把照片和视频还给我”。岳桂兰一边动汽车,一边说道。

    “我还没看够呢,每天都欣赏一下,有益于身体健康”。万有才瞄了一眼岳桂兰,说道。

    岳桂兰虽然戴着墨镜,但是脸色绯红,和刚刚干完事似的。

    不得不承认,李玉堂还是很有眼光的,刚刚万有才没注意,这会才现,岳桂兰居然是穿着短裙和丝袜,一双白色的高跟凉鞋和黑色丝袜一衬托,果然是显的有些躁动。

    “你要是没看够,这里不是有真人嘛,还不够你看的,还用看照片吗?我可告诉你,你要是把那些东西都泄露了,我一定饶不了你”。岳桂兰说道。

    “你放心,我不会的”。万有才说道。

    “还有谁看过?”岳桂兰问道。

    本来这应该是个很羞耻的话题,可是在万有才面前,不知不觉间,这个羞耻的话题,她居然觉得很有意思,而且这种语言的刺激,好像比偷情更加的刺激。

    这是一种偷不着的渴望,这种渴望越强烈,从中得到的刺激就越是不可自拔,岳桂兰就是这样,想起最近一次和丈夫同房,不到三分钟,这是一种要人命的时间,不短,刚刚勾起欲念,不长,根本满足不了自己的渴望。

    “梅艺雯看过,你能猜得到,还问我”。万有才说道。

    “就只有她吗?”岳桂兰不信的问道。

    “那你还想有谁?岳春妮吗?还没看”。万有才笑笑说道。

    “你敢,不要伤害她,你到底想和她怎么样,结婚吗?”岳桂兰问道。

    “还没想好,她太嫩了,我希望是一个成熟点的女人,可以帮我参谋一些事,有时候有些事还是需要商量一下的”。万有才说道。

    “你这么说就是不要脸,玩女人的时候,要求越嫩越好,干活的时候要求成熟点的,你这是要三妻四妾吗?”岳桂兰说道。

    “也不是,需求不同,当然是要不同型号的了,像兰姐这种型号的,就是身兼各种型号之长啊,可惜了,有主了,要不是你在后方,李书记能有这么惬意吗?”万有才恭维道。

    “你少废话,你的目的早就达到了,不就是沙场的事嘛,我觉得你可以把照片和视频还给我了,我不想过的胆战心惊的”。岳桂兰说道。

    万有才故作深沉的想了想,说道:“好吧,我可以删掉,但是我要以旧换新,你来一张新的,我删一张旧的,怎么样?”

    “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就是,你每天一张新的照片,自拍照给我,通过QQ传给我,我删除一张旧的照片,当然了,尺度不到,我是不会删除旧照片的”。万有才无耻的说道。

    “你……”

    “好了,好了,开个玩笑,兰姐,我刚刚想到了一个赚钱的点子,你有没有兴趣?”万有才问道。

    “什么?”岳桂兰余怒未消,不过刚刚万有才说的那个以旧换新,已经让她内心里的火烧起来了,不是怒火,而是欲火。

    “我和朋友搞了一个高利贷公司,你们这些官太太肯定有不少的钱,银行利息太低了,而且存在银行不安全,放到我这里来,利息肯定是比银行高,但是别人还不知道,怎么样?”万有才问道。

    “放高利贷?要是收不回来怎么办?”岳桂兰问道。

    “你放心,没有抵押我们是不做的,我手下有个在南方做民间资本的,很有一套,咱这边还没有这样的公司,但是我没钱,你放心,你先不要给我很多,我家里的拆迁款马上就下来了,再说了,还有沙场的收入呢,你还怕我还不了你?”万有才问道。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