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调查组(1 / 1)

钓人的鱼 / 都市言情  / 224万字 / 24天前

加入书签

    “怎么了?你不知道吗?今天一大早,就有人给我打电话,昨晚万家庄的很多人都收到了群短信,说的都是何世恩在村里做的恶,这事你不知道?”张成河对林向阳表示了严重的怀疑。

    “怎么可能呢?当时万有才答应我了,还说只要是何世恩不再找他的麻烦,他就不告了,而且还让我在中间调停一下,这不可能啊?张书记,你查了,是他干的?”林向阳问道。

    “没查,但是这事还用查吗?不是他是谁?怎么会这么巧?白天生了他和村委会的矛盾,晚上就有人干这种事,而且还对村里的事这么了解……”张成河虽然也是疑虑,但还是一口咬定是万有才干的。

    “那个,张书记,你这里有那条短信吗,我看看”。林向阳问道。

    今天的林向阳态度很好,和昨天有了很大的差别,到了这个时候了,稳住自己的心态才有成功的可能性,这是他第一次在官场上阴别人,到现在鹿死谁手还不一定,怎么把自己摘出来,这才是关键,这也是后路。

    张成河看了看区长寇大鹏的办公室,拿出手机找到短信递给了林向阳。

    林向阳接过来迅速的扫了一遍,抬头对张成河说道:“张书记,我敢保证,这绝不是万有才干的,这些事要不是村里的干部,绝不可能知道的这么详细,他一个泥瓦工,会知道这些,这不可能吧?”

    “你是说村委会内部出了问题?”张成河经林向阳这么一提醒,也意识到,这不大可能是一个包工头能知道的事,因为这些事的操作自己知道,有些还是自己和何世恩商量着来的,街道办自己知道,但是村里有谁知道这事可就不一定了。

    张成河点点头,正想说什么的时候,寇大鹏的秘书从里面出来了,对张成河和林向阳说道:“两位领导,进来吧,区长有事找你们”。

    于是张成河在前,林向阳在后,进了办公室。

    寇大鹏的脸色很不好,昨天被成千鹤训的和孙子似的,这让他明白,自己虽然是走的成千鹤的路子从海阳县到了白山区,但要是干不好,成千鹤依然是不留情面的。

    “两位,说说吧,怎么办?”寇大鹏指了指椅子,示意这两位都坐下。

    “嗯,区长,这事李书记知道了吗?”张成河问道。

    张成河说的李书记就是白山区的区委书记李玉堂,他带队去国外考察了,现在区里的大小事务都是寇大鹏在主持,但是张成河问出这样的话,实在是没脑子。

    要是想汇报,可以私下给李玉堂打电话,在区长面前问这事书记是不是知道了,这不是没事找抽吗?

    林向阳对张成河能说出这样的话也是感到讶然,不知道张成河脑袋被驴踢了还是被门挤了,还是先踢后挤。

    果然,寇大鹏听了这话很不爽,但是却没有表现出来,却做出了另外一件让张成河更加难堪的事,他拿起桌子上座机的听筒,递向张成河,说道:“哦,这事我还真忘了,张书记,你来汇报一下吧”。

    “哦,不不,区长我不是这个意思”。张成河一愣,知道这是寇大鹏在敲打他,但是旁边还有个林向阳,这也太不给自己面子了。

    “那你是什么意思呢?昨天我和成市长一起视察白山区,本来吧,还想展现一下我们的成绩,这倒好,我告诉你,今天的决定,是成市长的意思,你们要是觉得难办,那你们可以请假,我让其他人去办,好吧”。寇大鹏说道。

    “区长,我们不是这个意思,我们愿意配合区里和市里的调查……”张成河解释道。

    林向阳一声不吭,这事轮不到自己吭声,而且这个时候谁吭声,那就是找难堪。

    “成市长的原话是,让这样的人当村主任,问问我们谁瞎了,是街道办瞎了,还是区里瞎了,谁瞎了谁下来,你们可以去求证成市长,问问我是不是说了谎话了?”寇大鹏虽然不像是成千鹤那么声色俱厉,但是也足以让张成河和林向阳感觉到,这次的事怕是闹大了。

    张成河还想解释一下呢,但是此时秘书敲了敲门进来了,寇大鹏问道:“怎么了?”

    “街道办打来电话,村民去街道办堵门了,不知道什么原因”。秘书说道。

    “好,知道了”。寇大鹏说道。

    寇大鹏站了起来,张成河和林向阳听到村里有人又去堵街道办大门了,相互看了看,张成河说道:“区长,我们这就回去处理这事”。

    “区里接手这事了,你们不要急着回去了,呆着吧,区里会组成调查组,我任组长,这事查不清楚,不给村民一个交代,你们以为拆迁还能进行下去吗?拆迁完不成,你们两个,谁都跑不了”。寇大鹏指着张成河和林向阳说道。

    万有才躲在一个树荫底下,万家庄那么大,能得到好处的毕竟是少数,就连姓何的很多人对何世恩的做法都看不惯,更不要说姓万的了。

    所以昨天闹了那一通后,万有才在万家庄算是出名了,这不,他蹲在树底下的位置,周围围了很多人,都在七嘴八舌的说着下一步该怎么办?

    “何世恩要是这一关挺过去,咱们村接下来的利益还都是他的,操,我们都多大了,这房价这么贵,要不是赶上拆迁,别说娶媳妇了,娶寡-妇都娶不起,你们看着办吧”。万有才说道。

    “换村委会主任?这事没那么简单吧,何世恩被我们喂了这么多年,好容易喂饱了,再换个人上来,啥时候能喂得饱?”其中一个村民说道。

    “是啊是啊,谁知道上来的是啥人,要是比何世恩还贪呢?”

    “再说了,现在这村主任和书记,都是何世恩一个人干,权力太大了,而且我们选了也不一定管用,要是上面不同意,我们选了也是白选”。

    村民七嘴八舌的说着村里的事,万有才听了一会,大致也听明白了,这些人没有一个敢站出来和何世恩对战的,这更让他的内心里燃起了熊熊的火焰。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