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淳县建军(1 / 1)

昭陵秋 / 都市言情  / 85万字 / 1个月前

加入书签

    明崇祯四年七月二十五日夜,代县有小民宋贵三,麻五聚众抗税,先后杀死下乡捉拿的差役,欲投身山林,闻淳县乱起,遂兵作乱,时正好大同边军南下,路过代县,顺道攻打宋贵三所部,其不敌,遁入山野,聚众数千人,代州上下大惊,强留客军剿匪不提。

    对于生在临县的动静,此刻的李璟,是丝毫不知晓,更别提插手代县的民乱了,此时的李璟所部,汇合原平县,宁武卫所军户,已经壮大到了上万人,但其中老弱病残者也有不少,加之缺乏训练,部下也就是乌合之众,根本不能作战。

    为了迎战即将到来的朝廷大军,李璟只得动民众,丈量土地,分田土,约定每三户出一丁从军,如此,从民夫军户当中,择精壮入伍,加之自家原有兵马,凑成三营四千五百人马,李璟又加亲卫一营五百人马,以三营为旅,号乞活军,自任都督,正式开府建衙,管理地方。

    冯行满见李璟为求自保,竟然将大族遗留的土地全部分给农户,顿时急了,“主公,我等分田土,逼得大户没了活路,若是叫朝廷知晓,恐怕第一个就得剿灭咱们啊!”

    这番话,说的是诚诚恳恳,要知道冯行满家中也是地主,若是按这个办,恐怕他日自家田土也会被分,难不成自家求活,用命拼杀,到头来还分了自家的田土,何苦来着。

    “那你且说说,眼下咱们有何活路?”李璟凝视他一番,此刻正召集麾下兵将商议建军之事,冯行满突兀的丢出这句来,不是当众叫自家下不来台吗?

    冯行满摇头晃脑一番,却将心中早就盘算好的说了出来,“主公前番不是说要投效朝廷否?此县县尊仍在,何不让他书信一封,递上太原,请省府招安我等,岂不更妙?此等得罪人的事,何不停留,那些苦哈哈,招来也是无用啊!”

    实在是他眼见分了田土,从此与天下地主割裂,叫他实在是担惊受怕,此刻觉得前途暗淡,哪里还有心侍奉李璟。

    只是这番话一出口,连往日里几个与他患难与共的僧丁也不支持,想在李璟麾下,总算被叫当个人看,不必动辄辱骂,殴打,况且李璟与麾下同吃同住,也不搞特殊化,实在叫他们难以为了这事背叛李璟。

    最主要一条,便是这些人名下都分了田土,此刻谭武都看不下去了,直接出来讥讽道,“冯大哥此话就不对了,若是咱们没了活路,朝廷岂会搭理,不分田土,谁人愿意为我等卖命,莫不是失心疯了?竟在主公面前说出此等话。”

    谭武这一刀,就算刺中冯行满内心底,往日他敢在军中挑战李璟的威严,无非仗着几个队率大多是自家昔日手下,即便闹翻,李璟也不能拿他怎样,但如今,连谭武都反对他了,赵默笙更是闭口不言,顿时心冷。

    李璟又眼见他一再挑战自家权威,顿时怒不可遏,扫视下边诸人,眼见没有一个开口支持他的,顿时放下心来,直接怒吼一声,“冯副尉莫不是想我的脑袋,去换军功否?!”

    这一句,太过于沉重,只叫冯行满不敢反驳,“我。”

    却只说了这句,就叫李璟挥退,“你且下去安顿军马,休要多言!”

    李璟只这一声,就强行将冯行满赶出淳县大堂,又眼见几个与他交好的想要上来劝慰,只是摆了摆手,“无妨,冯副尉此刻头脑不清楚,正好外头晒晒太阳,片刻就能醒转。”

    又见自家人马到齐,趁热打铁道,“如今分了田土,咱们已经退无可退,我虽有心报效朝廷,但只可惜报国无门,眼下,只能先行练军,以图自保,先叫朝廷知晓咱们的厉害,慢慢图之,再行招安之事。”

    此一句,算是定下基础,实在是麾下大伙没有改朝换代的心思和准备,强行扭在一团,迟早内部生变,况且一开始打出反旗,恐怕叫朝廷重兵围剿,交战起来,自家未必是对手,一旦失败,恐怕只有流寇一条路可走了。

    李璟深知流寇的模样,没有地盘,没有基础,哪怕一时成事,也是雾里看花,水中捞月,一戳就破,自家流亡起来,难道能比的过李张之流?数次失败,数次崛起,这些可都是一时俊杰啊,连他们都展不起来,被朝廷压制了十来年,换自家上去,恐怕也不能做的更好。

    如此,李璟直言跳过这段,直接将早就预备好的章程拿了出来,只是在上头划去冯行满的姓名,又思考片刻,在下头一缺漏处填上,放下笔来,这才开口,“我已决意整军,诸位休得多言。”

    “听令!”

    麾下诸将听他号司令,顿时上来,只听得李璟道,“以赵默笙为乞活军第一营参将,以李瑁为第二营参将,以郑仁宝为第三营参将,以谭武为亲卫营参将,以李登高为随军长史,负责一应军需后勤,以冯行满为屯田参将,负责军屯,另有各都校尉,择军功之士充任,

    各部以一日为限,需兵马齐备,克日东征西讨,壮大我军!”

    “是!”等听到念到自家姓名,几个荣升参将之人,顿时欣喜若狂,这可是统率一千五百人的官职啊,只叫以往这些混迹在社会底层之人开心雀跃,对李璟无不心服口服,感恩戴德,眼见各家欣喜,李璟总算放下心来。

    又拿出自家粗略画的代州形势图,直接叫几个领军的上来,一一指明图上所画的地名,“代州之地,我已取一县之地,另有三县可以争夺,但南下便是太原府,朝廷驻扎大军防备,此一路,不可不防,令郑仁宝即可整军,南下原平监视太原。”

    郑仁宝哪里敢不听,赶紧应承。

    李璟又道,“左近州县,北上便是大同府,朝廷也驻扎大军,轻易不能去触碰,为今之计,则东征西进,迅速攻占州县,动农民,分田土,尤以五台,繁峙为要攻取目标,整军过后,以李瑁领军,防备宁武,淳县,我以亲卫营向西,赵默笙以第一营向东,各破州县,壮大自身!”

    “是!”下边听他说完,顿时纷纷应声,又眼见他条理清晰,分分明明,对自家前途总算有个盼头,不再是方才那股惶恐不安的模样了。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