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自作自受(1 / 1)

昭陵秋 / 都市言情  / 85万字 / 1个月前

加入书签

    哼,冥顽不灵,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了,李璟高举的右手就要放下,几个点着火把的青壮见状就要点火,突然间听到里边一个声音焦躁的从院里了出来。

    “不要点火!”

    李璟冷笑一声,这时候还垂死挣扎?“立即打开院门,把人交出来,不然一把火全部烧死!”

    这样说着,见里边没了动静,心头恼火,直接夺过一人手里的火把,就着柴火茅草捆成一团,直接点上一边,等到燃起火星来,直接借着巨力抛入院中。

    原本院里的人就处于惶恐之中,哪里知道李璟这样的果决,直接想要烧死他们,这不对啊,传来的消息说这个泥腿子善于隐忍啊,怎么这样暴虐?

    这样想着,见火团被丢了进来,顿时瞎了一跳,“啊~呀~~不要扔,不要扔,我们出来啦。”

    这还只是个开头,有几个护院爬在墙头瞧见外边数不尽的手持着木棍长刀的青壮,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顿时丢了拼命的心思,赶紧恳求主家开门。

    “糊涂,现在开门,这一切不是白费了?”王家族长气呼呼的瞧着乱了方寸的族人,气不打一处来。

    一个族人这样抱怨着,看族长的脸色也有些变化,“族长,都火烧眉毛了,大伙能不急吗,要是真叫烧起来,我们都没了生路啊。”

    “就是啊,说好的亢家,黄家都没来,就凭咱们一家,哪里对付的了他,还是乘早开门解释吧。”

    王家族长听到这里,冷笑着,“这李傻子,难不成敢造反吗?我就不信他敢真烧,何况我这里还请了几位贵客在,谅他也不敢轻举妄动。”

    不过嘴上是这样说着,心底还是忍不住为李璟的暴虐而惊心。

    要知道,这事本就是淳县几个大族一起商议出来的,前边亢家得了利,后边几家都坐不住了,原来这李璟一个佛祖显圣,居然赚了这么多银子,这还得了?大家伙哪个不眼红?

    但说王家,清河村的土地十之五六都是自家的,在邻县原平镇也有好些土地,但一年光靠土地的进项,不过千两出头,这会李璟平白得了数千两的进项,哪里忍得住。

    正好县里的粮商牵头,王家自然做了这急先锋,期待从李璟身上狠狠的咬下一口来,为这,王家还特地请来了八角千户所驻淳县的一个百户,承诺事成分润二百两银子的好处。

    这不,到了这关头,王家族长赶紧把贵客请了出来,那百户带了几个亲随往这边一站,大伙心思就安定了下来,有朝廷的官员在此,谁还怕外边的几个泥腿子,难不成是真敢造反吗?

    王家族长见请了他出来,赶紧上去低声询问,“申百户,这事,您瞧?”

    申正这会清了清喉咙,不屑的瞧着慌乱的王家众人,“乱什么,有我在,还怕他翻了天去不成?”

    心中就是好一阵鄙夷,原本计划周详,应该广开院门,两侧埋伏,就等李璟进来,直接擒住,拿下逼问银钱就行,不想王家一帮窝囊废,居然被李璟带的青壮吓破了胆子,还没等他到,就把院门关了。

    不过自己来之前就拿了王家五十两的好处费,这会也被围在这里,若是外边的二愣子真点起火来,自己才叫一个冤枉,这会也不得不自己上场了。

    “开门,等我出去说说,看看这伙人是个什么模样。”

    申正整了整身上的盔甲,毫不在乎的说道,旁人听到,有些迟疑,但是看他一脸不屑的模样,再瞧身上的盔甲官服,不知哪里来的一股勇气,顿时安定下来。

    几个护院相互看了一眼,就上前慢慢打开了紧锁的院门,等到露出一丝缝隙来,伸头看着外边肃杀的情景,顿时吓得缩回头来,也不敢出去。

    “哼,你们几个让开,没卵子的。”申正好一阵鄙夷,招呼几个亲随上前推开院门,就大步出来,“你就是李璟?!”

    见院门终于打开,外边的人群好一阵欢呼,正要一股脑的冲进去,被李璟大声喝止住了,这会还不知道里边的情况呢,若是贸然的冲进去,这伙没经过多少训练的青壮指不定就叫一阵砍杀,败下阵来。

    还不如等里边的人熬不住出来,是杀是谈,都有个了断,李璟这正喝止青壮呢,突然看见里边走出一个穿着盔甲的男人出来,腰间还配着长刀,顿时眯眼一瞧,“这怎么还有朝廷的官军在?!”

    旁边的郑仁宝一眼瞧见那百户打扮的申正,顿时面露杀气,这一路上受的气,就要泄出来。

    岂料,有人比他更急,突然从后边冲出一人来,举着木枪就要上,“狗官,受死!”

    李璟定眼一瞧,正是那郑老实,他这会也是急了,看见申正的官军打扮,哪里还忍得住,自家婆娘临死前的惨叫和官军的猖狂至今难忘,这会瞧见仇人,顿时怒火中烧。

    申正原本以为凭借自家这身官军的衣裳,就能吓唬住外边的流民,不想这会一出来,反而激化了矛盾,外边一言不,就喊打喊杀,顿时惊惧的开口,“你要造反吗!”

    他身后的亲随一瞧这个阵势,好一阵慌乱,好在平日里申百户待他们不薄,这会也硬着头皮拔出刀刃上来,护在他身前,其中一个仗着自己勇武,就持刀劈了上来。

    眼见两人就要接触,突然后边一杆木枪突然激射过来,直接贯穿了这个无甲家丁,自左肩直接穿入,好一声惨叫,“啊~!”

    那家丁被这股巨力一带,顿时往后直接栽倒在地,兵刃也脱了手,就在地上一阵鬼哭狼嚎,鲜血直流。

    申正顿时傻了眼了,这不对啊,怎么自家出来了,反而叫他们直接动了手?“好,好胆,给我拿下。”

    这样说着,也不管情况怎样,显然是吓糊涂了,身边几个家丁可没他这样被吓傻了说疯话,眼见对面动了手,哪里还敢硬抗,直接拉上申正,就直接往王家大院里急退。

    开什么玩笑,外边起码数百上千人,就凭自己这几个?能杀几个,赶紧逃命才是,这样想着,也不管还在地上哀嚎的同伴,直接就往院里跑。

    李璟哪里肯让他们轻易退回去,直接拿了跟木枪,招呼一声,“杀!”

    既然动了手,就不要犹豫,打蛇不死终究是个祸害,眼见此刻下定了决心,即便鱼死网破,也在所不惜!

    “杀啊!”身后的青壮一见,哪个不是和官军有血海深仇,这会听到李璟下令,顿时喊杀声一片,王家四周其他三面的青壮听到动静,也纷纷举起火把来,点着了就往里头扔,一面操刀就爬上院墙,往里头杀去。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