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各怀鬼胎(1 / 1)

昭陵秋 / 都市言情  / 85万字 / 1个月前

加入书签

    李璟一听,暗自琢磨,这是求什么,也不接口。

    亢守节也不在意,继续说道,“银钱我亢家有的是,可是我想要的,是小哥你,若能为我亢家出力,这区区几千两银子,我亢家还未看在眼里,如何?!”

    说着,就瞧着李璟,眼中透着精光,一点也不符合他年近五十的气质,李璟心中一惊,怕不是被他瞧出些什么了吧。

    “小子就是个平常人,哪里敢让住持另眼相待,若是住持有事,还请招呼一声,我能办到,绝无二话。”李璟思索片刻,索性不去想了。

    “不,不,施主还是没听懂老衲的话,这十几个僧人,尽管带走,这银钱,老衲分文不要,只要施主一句话,我亢家在这淳县不说一言九鼎,也算是独霸一方,施主就是有天大的抱负,在这一亩三分地里,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

    亢守节一脸自信的摸着胡须,也不看李璟,慢腾腾的起身。

    李璟听了这话,这是威胁我?“住持乃是出家人,这红尘事为何还要再操心呢。”

    亢守节回过头来,瞧着他,“老了,总归放心不下这宗族事,施主还请好好琢磨,我亢家从不亏待办事的人。”

    说着,便要离去,李璟在后头仔细琢磨一会,自己孤身一人,即使有了这些弟兄的帮忙,但是终归还是力量小了些,再者有这些银钱在身,在宗族里募兵,迟早翻身,何必得罪他。

    于是起身道,“不知住持要小子做些什么?”

    亢守节见他服软,转过头来又重新坐下,也倒上一杯茶水递给李璟,“施主想通了就好,也不需别的,就照以前的事来。”

    “以前的事来?还是让我继续带人给你家清理竞争对手?”李璟思量一会,觉得如果就这样,还是能答应下来的,既然来到这里,就得按照这个世界的规则办事,自己又不是龙傲天,难道还能逆天?

    “些许臭虫,何足挂齿,只是这世道艰险,今年各地大旱,破家的百姓太多,我家佃户也多有逃亡,就请施主带人,给我平息就是。”亢守节烦心的事多着,今年山西各地又是大旱,加上朝廷不思救济,反而加重了赋税。

    南边越来越多的流寇不说,连自家的佃户也受到了冲击,前些日子,一家佃户偷偷想要逃跑,被自家护院打个半死,在县里使了银钱,总算平息了,但是那些个泥腿子愈的仇视自家,迟早是个祸害。

    亢守节也无奈,这天灾人祸不断,迟早要出事,而且自家的田土不能无人耕作,有些事情不能明着干,就需要些暗中的帮手,以前是冯行满,现在他看中了李璟。

    听了亢守节把这些事一说,李璟顿时有些迟疑了,“住持容我想想如何去做。”

    如果只是单纯的替亢家清理生意场上的敌人,虽然也是杀人,但是毕竟杀的下手,这群人,没几个好的,但要是对付手无寸铁,辛苦劳作一辈子的农民,李璟就有些下不去手了。

    虽然自己穿越到这里,口中说的为国为民,但是心底更多的是为了自己,前世的自己,草根出身,虽然有些本事,但是无奈天生有缺陷,没钱没关系,巴结上司总是有心无力,只能用命去拼,到头来不过是个连级的指导员。

    穿越到这里之后,不说多出了数百年的见识,单单是自己掌握的知识就能让自己迅速出人头地,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上天让我重活一回,不到山顶去瞧瞧这壮丽的山河,岂不是对不起自己。

    但这一切的前提,都不能违背本心,百姓是无辜的,帮助亢家镇压没活路的百姓,有什么利益可得?如果真到了不能不下手的地步,相信自己也是能举起屠刀的,但绝不是为了亢家的利益去举刀!

    好一会思索,才开口道,“不知住持想要我做到哪一步。”

    亢守节瞧着李璟脸上的神色变换莫测,不知他在想些什么,听到这话,“保全我亢家祖业就行,其他无需施主操心。”

    说到这,亢守节忍不住叹了口气,也就是朝廷无能,导致这烽烟四起,连我家都不能保全,听说晋南多地的大家族都遭了兵祸,损失就不提了,关键有好几家连宗族都被屠杀了,让人看了免不了心有余悸。

    可惜朝廷又不许私自募兵,一旦现,恐怕死的更快,亢守节没了办法,只能平日里多多结交军中将领,无奈淳县这地方,就一个百户所,一旦有事,难道就凭这个连一百人都凑不齐的百户所保护?

    若不是亢家祖宗祠堂和祖业都在淳县,亢守节早就举家迁往太原城里去了,即便如此,这世道眼看是越来越混乱了,由不得亢家不能不早做打算,李璟只是亢家多处后手之一,只希望不要用上。

    李璟一听这样,觉得还行,不过自己的力量总归是单薄了些,“不瞒住持,我本意投靠朝廷,报效国家,无奈出身低微,报国无门,若是住持能够疏通一二,叫小子混个一官半职,小子愿将银钱双手奉上。”

    乱世里,有军队在手才是正事,这点银钱说多也多,但是真用上了,也没多少,还不如投靠朝廷混个军职,慢慢展壮大才是正路。

    亢守节摇了摇头,军职可是那样好得的?连自家都没几人在,何况帮一个素不相识的人,“老衲也没办法,不过我这慧济寺里,祥瑞一出,招募三五十个僧兵护卫,想来县里是不会干预的。”

    这就是亢守节的底线,自家护院仍在,现在加上商队护卫不下二百人,但是出面弹压百姓远远不够,况且真死了人,激起民怨,也不是自家能够承担的,若是李璟接了这烫手山芋去,才是完美。

    “若是这样,还请住持多多照顾,不知这每月开支?”李璟心道,自己募兵操练,必定消耗极大,何况乱世为人,只要上头照应,真心招募个二三百人也不是问题,只是这银钱可就消耗不起了。

    “施主有神佛的保佑,还怕缺了银子不成?”谈到银钱,亢守节就不多说了,定下调子,开什么玩笑,你借了我亢家的招牌,收拢了溃兵不说,还想找我要钱?

    见事情谈的差不多了,也了解了李璟这么个人,亢守节就不想再说了,“就这样吧,老衲年岁已高,今日天色已晚,坚持不住要去歇息了,施主好生谋划,莫要误了前程。”

    “是小子孟浪了,小子送送住持。”李璟赶忙开口,等送走了亢守节,忍不住坐在椅子上思考得失来。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