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章 酒过三巡,吐露真言(1 / 1)

昭陵秋 / 都市言情  / 85万字 / 1个月前

加入书签

    从古至今,酒桌上就没有打不开的局面,除非陪酒的没陪到位。

    这不,酒过三巡,再碍着饶命的恩情,赵胜算是彻底打开了心结,瞧着在旁边狼吞虎咽的麾下头领,各个吃的开怀而丝毫不必担心官军随时可能到来的进剿,眼角不禁有些湿润,回想这些年来,何其凄苦啊,东躲西藏的,带着弟兄是走南闯北,就只求保全一条性命。

    为了这条命啊,哭过,吼过,反抗过,最终不过为了求个安生日子罢了,想他本一介书生,恰逢时局混乱,不得已揭竿而起,要说他有多大抱负,恐怕说出来,也就是啼笑旁人,徒然惹人笑而已,这乱世啊,只求一口活命的饭食罢了。

    李瑁前些年久在县城打转,着实结交了一群狐朋狗友,最是会察言观色,此刻见着赵胜手中端着酒杯却不喝,只是不住的愣,情知有异,遂放下筷子,面带笑容柔声道,“可是招呼不周?饭菜不合口味?”

    赵胜顿时从回忆中惊醒,暗想自家终归是厌倦了不休止的厮杀,况且不知前程在哪,指不定哪日工夫,就叫黄土一盖,尸分离,想到这里,就是忍不住的叹了口气,看着一脸真诚凑过来的李瑁,竟然叫伸出一只手来,搭在他的肩上,似有千言万语在胸,却化作一句叹息。

    “诶~~~”

    李瑁也是酒劲上头,虽有梁正不住的在旁边劝慰,但仍旧不管不顾的说着。“堂堂七尺男儿,有何烦心事,何必像个裹脚小女人样藏着掖着,若是叫我当个弟兄看。只管说来,若能做到,必定义无反顾!”

    赵胜还未开口,反倒叫旁边一个醉眼醺醺的汉子鼓舌,“将军这你就有所不知了,我家领。他日乃是数得着的大户,一顿得吃八个菜,起身有贴身仆人斥候着,不想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朝廷无道。欺压良善,我家哥哥又叫奸人陷害,不得已落草为寇,举兵对抗朝廷,落得个如今有家不能回,藏头露尾,连个姓氏都不敢示人啊!”

    这番话。到叫在赵胜麾下引起了共鸣,毕竟他的经历,别人不知,自家弟兄还是知道一些的,起码一座山打起兵初就跟随着赵胜,眼下虽然喝的有点高,更是舌头卷了,仍旧出言。“呕,额,还是摇,扇,扇子的说,的好,哥,哥这些年,过的苦啊!!!”

    李瑁与梁正对视了一眼,倒有些放下了对这支队伍的成见,毕竟酒后吐真言,这般说道下来,这些也是曾经的苦命人啊,起码与梁正的出身极为类似,打家劫舍,郑仁宝又不是没带他们做过,不过郑仁宝带的人还算有操守的,沿途之劫掠过两家大户,倒没伤小民。

    在这点上,赵胜的所作所为,倒叫人平白看轻三分,只听梁正情绪压在心头,低沉着声音道,“既然也是苦命人出身,为何霍乱百姓,你军中号万人之众,我观之,十之七八皆是裹挟而来的妇孺,每经战阵,皆以妇孺在前驱赶送死,若为自家姐妹父老,心如何安得啊?!”

    “将军有所不知啊。”赵胜算是清醒了几分,见自家所作所为叫人数落,只是苦笑一声,“想我亦是读过几本圣贤书,岂能做此有辱斯文之事,只叫世道变幻无常,这些个妇孺,哪里是我裹挟而来啊,实乃她们自家活不下去 ,甘愿跟随的啊!”

    梁正自打跟随李璟之后,到叫民众支持,但这一切都建立在自家分田土的份上,点灯子这等人,何德何能竟也能叫百姓自愿跟随,这番话,他是一个字也不信,“莫要诓我!”

    “明人不说暗话!”赵胜见他神色,哪里不知,赶紧开了口,指着仍旧在桌上奋力啃着猪腿的一个汉子道,“此人乃是我在秦地率募,他之一家携老带幼,尽皆随我营马行进,路途之上途径绥德,遇官军杀戮而亡,尽可问他,若有一句虚言,只管叫我万箭穿心而死!”

    又怕李瑁梁正不信,赶紧补上一句,“他虽身为我麾下带兵哨官,但全仗一身武艺出头,并非我的亲族,实不相瞒,我本姓赵,名胜,家中长辈仙游之前,曾取冠字守拙,如今不提也罢,但此人乃是个逃户出身,往日里木纳的紧,绝无半句虚言,将军只管去问。”

    见他一提再提,说到这个地步,便是不问也得问上一句了,不然也忒伤人心了,而梁正更是好奇,只管下了桌绕到那人身后,只一拍肩膀,顿时叫那汉子放下猪蹄,不住擦拭满脸油水,憨厚的提了句,“将军只管提,俺知道的,你们是好人。”

    对于曾经淳朴的山民来说,管饭的人家,便是好人,可如今这吃饭的山民,却变作乱民,手上染尽了鲜血,是再也回不得头了,梁正只看他的面孔,不住斜眼去瞧猪蹄,生怕叫旁人取走,便知是个实在人。

    遂也不问旁的,只提裹挟真伪,谁知那汉子不问不打紧,一问却叫堂堂男儿瞬间落下泪水,再也不去瞧那猪蹄了,只管哽咽着断断续续的说出一番话来,叫在场诸人,喉咙堵,竟然再也无一人动筷。

    这人本叫傅小山,乃是秦地安定人士,家中世代军户,到了他父亲这一辈,逃出贱役,隐入山野,居虽大不易,但总归比在军户堡垒之中一年操劳无甚收成来的强,其父有一身好本事,宁愿养活小家,也不愿为无道的朝廷出力。

    依仗一身箭法,倒也能依山过活,每月还能存下些银子,但是打崇祯年起,天灾人祸不断,陕西更是连年灾祸,粮食欠收还算好的,可竟然叫朝廷荒唐,到了饥荒年居然还加派粮饷数额,县官无法,直叫胥吏巡视村寨,逮人便叫强行完税,不给便要锁拿见官。

    傅小山的父亲,每月都要到县境与人交易皮子肉食,换来米粮盐布,不想一着不慎也叫衙役拿住,就此,了结了性命,留下一大家子嗷嗷待哺。(未完待续。)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