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群情激愤,血荐朝廷(1 / 1)

昭陵秋 / 都市言情  / 85万字 / 1个月前

加入书签

    “招抚,必定要招抚,若是再这般下去,不需贼军来打,咱们粮饷接济不上,迟早叫营中自行哗变,那些个丘八,只认银子不认人,若是断了粮,可不得了。”

    等沉默一阵,一个军将豁然起身用力嘶吼了一声,众人一瞧,乃是卑将李春方,他所部前番与贼军交战,各有胜负,但战绩也不叫朝廷嘉奖,其损伤抚恤银子,更是一个没给,眼下他被张宗衡豁出去的心思带动,索性将心中所想尽数说了出来。

    反正朝廷不给粮饷,他所部也坚持不下去了,届时一旦哗变闹饷,朝廷总得寻个人头安抚军心,而朝廷惯例,都是叫拿住军将问罪平息众怒,如此,思来想去,索性是个死路,还不如光棍些出来支持总督,指不定叫落个人情,他日也好寻些关照。

    “对啊,总督大人,咱们如今都走到这个地步了,若朝廷再不议定招抚钱粮并补充各部缺额欠饷,恐怕咱们自家也坚持不下去了啊。”有了这么个带头的,大伙顿时群情激愤,一个个开始鼓噪起来。

    罪戍雁门兵备道张道濬更是直言不讳,“若依我的心思,总督,咱们索性联名上书吧,叫朝廷知道咱们的难处,实在是被逼到绝境了,要么答应流贼所言,要么给咱们补充足额粮饷,只管叫三军用命,务必平定贼乱。”

    “就是,再不给粮,如何能够用命?!”

    “总督大人,请素作决议。咱们一块上奏朝廷吧,祈求给予诸将一条生路吧?!”

    如此这般,张宗衡反倒是目瞪口呆起来,他也是没料到这么个结局。倒叫军将们一起鼓动起来,可是细细思来,额头上不经染上一层冷汗,联名上奏,所事必定非同小可,若是朝廷追责起来。必定是他当其冲,最轻也是个御下不严,有失君恩啊。

    正犹豫间,突然瞧见自家幕僚凑上前来,低声道,“东翁。如今进退维谷,但退则必定叫威严扫地,从此各镇骄兵悍将不复一统,再难平定晋地,而进,一则维系权威,再者法不责众。若朝廷今日责罚东翁,他日如何叫各列封疆之臣克忠职守?!”

    只听了这话,张宗衡犹如甘露入心,醍醐灌顶,恍然间做出决断,到叫旁人惊讶,平日办事必定思前想后,久久才肯决断的总督。为何今日竟然如此果决。

    只见他腾地一声起来,竟丝毫不顾往日必定斤斤计较的官威,直接大步离座,取了一封空白奏本,当着众人的面摊开,在一片几乎惊惧的眼神注视下,毅然一口咬破食指,竟然以血作书,在奏本上写着。

    不过一会工夫,就瞧他将奏本递在左侧第一座下,跪着的镇守山西总兵官尤世禄身前,也不开口说话,只是定眼瞧了他一眼,就自顾自的回座去了。

    尤世禄此刻强压下心头的疑惑,只粗略一扫以血书写的奏本,顿时震惊万分的瞧着上头的血印文书,顿时犹如晴天霹雳,闷了好一会,才带着不敢置信的眼神抬头瞧着回座,仿佛什么也没生过,只是一脸安详的张宗衡。

    他是算彻底明白了,这位总督大人的决心如何,恐怕眼下是在用自家的性命抗争了,若换了别人,恐怕早叫自家脱了干系,在朝中寻求关系摆脱如今的困局去了,左右无非罢官去职罢了,等到哪日时机再来,再择机出仕罢了。

    可张宗衡毕竟良心未曾泯灭,心中还有几分读书人的操守,是万万做不出此等不要脸的行径,再者现在的情况,也不许他退,一旦这烂摊子叫外人接手,若是侥幸平定贼乱,他势必声名扫地,少不得日后史书上提作一笔,叫误国之奸臣。

    但若是平定不得贼乱,则势必全部的罪过,都叫推在他身上,与那三边现任总督杨鹤一道,即将添作阶下囚,他可没杨某人的关系,若是下狱,恐怕叫急需背锅的朝廷直接处死,也并无可能,索性退无可退,干脆和盘托出,叫朝廷诸公自去决断。

    至于他自己,身前身后名都叫舍弃了,眼下最重要的,便是稳定局势罢了。

    “诸位同僚,山西镇存亡之际,就在尔等身上,总督一体为国,忠心耿耿,往日对尔等也是多有照拂,今日山西镇一体存亡,无人可以置身事外,何不联名血书上奏朝廷,叫明白我等的苦心啊!我尤某人,愿随总督大人,一同血荐朝廷,惊醒朝堂诸公!”

    尤世禄也没耽搁多久,思来想去,无非叫问责罢了,天塌下来,自然有高个顶着,既然张宗衡都豁出去了,自家一个早就请请病辞归的总兵,能叫问责到什么地步?

    于是,也有样学样,抽出随身匕,叫在食指划开一刀口子,也奋力开始书写自家姓名来,等到完事,又递给身后一人。

    这下子,整个府中,顿时响起一阵倒吸冷气声,可各个将领,莫不敢不从,若是张宗衡叫罢官去职,他们这些人,也无非是问罪充军戍边罢了,但要是叫朝廷侥幸认可山西镇上下文武百官的境地,法外开恩,叫戴罪立功,更兼拨下粮饷,未尝没有活路啊。

    再加上有总督和总兵亲自带头,他们也不敢怠慢,索性一个个开始以自家鲜血开始在奏本上书写起来……

    张宗衡拿着手中的带血奏本,扬了扬,冲着下边的文武吼道,“都有了吗?!”

    “回禀总督,在此三十二位守备以上,各参将,副将并兵备道等具以签备完毕,文武一心,向朝廷死荐!”尤世禄是最先一个以血画押,也是最后一个收拢奏本递上去的,自然知道上头有多少人签字,此刻不顾身体,执意出来大声回答道。

    “咳咳。”只是奋力嘶吼,难免牵扯疾病,叫他急促的一阵咳嗽,只叫几乎接不上呼吸,吓的身后几个将领赶紧上来搀扶,叫他坐在椅上,好一阵安抚,才缓过气来。

    张宗衡不为所动,只拿着奏本,叫来一队亲卫,沉声道,“以换马不换人,八百里加急,日夜兼程,务必送入京城,面呈圣天子尊前。”

    “喏!”那亲卫接着的这封几乎是整个山西全部希望的奏本,犹如接过泰山,直叫心底压抑的踹不过气来……(未完待续。)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