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财富动人心(1 / 1)

昭陵秋 / 都市言情  / 85万字 / 1个月前

加入书签

    毕竟自家将临近的大族全部杀的差不多了,眼下能够贩卖胰子的商家,要么远遁他乡,要么关门歇业,再者说了,但看这胰子的卖相和耐用性,就不凑卖。

    但这世上的事,就没那么简单的,胰子越是好卖,越是利润大,那掣肘就越多,毕竟在朝廷治下,别说自家主公现在还是个贼人的身份,朝廷进剿都来不及。

    就说他没了反贼这层身份,难道就能独享这份美餐了?恐怕也是难,不说商道一途何其艰难,这年头,商道旁土匪丛生,上下打点不说,还得防着旁人窥视制造胰子的手艺,不然竹篮打水一场空,都为旁人做了嫁衣去,李登高细细想着,口中将这些思量一一说出。

    李璟一想也对,自家麾下,如今也没大族帮衬,数来数去,无非宁家和黄家而已,看来,这胰子的生意,多要仰仗这两家人出钱出力了。

    可是其中的道道,可就深了去了,不提工本,就提销路,山西这是穷地方,肯花闲钱来买胰子的,肯定不多,这玩意的销路,最好是在江南和京城一带,再者就是远销海外,但是无论是哪里,自家的触手都无可避免的触及不到。

    不过眼下没了其他办法,只能群思广义了,“派人去请本县宁老爷与黄老爷前来议事。”

    乘着这段等待的工夫,李璟好生琢磨一会,又瞧见底下几个透露精光盯着胰子的将领,心中明了。财富动人心啊,自家虽然给了底层民众一条活路,但跟随自家的这些将领,单凭田土。是决计不能让他们永远效忠的。

    而这世上,最牢固的,就是利益,任何吃独食的人,注定是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

    但如何将这些人牢牢捆绑在自家的战车上,就需要好好思量一二了。按明朝正七品年俸九十石来提,显然是不够的,须知这些人还有其他进项,而对照这自家本部的校尉,起码年俸得到百石开外,光此一项。花的银子就海了去了。

    而且更上一级,亦有参将和署领参将,他们可是跟随自家的老人,身份崇高,如若没有对应的银子养着归心,一旦脱离自家队伍,造成的危害就大了去了。

    这样想着。也没个头绪,只是这胰子的收入不提,届时将所有在外领兵征战的大将全部召回,一一商议着更好,再者部队扩大了,总该划分防区,引以为犄角,准备抵御朝廷新一轮的进攻。

    门外。宁佑瞧见自家父亲到来,赶紧迎了出去,宁振低声问道,“怎的,今日他唤我来何事?”

    宁振对李璟的观想,说不上好坏,毕竟道不同不相为谋,李璟的所作所为,在他眼里,就是大逆不道,无恶不作,可惜自家嫡子此刻已经是上了贼船下不来了,况且往日里作威作福的官军,此刻竟然一个都不顶用。

    短短半个月之间,竟叫贼子狂卷临近州县,眼下连代州州治都给丢了,真是让人想不到啊,不过李璟越是显现达之像,宁振就越是心中不安,若李璟起兵之初,在天牙五峰山上就被剿灭,那样是最好的,无非丢了自家儿子的性命罢了,不至于走到今日这个地步。

    此刻自家与李璟的牵扯实在是太深了,简直可以说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局面了,李璟一旦败亡,那么身为其霍乱之地仅存的两家大族,届时朝廷追查起来,恐怕连祖坟都保全不了,带着这样纠结的心思,宁振是好不苦恼啊。

    宁佑想着他往日在家,对李璟多有言语上的冒犯,但那不同,今日见面,若是冲突起来,自家夹在中间,是左右为难啊,“父亲,主公得了一日进斗金之物,差人请来父亲,怕是想要以咱们家在外县的商路,代为转销,父亲若是能办,还请勿要冲撞主公。”

    “我懂得,无须你这嘱咐。”宁振没好气的应承一句,瞧着这自家孩子,心中更怒,这才跟随李璟几天,一口一个主公,恐怕连自家姓氏都给忘了吧。

    谈不了几句,又见兵丁引着一人进来,宁振哼哼了几句,皮笑肉不笑的迎了上去,“哟,黄老爷也来了。”

    来的正是本县另一家的黄善仁,此刻他迎头撞见宁振,也是没好气的说了句,“宁老爷不也在这吗。”

    实在是宁振这人,太过于刻薄,自家投靠了李璟之后,自家长兄被任命为淳县代管县丞,一应政务,都由自家掌管,初始这样的日子还有几分担惊受怕,但随着李璟麾下大军不断胜利,黄家也有几分期盼,这样说不得往后还能混个大官做做。

    可宁家倒好,自家孩儿做着李璟麾下的淳县参将,说投贼,你自家不也干了吗,凭的一副狗眼瞧人低的模样,恶心谁呢。

    宁佑此刻是一脸头疼,自家父亲和黄善仁呆一块,指不定吵闹起来呢,还是正事要紧,“爹,黄老爷,主公还在里头等着呢,还是赶紧进去吧。”

    宁振不悦的说了一声,“凭的就你话多,爹还能耽误正事不成?”话音一落,也不管二人,直接进了门去,宁佑秉承小辈给黄善仁见了礼,这才引着他跟着进来。

    李璟见二人进来,直接起身来招呼着,“二位来的正好,且与我看看此物,有无前景。”

    “此乃神物也。”等到再次当场验证之后,连宁振都忍不住惊叹出口,更别提见钱眼开的黄善仁了,此刻他都几乎惊的合不拢嘴了。

    这可是大大的财源啊,黄善仁虽然小气,但他夫人可就不那么节省了,不然也养不出黄思华那样大手大脚的人来,单说这胰子,黄府每月就得开销二两银子,可银子花了,他家夫人还不满意,每次用胰子擦拭过手后,必定用香料涂抹,这才满意。

    但这一项,每月额外开销也得三钱银子啊,看的黄善仁是直肉疼的哆嗦,眼下有这么一自带异香的,哪里还打不动他的心思啊,只是看了又看,连连点头,“妙极,妙极啊。”

    瞧着连一向以铁公鸡示人的黄善仁都拍手叫好,李璟总算放下心来,看来自家搞出的这胰子,必定销路不错。(未完待续。)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